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事情总是能让人陷入沉思,吴德说这些并不是要在巨人面前揭露人类的丑恶,而是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已。

在原本的生活中,他是贫苦的,衣食堪忧,更加因为如此,他的母亲也过世了。他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道理,同时也按着道理去做过,但是生活根本没有因此而见到改观。他不认为是时间太短,需要积累,如果时间拖太长,自己的母亲还不是一样吗。他只想狠狠地痛斥那些骗子,那些端着一碗鸡汤,实则是砒霜的人。说的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用,能帮谁?只是给人造点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给人在寒暄过后多点言语的话题。公益广告漫天飞舞,但是社会因此改变,又有多少人因此改变。

此时的吴德有些愤世嫉俗,穷苦的好人在活着时候循规蹈矩的奋斗,也不定能在生前享受,而那些生下来就富有的人呢。

巨人看出吴德有些烦闷,但是他懂得少,根本不知道从何开解吴德。

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天明,晨光扒开了他们的眼睛。吴德重拾心情指着前方说道:“走,出发!”

吴德走了一段距离,发现只有自己,就回头看到巨人指着树杈。吴德恍然大悟,忘记了自己裸睡一晚,衣服还在树杈子上挂着呢。

只见一个光溜溜的小伙儿,腾腾腾地跑了过去,迅速穿上衣服。

“好!出发!”

吴德朝前走,又发现只有自己。巨人纳闷的看着他,说:“你怎么了?本来看你挺精明的,睡醒一觉睡傻了?那边是往这里来时候的大海的方向。”

吴德挠了挠微红脸颊,不好意思的“嘿嘿”了几声。

“不仅睡傻了,性别也变了,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巨人无奈的说。

“我有点轻微路痴,别介意,你个头那么大,带着我走吧。”

巨人一只手贴向地面,等了一会儿。吴德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以为是巨人要和他击掌鼓励,啪的一声,就用手拍了上去。

巨人更是纳闷了,说道:“拍什么拍,你不是说让我带着你走吗,上来啊!”

“哦,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原来不也是这样的吗,怎么,还要加一个失忆?”

吴德狂笑一番,企图借此掩盖什么。巨人憨傻,还真的没有多心。

二人背靠大海行进,来到了一片森林。

森林非常茂密,不论向哪边张望,都望不进森林多深的距离。二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森林。

吴德的好奇心都很强烈,不时见到的小松鼠、蛇以及其他小动物,都会发出一声声惊叫、惊叹。他们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巨人问东问西,这是什么树?那是什么树?这是什么花?那是什么草?虽然走了很久,有些疲惫,但在新奇与欣赏之中,也忘却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沿着遮天蔽日的林间小道走着,放眼望去是数千亩的原始森林。这一片树林,林相整齐,树体高大,胸径粗五十厘米以上的大树遍地都是,看样子树龄均在数百上千年。

太阳将要落山时,二人都没有走出去。

吴德爬上巨人的头发里,说:“今晚咱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行,但是你爬我头发里干什么?”

“这里是森林,我怕晚上有狼啊虎的,要是没注意把我吃了就不好了。”

吴德的行为愈发奇怪,这连巨人也看出端倪,反问道:“那你之前在海滩那里怎么不怕?”

“那里是海滩,又不是森林。”

巨人猛地摇晃脑袋,把吴德甩到了地上。吴德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巨人,还嘟起了嘴。

一夜,巨人都没有深睡,因为他感觉这个吴德不是之前的那个吴德,有过男鬼的经验,他想会不会被人占据了肉身。可是巨人不敢断言,只得等着吴德自己露出破绽。

又过了一天,二人依旧在森林里转悠,也不见吴德有任何威胁到巨人安危的举动。此时,巨人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便放下疑虑问道:“你这俩天怎么变了?”

吴德愣了一下,回道:“我怎么变了?”

“就是感觉,说不出个所以然。”

“感觉最不可靠了,什么事情都不要信感觉,它会把你骗得团团转的。”

说话的空当,突然巨人听到周围有动静。由于巨人高大,可以立直了身子俯看森林,但是树丛下边如果藏着人的话,那也很难察觉。

吴德知道这一点,所以吴德在地面四处查看,也看不到任何人。

“奇怪,难道我神经质了?”巨人蹲下身子说。

“应该不是,咱们在这个森林里走了很久了,都没有看到人。理论来说这里应该也住着一个狠角才对的。”

“那他在哪?”

“你也看到了,不对,正因为你没有看到,所以一定是藏起来了。我想,他一定在暗处观察我们。并且,是敌是友现在也难说,咱们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警惕着,不能给他半点机会。”

“嗯,我明白了!”

二人复行半天时间,终于走出了森林。

出了森林后,吴德呼了后气,说:“可算出来了!”

“我总觉得忘了点什么?”巨人说。

“忘了什么?”

“好像……对了!钥匙!你不是来找钥匙的吗?刚才那里既然住着一个狠角,那他身上一定有钥匙,咱们怎么这就走了。”

吴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不就是把钥匙吗,不要就不要了,无所谓。”

此刻,巨人心中的疑惑顶到了顶点。一开始,吴德见到他的时候就说要找钥匙,但是到了现在,怎么又不找了?难道他不想救自己朋友了,还是这个人根本不是吴德。

巨人可算聪明了一次,这个人的的确确不是吴德,但面前的人又是谁呢?更奇怪的是,既然占据了吴德的身体,那一定有所图谋,想的更多的是对巨人不利,找机会做掉巨人。可是也没有见这个人对巨人有什么异样举动,反倒是觉得他有点可爱,像是女孩子温柔、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