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觉得脸面上难堪,就岔开话题,继续说那四个死人的事情。

  内森也言归正传,说明了情况。“那四个人都是这家酒店的人,一个是刚才的领班跳楼自杀,另外三个豆是保洁员,分别在领班跳楼的那间房的头上十一楼和九楼的右上、左上服安眠药自杀。”

  “都是在客房里?”吴德问。

  “是的。”

  “你有没有问为什么要自杀?”

  “我问了,但是没人知道。生前也没有要自杀的迹象,并且那四间客房都是空屋,没有人住的。”

  吴德在脑中勾勒出四个人自杀的位置,刚好在酒店的正面成了一个菱形。“那些房间还没有看过吧,不如咱们去看看?”

  内森稳坐沙发上,说:“如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在这里呆着吧,不要管闲事了。”

  “你怎么就知道是闲事?万一是一个局呢。这样,你们三个在这里,我去看看。”

  内森百般劝阻,但是由于刚才耍弄吴德,吴德有些脾气,执意要出去看一看。无奈,内森只得听从吴德的安排,任由他出去。

  吴德没有直接到自杀人的房间,而是跑到楼下观察。

  死的人为什么非要在这几个房间自杀,太过于规则了。吴德在楼下仰望酒店,这家酒店非常高,十多层不止。他懒得数,原本下来查看也只是为了赌气而已。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无功而返,那脸面上还是挂不住。

  这时,听到几个酒店的人正在谈论这次事件。他们无非就是抱怨天抱怨地,口口声声说着要离职,但是都死了四个人了,也还是好好的在这里工作。

  吴德很不屑地瞟了一眼,就回到酒店继续查看。

  来到十一楼,同八楼一样,门没有锁,也是一间很不错的总统套房。吴德回忆刚才八楼那间房,布置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茶几上放着一种奇怪的花。八楼那间也有,是红色的,而这里是绿色的。绿色的花瓣好像树叶一样,并不厚实,也不鲜艳,四片花瓣分别在黄色的花蕊四周整齐排开,绿色的花茎插入透明的玻璃花瓶中。花瓶里的水已经干了,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打理的样子。

  吴德嗅了下花香,有种说不出的奇怪味道。他没有在这间房内找到其他异样,便打算查看另外俩间房。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头感到晕晕沉沉的。吴德立马感觉不对,闭上双眼在走廊上就地打坐。

  经过片刻调息过后,吴德恢复常态。这时他意识到,一定是花出了问题。刚要回去取走那瓶花,就听到许多人的脚步声。

  不好!一定是警察来了,看来只能暂且作罢了。

  吴德赶忙回到自己的房间与大家会和,并且说明了情况。

  “花?”青萝听后,似乎想起了什么。

  “想到什么但说无妨。”内森说。

  “曼陀罗花的花香是可以起到镇静的作用,一般来说闻了之后只会让人感到疲倦产生睡意,解除人的情绪激动和健忘。但是如果在花上喷洒其它合剂,那就有让人致幻的效果。听吴德形容那朵花,倒不是曼陀罗花,可是却像能和曼陀罗花香中和从而使人致幻的东莨花。”

  “东莨菪碱?”吴德马上想起了这个名词。那次在张依依体内遇到的气体就是东莨菪碱,可以使人管不住自己的嘴说出真话。

  “你还记得就好了。其实东莨花是组织里的自己杂交的一种花,对外没有公开过,更加没有人知道。换言之……”

  “换言之这次的自杀事件一定和组织有关!”

  “对!你去查看还真是查看对了!如果咱们在这里等着,那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就是组织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不急,不要先忙着下定论。咱们首先要确定的的确确是组织所为,你刚才太过武断了。”

  “一点不武断,一定是组织所为。刚才跟你说过,东莨花只有组织才有,并且组织里手上有这种花的人也只有俩个。”

  “谁?”

  “诡王和杜拉斯。”

  “杜拉斯来寻仇?”

  “不可能!”内森抢言道:“上次我把杜拉斯丢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要逃出来,没个一年半载没有任何可能的。”

  “这么自信?”吴德说。

  “对!就这么自信!”

  “那就糟了!一定是诡王!”吴德皱眉努嘴一刻,随后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画出了酒店的正面草图,并在上面标明了四个人死的大概位置,展给青萝,说:“你看看这个形状,有没有什么发现?”

  青萝接过纸,端详一会儿,说:“这个形状是普通的菱形,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等等!”青萝夺过吴德手中的笔,又在上面花了俩笔。

  吴德站到青萝对面,俯看她画的。只见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往下延伸了一层,正对着九层死者的位置下隔了一层等同位置上。

  青萝画完后,抬头对吴德说:“你看看,这里一共六个位置,刨去八楼那个人,将其他的地方作为顶点从内部互相连接,是不是一个五角星?”

  吴德手中比划了一下,说:“对!的确是个五角星。”

  “再把八楼这个地方加上,那就是一个阵法。”

  “什么阵法?”其余三人齐声问道。

  “蛊阵!”

  “蛊阵?”内森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面露苦色。“对手不一般啊,能使用这种阵法。”

  吴德还在纳闷,便问:“什么是蛊阵?”

  “我来跟你说吧。”内森非常认真的表情让吴德有点不自在,但是说着这些生死攸关的事情也顾不得那些。“所谓蛊阵,就是一种可以蛊惑人灵魂的一种阵法,如果阵法完成,那么这个阵所在地方一切的人都会听命施阵者。”

  “噬魂幕影!”吴德又想起任化邦使用的伎俩,很自然的脱口而出。

  “比噬魂幕影高好几个等级,噬魂幕影只是控制行为,控制不了内心,而蛊阵不但可以控制行为,更能改变人内心。”

  ,6酷tP匠:K网i;首。发_\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