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森进到店内,带来了一些新的毒药,随意放到柜台上。

  吴德贴到内森身后,说:“继续昨晚的话题。”

  “嗯?什么话题?”

  “别跟我装蒜!白孔雀来你这里吸食灵魂,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还要等我动手?”

  内森躲过吴德,来到收银机前,点着里面的钞票。

  “喂!跟你说话呢!”吴德吼道。

  “大早上,不要那么大声,对脑子不好。况且没看我正忙着么?”

  吴德压低了声音,细声说:“不大声,听你的。你别那里数钱了,我不会偷你的。我们小铺你还不知道,钱用不完。”

  “年轻人!这话你就错了!钱是一定会用得完的,你是没经历过赚钱,到了小铺就手到钱来了。”

  “赚钱不容易我知道,但你也别大早上数钱啊!”

  “这是根据现有的资源计划今天的日程。”

  “就那里的钱能干点什么,你不是很有钱吗?在乎那个。”

  “有钱是一回事,赚钱是另外一回事。再有钱,也会有没钱的一天,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要不断的赚钱。懂吗?”

  “不跟你说没用的,你快回答我的问题,别又把话题带跑了。”

  “哦,对!”内森拍了一下脑门,说:“你刚才说昨晚的话题,那昨晚说什么了?”

  “又来!”吴德急了,俩步到达内森面前,横眉怒目地盯着他。

  内森不为所动,继续数着钱。

  吴德咬牙切齿的一甩手,啪!一下把内森手上的钱打到地上,怒吼道:“快说!”

  内森叹口气,把钱捡起,说:“消消气,咱们可是合作关系,不要这样激怒你的同盟。”

  B酷\_匠网唯^一◇正n版,,z+其他ts都y是X}盗~版gI

  “呸!什么同盟,信不信我现在立刻跟你翻脸!”

  “你不是已经翻了么,真是说话都不准确了。怒火会让人丢去智商的。”内森将钱塞回收银机里,随手拿了一瓶毒药,又说:“你要是再逼我,我可就喝毒药自杀了。”

  “喝!你喝!我还真不信了!”

  内森微微一笑,真的打开瓶塞把毒药往嘴里倒了进去。只听“咕咚咕咚”几声,瓶中的毒药一点没留。

  “你……”吴德傻了,他还真喝了。

  内森扶住收银台,身体遥遥晃晃的,说:“老夫时日不久,白孔雀可就交给你了,小店也就交给你了。”

  吴德大惊,赶忙说:“你是不是疯了!不就是逼问你几个问题么,至于么!快点自己吐出来,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没等说完,吴德就把手伸向裤袋,掏出手机,刚要拨号,内森的一只手挡在手机按键上,有气无力的说:“没用的,刚才喝的无药可解,现在的医疗技术根本救不了我,你还是照我说的,接管小店,然后把白孔雀降住。”

  “别逗了,你死了我就回国了,别跟我这里煽情。你还是赶紧告诉我怎么救你把。”

  内森听了,微皱眉头,推开吴德,站直了身子说:“好你个白眼狼,这么没心没肺,我这一个将死的人,说那么点小心愿都不满足我,你的良心大大的坏!”

  吴德耸肩一乐,说:“就知道你在演戏,活了那么久都不见你死,现在能因为几句话就服毒自杀?真是逗我呢!”

  内森鼻出热气,摸了摸肚子,说:“演戏演饿了,咱们吃早饭去吧。”

  “不行,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哪都别想去。”

  内森无奈,见吴德此次不依不饶,硬要要问出个结果,就坐到一旁,说:“那好,我跟你说一点,不过只是一点,如果你表现好,那我将来再多跟你说一点。”

  “少说废话!有多少说多少!”

  “一开始咱们不是要捣毁组织么,我说要训练你,并且告诉你一些组织里几个狠角的资料。”

  “你的确说过,不过说完了就没音了。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这档子事了。”

  “我怎么会忘,让你烧掉的道袍和现在的白孔雀,都是和组织有关的人,你明白了?”

  “和组织有关与就是组织的人还是有区别的,我不明白你说的!”

  “聪明!你就是聪明!不过聪明也没用,等你擒住白孔雀再跟你说别的,今天就到这里,咱们去吃早点吧。哦!对了,还有青萝,她在附近的早点摊正等着咱们呢。”

  “你去吧,我不去了。我回酒店休息休息,你这里太恶心人了,一宿没让我睡。”

  吴德告别内森,离开小店,回到了酒店房间。

  到了客厅,他没有钻进卧室睡觉,而是先确认房间内的确没人,便拿出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几个人的名字。

  打头左上角他写了组织二字,旁边不远处写了内森,并用直线相连,内森下边写了吴德自己的名字,同样用直线相连,再旁边写了青萝。写到这里,吴德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把内森和青萝相连一起。

  这些是他们的表面关系,随后,吴德又在自己的名字下边写了道袍和白孔雀。

  五个人的名字把吴德围到中间,如果是行军打仗的话,这就是合围之势了,吴德必败无疑。

  吴德沉思一刻,又把组织和道袍以及百孔雀相连。

  此时,吴德感到一股寒意。暂不论青萝,她说过不会害吴德,姑且信之。如果其余的三人都是组织的人,要剿灭身在其中的吴德,那……道袍已经被烧毁,先画上叉,不做考虑。组织离吴德还算是遥远,也不考虑,那么就是搞清内森和白孔雀之间的联系了。

  内森和白孔雀之间隔着一个吴德,假若他们联手要击溃吴德,也不是难事,那么内森现在还没有多大威胁。而白孔雀也不知道吴德要擒住她,也没有直接威胁。

  吴德有点蒙了,画了半天没有一点收获,反倒是让自己更加糊涂了,只得听信内森的话。

  吴德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让晨风吹进屋内。晨风带着丝丝寒意,但更多的是一天的希望。吴德回过来坐到沙发上,将纸丢到空中。由于取来的纸张不大,所以在空中旋转起来。吴德看着旋转的纸张,又盯着上面的名字,它们不断交替仿若出现重影一样,这突然让吴德想出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