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从阿秋的口中进到了他的身体里,寻找着离肩膀最近的血管。

进到阿秋体中的青萝,身体如同细胞大小,随着血液流动,到了肩胛骨附近一个急停,看到了芯片。

青萝仰望头上的血管和神经如同茂密的森林一样,芯片就附着在一个神经纤维上,只要跳上去取下来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听着非常轻松,但是并不那么简单。杜拉斯预先想到有人会进到其中,进而取走芯片,所以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她。

青萝飞身一跃,直指芯片,悬于半空中眼看就要触及,却见目光中突然闪过一丝寒芒。只听似有龙吟一声,旁边的神经纤维就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扑了过来。

青萝法术匮乏,根本无法在空中自由腾挪,只得任神经纤维将其拍打回到原处。

霎时,青萝感到无边杀气砰然席卷而来,集中在她的身边。

不远处生成狂风一样的漩涡,在漩涡最中心出现一个巨大的神经纤维。那神经纤维通体呈血红色,头部分成五个枝杈,枝杈顶端又细分出更多更小的细丝,像是它的手一样。往下看,是一个和青萝身体等同大小的血色肉柱。

青萝知道,这一定是杜拉斯的防备措施。青萝怒吼一声,振奋自己,整个身躯都在放射着悍然的劲气。脸色一变,直奔神经纤维。

神经纤维虽没有眼睛,却非常敏锐,闪转移位毫不被单只的巨体牵绊。青萝见其行动甚为迅速,心中大惊,立刻取出飞刀甩向它。

飞刀命中神经纤维,霎时,周围天旋地转般的震动。青萝立即弯下身子抓住地面保持平衡。

看来这神经纤维和阿秋的身体还是联结的,击打它的同时阿秋也会受到不小的打击。如果毁掉这个神经纤维,那么阿秋的性命虽无大碍,但是他这部分肢体也算是废了。

青萝不敢再妄动,改变策略不再采取进攻,而是四处躲避。神经纤维不依不饶,追赶着她。

此时,在阿秋体外,他正在原地疯狂地摆动。吴德知道一定是里面发生了打斗才会如此。这也算是缓解了吴德的压力,因为张依依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向着吴德发起进攻。

吴德和青萝俩人,一里一外躲避着各方的追击,难以还击。

正当此时,锅中的液体翻滚如百度热水。杜拉斯也强行冲出水面,回到实验室。

“糟了!”吴德惊慌失措,一个没留意,脸上吃了张依依一记重拳。吴德在空中翻滚三圈,然后笔直跌到地面。周围的尘土飞扬,给吴德腾了一个人形的地方。

杜拉斯看到面前一幕,扬起嘴角,心中那个得意。

“前有伏敌,后有追兵的滋味不好受吧。要不你就投降算了,我保证一年给你十天假期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吴德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咳嗽着说:“你当我是来你这里应聘职位的。对不起,你们公司待遇太差,我不同意!”

“还嘴硬,那就先把你杀掉,然后取走你的灵魂。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过了今天你都会为我卖命!”

吴德喘着粗气,以为真的结束了,俩个傀儡外加一个杜拉斯,怎么敌得过。能撑得过一秒,那下一秒就是自己的末日。况且青萝在阿秋的体内必然也受到攻击。

哎!吴德额顶地面,牙关紧咬,恨自己没有多做修炼,败于此地。

正当吴德万念俱灰之际,那口锅内的液体更加沸腾,杜拉斯身体一颤,大叫:“不好!”立刻躲到远处。

锅中的液体喷涌而出,好似火山爆发一样将整个屋子淋上了绿色。

由于沸水砰发的白气,仿若把屋内化成仙境一般,难以看到任何人影。

吴德抬起头,看到一个人影飘来,他以为是杜拉斯来结果他的性命,就闭上了双眼等待被执行死刑。

但是突然一声娇媚的笑声,让吴德大喜。

“你个小孩子,我出来了怎么也不知道迎接,还闭上了眼睛。”

吴德站直身子,嘴笑得跟马蹄铁一样,说:“你不是不出来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原先不愿出来的摩根。摩根嘟着嘴,小孩卖萌般的说:“你不喜欢我出来,那我就回去。”

摩根刚一转身,吴德赶忙拉住她。“别啊!我错了,还好你出来了。那个杜拉斯我真是打不过,刚才我都以为我要死了。既然出来了,就顺手帮帮我吧。而且青萝还在那个男人体内生死未卜呢。”

“别急,在里面的时候我都看到了。区区的人偶师嘛,小意思。”摩根非常有信心的说。

“对了!”吴德朝着摩根身后寻找,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转而又问:“巨人呢,他没有跟着出来?”

“你忘了,巨人一出来就会死的。”

“所以你把他留在里面了?”

“你个小傻瓜,你看看那口锅已经碎裂成渣了,怎么还能在里面呆着。不是如此,我也懒得出来帮你呢。”

“那他在哪?”

摩根展开右手,看到她的手掌上有一块棕红珀。“他就在这里,我暂时把巨人封在其中,待时机成熟,我再将他放出来。”

杜拉斯横眉怒目看着这俩人聊着天,定是不能让他们继续,立即下达了新的命令攻击摩根。

摩根是个女鬼,阿秋和张依依怎么能触碰到女鬼呢。只见摩根岿然不动,任凭他人随意敲打。无数的拳风指路穿过摩根,让杜拉斯看得目瞪口呆。

“你!”

摩根调转过来,朝杜拉斯靠近。

“你……你……你别过来。”

杜拉斯没见过鬼,被吓得连步后退。

“我……我……我就过来。”摩根仿佛调戏杜拉斯一样,模仿着她说话。

杜拉斯俩腿发软,在往后撤步的时候摔到在地,仰着头颤抖着身体,一脸恐惧地看着摩根。

摩根装鬼吓人倒是有模有样,不是,她本就是鬼。吴德的内心从刚才的绝望,变成了现在的轻松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