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去的路上,吴德难免还是会疑惑青萝的过去。英文说的流利,还言出过去就来过这里,那……

  吴德猛摇着头,拍打自己的脑子,不让自己想这些。才刚说定不再多心,怎么又开始想了。

  青萝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心疼吴德。

  二人回到酒店,青萝关上门,对吴德说:“要不咱们还是分开住,分开行动吧。”

  这样的一个建议,让吴德为之一惊,细想下来也好,可以排除一部分干扰,就答应了吴德。随后,吴德到达酒店前台,又开了一件房,就在原先房间的隔壁。

  到了晚上,吴德独自来到自杀小店,找到内森。

  吴德在黑屋与内森中谈起今天的事情,并提醒内森今晚要小心,可能白孔雀回来偷食灵魂。

  内森笑道:“这不是你在吗,怕什么。”

  吴德微微一笑。想来也奇怪,当初在杜拉斯那里,内森不是挺大的气场么,怎么到了英国,第二面开始就感觉比过去弱了不少。难不成黑影换人了?

  “你别全靠我,我也不靠谱。反倒是你也不帮帮我。”吴德说。

  “我可帮不了你,给你的这些敌手都是我碰不得的。”

  “为何?”

  “关系错综复杂,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

  “没事,今天晚上我不走了,就留你这听故事。”

  “你愿意听,我不愿意讲。”

  “当初说好的合作,现在成了被你使唤。”

  “别抱怨了,你当我想啊。”内森低头看了看表,说:“好了,差不多是时候了,咱们找地方躲起来吧。”

  “躲?”

  没等吴德弄明白,就被内森拉到黑屋的一角,用一块大到可以遮住俩人全身的黑布将他们蒙了起来。

  内森用手指尖眼睛的位置戳了俩个洞,吴德也学着戳了俩个洞。他们在黑布里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看着黑屋内。

  稍待片刻,黑屋的门开了,吴德瞪大双眼看着门口处。那里出现一个白衣女孩儿,由于太黑,看不清容貌,但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白衣女孩儿进到房间,大口大口地呼吸。这就是内森说的白孔雀吧,她一定是在吸食房间里的灵魂。

  吴德想要掀开黑布阻止,但是内森扶住了他的手,让他稍安勿躁。

  待到白衣女孩儿吸食够了,立刻离开了小店。

  内森放下黑布,走到门口确认女孩儿真的走了,回头跟吴德说:“你都看见了吧,她就是白孔雀。”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抓住她!”吴德上前一步喊道。

  内森赶忙用手比一个“一”,放在嘴边,小声道:“轻点,还没走远呢。”

  吴德踹开地上的黑布,一脸不高兴。

  内森笑道:“要是你俩打起来,我还要收拾一遍这里,我可不想。等你们在外面遇到的时候,你再动手不迟。”

  吴德寻摸一下四周,黑屋里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乱和不乱。回忆刚才进来的时候,前面好像的确被收拾得和过去一样,看不出是打斗过的地方。

  “今晚就这样,你要么在这里休息一夜,要么回酒店去。”内森说。

  吴德一屁股坐到地上,说:“今晚我还就不走了。”

  “你不走我可就走了,明天天明我回来。”

  “慢着,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吸走你这里的灵魂?”

  “所以啊,我让你去办这件事,你要是慢了,估计我这里的灵魂全都被她吸走了。”

  “你明知道危害,为什么不在我来之前降住她?莫非你打不过她?”

  “对啊!我打不过她。”内森憨笑一声,像是开玩笑,但吴德也怀疑是实话,故意装出开玩笑的语气。“不说了,我得赶紧走,前面有被褥,在收银台底下,你自己拿。”

  小店的夜晚是异常黑暗的,真真切切的伸手不见五指。橱窗外的月光清晰可见,可就是照不到里面。

  吴德在走出黑屋,来到店里,寻觅灯的开关在何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也难怪,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灯呢。恐怕是内森一开始就没有安装照明的东西。

  吴德摸着黑,照着内森所说,从收银台下拿出被褥铺到店里较为空当的地方。他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说是望着天花板,其实是望着黑暗,没有一点光亮的小店,还有旁边那间满是灵魂的黑屋,让吴德有点心惊胆战。

  “真是的,青萝那天晚上怎么过的。她一定不是在这里住的,一定骗我!”吴德自语着。

  就算吴德有困意,但还是睡不着,躺着辗转反侧,生怕有灵魂跑出黑屋吓他一跳。

  到了凌晨,吴德撑不住了,眼皮干涩,闭上眼睛强制自己睡着。当他闭上双眼的时候,听到耳边响起一曲优美的音乐。

  吴德立刻睁开眼,起身查看,但是在黑漆漆的小店里哪里看得到其他东西。他立刻朝着门的方向跑去。

  糟了!门被锁上了,打不开!一定是内森把我锁在里面了!

  …最g新v章节l上酷r匠,网◎

  吴德用力摆动着门把手就是打不开,他只得幻出一盏提灯照亮小店。提灯是气化而成,圆鼓鼓的,整个一个大圆球,只有上面有个提手,其内里发出火光,逐渐把小店照亮。

  此时的小店和白天一样,没有什么俩样,吴德松一口气。将提灯放到地上,蹲坐下来,背靠着门。

  吴德倒也不是怕鬼,但是这是内森的底盘,保不齐有什么意外会发生,还是小心为妙。

  这样,吴德睁着眼挨到了天亮,太阳从橱窗外映出光芒,照亮了店内。

  “可算到白天了。太阳光倒是能进来,月亮光不成,倒霉内森,怎么设计的这里,真是奇葩!”吴德抱怨着。

  刚说完,内森就打开了店门。

  吴德一跃而起,怒斥道:“你把我留这里没跟我说这里这么黑,还有鬼叫!”

  内森见吴德这样,哈哈一笑,说:“你也怕鬼啊!我还当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这不是怕!是谨慎!”

  “好好好!谨慎,这一夜睡得可好?”内森这句分明是寒暄的话,看吴德憔悴那样,哪里像睡过的,更别提睡得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