从内森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很害怕。青萝看出此态,便说:“不要担心,阵法还没有完成,如果能提前制止那俩间房内死人,就可以破除此阵。”

  内森没有因为青萝的话改变颜态,仍旧很恐惧。

  “你是怎么了?不是说了么,阵法还没有完成,咱们不用怕。”吴德说。

  内森手颤抖着,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然后说:“你是不知道,在组织里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蛊阵的。我这么说,你懂吗?”

  “懂!就是很针对我们。不过,咱们害怕也没用,总不会坐以待毙吧。既然还有希望,就不要熄灭希望之火。”

  “别用华丽的辞藻说话,没用!说点实际的,你想怎么办?”

  “当下很明显吧,去那俩间房守住,等到施阵者来到时候阻止他。”

  “也只有这样。”内森又喝了口水,然后说:“守住俩间是不可能的,咱们赌注一处,只守一间,你看怎么样?”

  “英雄所见略同。”

  说完,吴德立刻开了七楼的其中一间房,四人一起住了进去。

  内森进到房中,小心的查看各处,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便对大家说:“你们要是看到花啊草啊之类的东西,一定要提前说,别等到被迷失心智才恍然大悟。”

  内森一边嘱咐着大家,一边控制着自己情绪。吴德觉得内森太过神经了,便不以为然的说:“我觉得施阵者见到咱们住到这里,一定被吓回去了。不用这么在意,说说今天晚上咱们怎么睡吧。这么一间屋子虽然大,但是床就一张,我建议让青萝和白孔雀睡床上,我和内森睡沙发,怎么样?”

  “反正我今晚是一定睡不着了,无所谓。”内森说。

  青萝看着白孔雀,希望她先发表意见,但是白孔雀也看向青萝,默不作声。

  “内森说了无所谓,你俩倒是说话啊!”吴德说。

  白孔雀思考几许,对吴德说:“现在咱们这里身手最好就属你了,我认为应该让你休息好,所以你睡床吧。”

  1看*9正/版o:章《节b上z酷◇匠d网`☆

  吴德摇摇头,说:“我没事的,少睡几宿不影响我的发挥,你们俩个女孩子家家的就别推让了。我看就这么定了,你俩睡卧室的床,我俩睡客厅的沙发。”

  白孔雀执意她的建议,吴德也固执自己的想法,他们就睡觉问题对峙了一下午。

  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青萝打断了他们,说:“你们争执这个也没有用,不如就依着吴德的意思。男人都好面子,这么反对他,就是驳他的面子,这样晚上睡觉也是睡不好。”

  “还是青萝会说话,你就跟着小孩子一样,不长进。”吴德对白孔雀说。

  白孔雀一声叹息,坐到沙发上扶住青萝的手臂,道:“你就会宠他,小心有天把他宠坏了,什么都不听你的了。”

  青萝噘着嘴,说:“不会的,吴德不是那种人。”

  “难说,男人就是得寸进尺的动物,给他点甜头就能上天。”

  夜色迷茫,让流星迷路在远方。四人很无聊的在客厅看着电视,不时望向窗外,欣赏几刻夜色,又回过头看了会儿电视。

  最熬人的时光就是等待,等待着心底的期待。虽然说他们不想见到施阵者到来,但是既然来到这里,也还是希望能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电视看烦了,吴德对大家道:“不如咱们干点别的吧。”

  “干什么?”青萝问。

  “前些天刚学了塔罗,要不给你们占一卦吧。我是初学者,不要太期待命中率哦!”

  内森拿起遥控器,乱按一通,道:“占卜别的,不如占卜一下现在的事态吧。初学者对于圣三和五芒的命中率还是有的,占卜这个不算难。”

  吴德猛然拍了一下脑瓜,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占卜一下咱们现在身处的环境啊!”

  吴德立刻拿出塔罗,取出二十二张大牌,扑到茶几上,逆时针洗了三遍牌。青萝和白孔雀坐在吴德俩侧,认真地看着茶几上的牌。内森倚靠窗边,也看向茶几上面。

  吴德还是像上次一样,用了圣三角牌阵。他抽出三张牌呈倒三角之势排在茶几上,一个个翻开。

  第一张是正位恶魔牌。吴德解释道:“这张牌代表过去,暗示着前因。牌是恶魔牌,关键词是欲望,舒服,沉迷,物质主义。”

  其余三人闭口不言,他们知道,占卜者在开牌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

  吴德继续言道:“结合咱们发生的事情来讲,这张牌的意思是事情受阻或者事态不理想。这张牌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是过去的事情,对于现在帮助不大。”

  吴德又翻开第二张牌,是逆位塔牌。见到此牌,吴德倒吸一口凉气。这张牌面上画着一个风起云涌的晚上,耸立在山顶上的高塔,因为过于吐出,被闪电击中。

  从这张牌很容易联想到一个人如果过于表现自己,骄傲自大,往往容易成为别人的攻击目标。由于骄傲自满,也很容易忽视身边的环境,而意外就会在此时发出袭击。

  内森见吴德楞在那里,就问道:“怎么不解了?塔牌的确不好,不过也不尽是不好。”

  吴德怔了怔,说:“这张牌表面上的确不好,关键词是灾难,破坏,灭亡!但由于是逆位,可以说不算坏,逆位的意思是事故或麻烦轻松解决。”

  吴德说完又停了下来,自己小声对自己嘀咕一句:“希望如此吧!”

  又翻开第三张,这一张是关键,预示着事情的结果,或者说未来。这第三张牌是正位的审判牌。

  吴德难住了,他不是不知道这张牌的意思,而是不知道在这里代表什么。他许久没有发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张审判牌。

  内森走到他们面前,蹲到茶几对面,与另外三人相对而视。

  “正位的审判!”内森有点轻蔑地说。

  “你有什么见解?”吴德问。

  “牌是你的,我不便发表看法。顺便跟你说,在不好解的时候想想你的牌灵或许有帮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