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天又一天,吴德来到英国已经半个月了,任性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吴德听着任性的声音,那叫一个高兴。但是他们交谈的还是那些平凡无奇的话,什么想你了,什么这就快回去了之类寒暄的话。

  吴德也想了,要么赶紧解决这里的事情,要么找机会就溜回去,带着任性他们能逃多远就逃多远。虽然组织一定会找到他们,好歹有个时间能清闲一会儿。

  吴德打开手机屏幕,在上面搜寻着飞回国内的航班时刻表。最近的一班是后天,看来后天如果解决不了的话,就溜回去。

  正当吴德计划着,青萝敲响了吴德的房门。

  “什么事?”吴德打开门问。

  “我要跟你说内森和我商量,是不是该让咱们回去一趟。你看,都出来半个月了,小铺那边的人肯定担心了,回去一次,安抚一下他们。”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说开溜,就得到批准。

  “内森就不怕咱们回去了就不回来了?”

  “没事的,他可不担心这个。内森可是管组织情报的,咱们逃到哪里他都能知道。”

  “也对,那白孔雀呢?不管她了?”

  “听说有人已经把她除掉了。”

  “有人?是谁?”

  U酷\+匠》_网#正!)版首发

  “不知道,反正不是内森。因为他表示震惊。”

  “不行!我得去看看!”

  话音未落,吴德飞一样的朝小店奔去,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吴德想,这样莽莽撞撞的去,要是圈套那就糟了,还是先去动物园看看,万一白孔雀还在那里呢。

  吴德调转步伐,转而去向动物园。

  来到动物园确实是没有找见白孔雀,想问管理员,但无奈自己的英语能力薄弱。他这个时候就气自己,当初怎么不多学学英语。

  吴德只得去小店探探虚实。

  小店外,少有的人潮攒动。吴德非常纳闷,平时这里冷冷清清的,今天怎么回事?这么多人?

  吴德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到内森正站在小店前。

  内森满脸笑容的对大家说:“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这就去法院,和那个人对峙。相信法院的判决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吴德更加不解,为什么内森会这么对大家说?还有法院是怎么回事?

  “那边那个小伙儿,陪我一起去法院吧,好歹有个见证。”内森把吴德从人群中揪了出来。

  吴德带着疑问,跟着内森去了法院,在路上内森没等吴德发问,就解答了他心中的问题。

  “今天让你跟我去法院,就是让你看看,我们是干什么营生的。”内森说。

  “英国的法院?”

  “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让毒蝎给你当翻译。”

  “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二人到达法院门口时候,一个人叫住了他们。

  “想必,你们就是我要起诉的人吧!”这个人很不客气的说,还有些痞气。统观外貌,倒是穿得西装笔挺,人摸人样的。

  内森听出了这个声音,头也不回的在空摆摆手,同吴德进了法院的门。

  “那个人是谁?”吴德问。

  “刚才你都听到了,就是起诉我的人,叫朱瑟列。具体的,我不用跟你说,一会儿你就看吧。”

  开庭后,审判长坐在所有人前方,左边是内森,右边是朱瑟列。而吴德和毒蝎坐在了听众席上。

  所有人入席后,审判长按照流程,向原告朱瑟列发问:“你起诉被告杀人一事,这里有你的相关书面证据,但是这些证据没有实质指出,被告谋杀过任何人,你有什么可说的。”

  “有!他这是杀人未遂!他的店里陈设了那么多可以使人致死的东西,难道不是证据么?”朱瑟列非常激动。

  “杀人未遂和杀人有本质区别。即便你说杀人未遂,我这里也未有任何被害人信息。”

  “有这么一家可以杀人的店,难道还不够么!我严重怀疑他已经利用他店里的东西杀了很多人。”

  “那好,咱们先听听被告说什么。”审判长将头扭向内森。

  内森面带微笑,毫无惧色的说:“我们店里卖过刀片,卖过绳索,而这些都是其他杂货店能见到的。我们店内有化学物品,这些我们也未曾售卖。这样不能控告我们杀人。说我们杀人未遂,那请问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企图杀过什么人。被害人在哪里?谁又能出来指证我们杀人?反倒是,我们利用了这些东西帮助过不少人。今天我也带来了相关证人!”

  “请被告证人讲话。”审判长说。

  证人席里,李小明扶了扶话筒。下边的吴德这才看到证人席里的人。

  毒蝎对吴德说:“你看,那是李小明,你们中国的移民。再后边是乔治,再往后还有迈克,还有管理小店附近治安的威廉!这些人你可能都不认识,他们都是光顾过小店的人。”

  吴德疑云飘在头上,光顾过自杀小店的人还能站在这里,看来事情有点有趣了。

  李小明往听众席里看了一眼,然后说:“法官大人!我原先是一个对生活绝望的人,看到他们店里有一些化学药品,就想买一些用来自杀。可是店主对我说,这些都是他们用来搞研究用的,不卖。我没有办法,只得骗他们我也是搞研究的。店主在我软磨硬泡之下,答应了借给我一点,但并未售卖。我拿着这些化学试剂离开的时候,店主似乎看出来我是要拿这些东西自杀,而不是用来搞研究。随后,店主让他的店员跟上了我。在经过店员再三劝说下,我终于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所以,我否认原告说店主涉嫌谋杀或者杀人未遂等罪名。而且我要称赞自杀小店的店主这种行为。他将一个绝望的人,从自杀边缘拉回到社会大家庭中。他们使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可以想想,如果是卖杀人工具的地方,怎么会救我呢?”

  李小明说完后,朱瑟列一直在笑。审判长注意到他的笑,便问朱瑟列:“原告,你对被告证人有什么异议么?”

  “没有!请他们继续。”

  “那就请被告的第二位证人。”

  第二个证人乔治来到话筒前,清了清嗓子,说:“法官大人!我叫乔治。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在一次机缘巧合后遇到了一位比我小好几岁的女孩儿。在这女孩儿的勾引下,我很快就范。我妻子得知后,立刻找到了女孩儿,但是又被女孩儿设计。在我离婚后不久,女孩儿就原形毕露,用我的名义跟外边借了很多钱。我得知后,想与女孩儿理论,可怎料我也被设计。无奈之下,我们便想到了自杀。也是这个店里的人,帮我和我妻子走出阴霾,重获新生。他们不是一个杀人的店,而是救人于水火的地方!”

  乔治说完后,朱瑟列还是笑。这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很奇怪,但是又没有直接询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