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看准大树旁,那里比较隐秘,倘若一会儿公园巡查的人员过来,也能不因为闭园而被赶出去。女孩儿很乖巧的跟着吴德,来到大树旁。

  吴德不问女孩儿为何跟着他,而是直接说:“想来你也不是普通的女孩儿吧,这么晚不回家,还在这里乱逛,你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你的中文很流利,我很佩服!”

  “感谢你的夸奖,我很开心。不过,你要问我是什么人?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人!”

  “不是人还是鬼不成?”

  “说我是鬼可就有点失礼了,我不是鬼。”

  “那……”吴德哼笑一声,说:“你是白孔雀,对不对?”

  女孩儿走出大树的掩护,曝露于月光的照射下。吴德立刻观察四周,好在没有人来,然后抚摸大树,确认一会儿能够爬上去,躲避巡查的人。

  “你别那么小心,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巡查的人已经回去休息了,你大可放心在这里跟我说说话。”

  “你对这家动物园还挺了解的嘛。”

  “我在这里也有几年了,不了解的话,白在这里呆这么久了。哦,对了,我好想说漏嘴了。没错,我就是白孔雀。”

  吴德淡然了,仰望夜空,说:“你为什么会去吸食小店里的灵魂?”

  “因为我想救他们。”

  “救?详细说说。”

  “我不知道你和小店是什么关系,不过我知道你不是坏人!那么,你就随我来吧。”

  吴德跟着女孩儿来到孔雀馆。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你不是吸食灵魂,而是把他们带到这里?”

  “答对了!”

  “有何用意?”

  “内森是个极为奸诈狡猾的人,从你的话中我知道,他一定是说我偷偷吸食了令狐补充自己,对吗?”

  吴德点头示意女孩儿说的对。

  “那你看看这里的孔雀们吧。”

  孔雀管中大多数孔雀都是被关在一个一个的房间里,面向游客这一面用玻璃铸成了墙,能从这一面看到里面。

  吴德望向一只孔雀,它睡觉时,将身子缩成一团,用浑身其他部位遮挡着头,只露出鼻孔在外进行呼吸,好像刺猬睡觉一样。

  “它看上去很害怕吧。”吴德指着目睹的那只孔雀说。

  “对,被你说中了。”

  “这和我刚才说的灵魂有什么关系?”

  “你不觉得一只普通的孔雀,却懂得害怕,很奇怪吗?”

  “不奇怪,动物也通人性,可能管理员对它们不好,所以才这样。”

  “你错了,你忘记这里是哪里了。这里是动物园,它们吃食不愁,即便对它们再不好,也不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难为自己。动物和人还是有差别的,说难听点,多少会有些没心没肺。”

  “你不也是这里的一员吗,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那我就来揭开谜底吧。”

  “这不是猜谜,有话请直说。”

  “内森什么样的人,在你眼中我不知道,但是在我们眼中,他是个恶魔!彻头彻尾的恶魔!”

  “我有点听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你说。”

  “内森对那些灵魂不好呗,然后你就解救他们,不是吸食他们。把灵魂吸到你的身体里以后,你就把他们分布在各个孔雀身上。对不对?”

  “bingo!全中!”

  “有个问题我想不明白,内森也不是等闲之辈,为什么不阻止你?”

  “因为我也是组织的一员,如果上面听说他对我不利,会以为内斗,到时候他就算是说清楚了,也会留块疤在身上。”

  “和料想的一样,上次有个道袍也是你们组织的人吧!”

  “你是说清虚道长吧!他的确也是组织的人,前些年修炼一门邪门的法术,把自己封禁在道袍里,怎么也不出来了。你提他做什么?难不成……”

  “估计和你想的一样,他被我烧了。”

  “什么!”女孩儿脸色大变,露出俩个虎牙痴痴地望着吴德。

  \%酷!I匠xD网C%永久免-费看:;小说E

  “你先别急着吃惊,先听我把事情疏理一遍。”吴德倚靠在玻璃壁上,说:“我来到这里,内森就说跟我说要合作,并且表明他也想除掉组织。其实呢,他是想借我的手除掉异己。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伴,这个人也跟组织有瓜葛。我猜也是因为内斗,被杜拉斯关进了一口锅中,至于现在为什么对我情有独钟,我就不知道为了何种原因。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嗯,我差不多懂了,内森使诈,你的朋友让你惊讶。”

  “精辟,言简意赅!”

  “你现在要怎么办?内森让你除掉我,是带我回去交差,还是放些时日再说?”

  吴德觉得女孩儿这个人听通情达理的,她说的是“放些时日再说”,而不是就此放过她之类的话。

  “我今后就叫你白孔雀吧,挺好听的。”吴德说。

  “谢谢你放过我!”

  “我还没说放过你呢。”

  “你话语中的今后,就代表今天放过了我。而且表明你对我恶意不深。”

  吴德笑了,开怀大笑!他万万没有想到,白孔雀是这般善解人意的人,而且不得不说非常聪明,是非常!

  “那好吧!我在这里也没有事情做,先回去了!”吴德说。

  “你这样无功而返,真的好吗?”

  “也不算是无功而返,好歹了解了情况。拨云见日!”

  “我也不强留你了,这个给你。”

  白孔雀手伸向后背的衣服里掏出了一支白羽递给吴德。这白羽像是一弯眉毛,轻巧可人、洁白无瑕,羽颈上分出无数个枝杈,把雪花一样的羽毛聚到一起。

  吴德接过白羽,说:“这是你的羽毛吧,有什么用处?”

  “听说过不死鸟吗?”

  “你是说……”

  白孔雀点了点头,然后不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吴德将白羽小心地收在上衣口袋中,回头看了看玻璃里的孔雀,也离开了动物园。

  在回去的路上,吴德把白羽拿出来看了看,又放了回去,走一段路又拿了出来,又小心地放回去。

  “真是意外啊!”

  吴德高兴极了,有了这个白羽,将来就不怕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