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拍案而起,大呼:“对!很有可能!”

  窗外几只小鸟飞过,叽叽喳喳的,让人很是悦耳。

  吴德沉进柔软的沙发里,露出诡异的笑容。

  八个小时后,他从睡梦中出来,敲响青萝房间的门。

  青萝打开房门,一脸诧异的表情问:“怎么了?”

  “是我该问你,看到我很惊讶啊!”

  “没有,只是咱们分开住之后,觉得疏远了一些。”

  “那也只是你觉得,话说回来,咱们在门口等什么呢?不请我进去?”

  “你看我,我真傻,快进来吧!”

  吴德进到青萝的房间,里面的布局和吴德房间的一样,毕竟是同一家酒店的隔壁,不一样才怪呢。

  吴德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说:“这俩天过得怎么样?听说你早上和内森吃早点去了。”

  青萝给吴德倒了杯水,说:“是跟他吃早点去了,不过也没说什么。”

  “本来又想问你俩的关系,还是算了。说说当下吧,一定要把白孔雀擒住吗?”

  青萝点点头,说:“一定!”

  “我不问内森了,问你吧。白孔雀和组织关系密切,是么?”

  酷R6匠网首发w

  青萝眼垂朝下,没有说话。

  吴德嘴角微扬,心说,青萝还是单纯,以为不说话就完事了,殊不知我也会读心术。

  吴德凝望青萝,探进她的内心,本以为可以知道白孔雀的底细,但却得知她现在心乱如麻。

  青萝内心独白着:我发现自己也不是自己了。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很喜欢他吗?为什么要计较这么多?为什么要把他占为己有?是不是一种虚荣心作祟?为什么不见面觉得有很多话要说,心里很温暖,有过很多澎湃的想法,想永远在一起。但见面却非要面对这些无聊的问题。再这样下去感情会变淡,变成陌路人。

  吴德听到这里,立刻退出青萝的内心。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距离感,多次想要结束的话,说出来谁不伤心。说多了这种话,慢慢的就隔阂了,疏远了。即便互相了解,那也因为猜忌而变得和过去不一样。

  吴德心感内疚,也无可奈何。谁叫这事态如此。

  心乱如麻,一点没错,有太多的杂乱事情堆积在吴德的脑海中,难以整理。不是说整理不了,而是没一件事情都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碰一下就会刺痛自己。堵塞的内心,让吴德觉得连喘气都变得异常的困难。

  “青萝!”

  “嗯?”

  “你上次问我能不能回到过去,我现在告诉你,能!”

  青萝只是看着他,不做声。

  吴德这不是哄青萝,而是发自内心的说。因为他觉得,不论再怎么样,青萝也有自己的自由,也有自己的交友圈,作为双方在一起的前提是尊重。这个尊重是什么,就是不干涉对方的自由。现在,吴德冲青萝发了几次狠话,已经严重的不尊重她了。所以,吴德打算挽回。

  “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吴德单膝跪地,好像求婚一样的姿势。他的手伸向青萝,悬在半空中。“我之前对你的怀疑都是形势所迫,如今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即便上次咱们说开了这件事情,但是还是感到没有化解咱们的矛盾。今天,我对天发誓!无论你将来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信任!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青萝马上接住吴德的手,将他扶起,说:“好了,我也没说什么,你怎么就这样了?”

  吴德手抓青萝的手,不肯起来。“你接受我的道歉吗?”

  “接受!接受!”

  吴德这才从地上起身。

  “其实……”青萝一边把吴德扶到沙发上,一边说:“我没有怪你,也怨我,太多的事情没法跟你明说。我怕,我真的很怕。如果全都跟你说了,你很有可能真的不会再理我了。”

  “现在这都不重要了。我只知道,你不会害我,就像上次许诺的一样。”

  随后他们把其他的事情都抛在一边,开始聊起英国哪里好玩,下一步该去哪里。他们又像刚来英国时候的样子,可以欢快的谈天说地了。

  聊完之后,吴德回到自己的房间,自叹道:“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其实,吴德是想问出白孔雀的事情,却被青萝的内心扰乱。不过也好,这次是彻底化解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也让自己摆脱了诸多疑惑。

  吴德拿起茶几上的那张纸,眼睛在内森和组织之间徘徊。吴德放弃了从青萝下手,那么只有从内森考虑了。

  吴德将纸工工整整的对折,再对折,直到能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快步走出房间,小心地锁好门,往动物园去。

  来到孔雀馆,还是不见白孔雀。打算去办公室询问,但是又一想,自己不懂英文,也问不出个什么,还是自己去找吧。

  然后,吴德在动物园中寻找白孔雀,直到闭园都没有找到。

  “这些管理员是怎么当的,连只动物都看不住!”吴德站在湖边抱怨道。

  这时,一个女孩儿凑上来说:“这也没有办法,谁叫那只白孔雀喜欢外面跑。如果让她呆在笼子里,它会抑郁生病的。”

  吴德扭头看向女孩儿,这不就是上次雨中的那个女孩儿吗!

  “你怎么知道白孔雀会抑郁的?”吴德问。

  “感觉吧。”

  “感觉?哼!感觉最不能信了。”

  “你来这里已经俩次了,前后不过三天,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只有那只白孔雀……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要找白孔雀!我刚才好像什么都没说吧?”

  “为什么所有的话都要说出来,才会让人懂?”

  “嗯……因为大多数人们都不会读心术,所以还是要通过语言来沟通。”

  “言下之意就是你会读心术咯?”

  吴德心头一颤,这小姑娘不简单啊!冷不丁的冒出来言中吴德心中所想,而且还能提取关键字,找出吴德说话的重点。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女孩儿说。

  吴德这次不再躲闪,打算直面这个女孩儿问个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