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立刻合上地图,看着任心。

任心不知怎么回事,就问:“什么糟了?”

“咱们刚才光顾着恶心了,没有在里面找到钥匙就出来了。咱们需要再回去一次。”

“再回去?”这让任心犯了难。

“怎么?不行么?”

“的确是!出来的时候,老黑就把结界关闭了,再进去,恐怕是不可能的事了。”

吴德一脸沮丧地看着任心。

一进结界吴德就想过,黑衣人一定是让他们在里面找什么,可是当时二人被对方恶心坏了,忘了记了正事。

吴德看着地图,试图在里面找到解决办法。可是,只是徒劳。

吴德再看向骨灰盒,打开它,里面的绿草不见了,只剩一团黑色的气体。

“这是什么?”吴德指着黑气问任心。

“这?”

任心端倪了一番。

“好像是……”任心拿过骨灰盒,又贴近看了看。“我不确定!”

“到底是什么?”

“这可能就是钥匙!”

吴德合上骨灰盒,说:“不管是不是,拿上它走吧。”

吴德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则无奈,毕竟无法再回到结界内,而且时间紧迫,黑衣人说是天黑前完成这次游戏,现在已经到了中午。如果再拖延时间,只是频添烦恼而已。

这个假山群在游乐场的另一边,他们赶到假山群花费了半小时时间。

来到假山群附近,先是看到一个十步就走完的白石桥,桥的俩侧有个池塘,池塘中零散着几条金鱼。

走过白石桥,便是假山群了。

假山群里的假山很多,面积好像刚才鬼屋的俩倍大小。其中有条小路,二人顺着这条小路走了进去。

在里面,只有些许阳光照射进来,勉强能摸清路,俩侧的山石形状相当随意,偶有几处尖峰对着人,让人心里感觉靠近会被刺到一样。

走了三分钟,二人走出假山群,迎来刺眼的阳光。

“不对啊!怎么出来了?”吴德手遮阳光,四下查看着。

“可能是咱们没有注意到吧。再回去一次,这次咱们仔细观察一下俩侧的山石。”

二人又折了回去,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又出来了。”吴德说。

“拿出地图看看。”

吴德拿出地图。地图上只是标明了位置,却没有其他的内容。

“怎么办?”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吴德有些着急了。

任心蹲到池塘边,看着金鱼自由地游动着。

“真是羡慕这些鱼,自由自在的。”任心说。

吴德没有心情关心这些,站到一旁头顶着山石相较平滑的部分。

“想不出啊!想不出啊!”

吴德头轻撞着山石,内心十分焦急。

忽然,由于吴德撞击山石的力量过猛,错手将骨灰盒掉到了地上。

骨灰盒随着掉落的声音打开了。

吴德立刻弯下身子拾起骨灰盒,看到里面的黑气闪着红光。

“你快来看!”吴德把任心叫了过来,指着红光说。

任心看到红光,似乎知道了什么,拿过盒子,将红光对准假山。

红光闪动着,忽明忽暗,好像同假山有了共鸣一样。

“走!咱们再走一次。”任心说。

二人又一次走了进去。

这次,他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红光突然明亮起来,将周围的景象也映红了。

随着红光,二人感到周围似乎有人在靠近。

可是往身边一看,除了吴德和任心,没有其他人。

“糟了!”

吴德听到任心大叫,立刻对周围警觉起来。

“什么情况?”

“噬魂幕影!”

吴德记得这是黑衣人的绝招,可是周围并不见有黑气的踪影。

“在哪里?”吴德慌张道。

“这是噬魂幕影的翻版,你感觉到周围有很多人了吧。”

“嗯!是的!”

“你再仔细看看你感觉有人的地方,是不是有点人的影像?”

吴德按照任心所说,仔细看了看疑似有人的地方。

“的确有人影!”

“这些人影就和他的黑气一样,碰到就会迷失心智。”

吴德被任心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是实实在在的黑气,吴德倒也没那么害怕,因为他相信任心会帮他挡住黑气,可是现在是要躲过这么多的人影。任心有办法帮他应付么?

吴德靠近任心,观察着周围。

“把盒子丢远!”任心大吼。

吴德立刻将骨灰盒丢到一边。

骨灰盒又一次落地,随着落地,盒盖盖上了,红光也没有了,周围也感觉不到任何人了。

“还好及时!”任心松了松紧张的肌肉。

“这里又是要完成什么?”吴德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

“我刚才注意了一下,红光不但吸引周围的人影,那边还有另一道光呼应着盒子里的红光。”任心指向一边说。

吴德顺着任心指的方向看去,那边是山石的一个凸点,看着非常普通。

“那么说,就是让咱们火中取栗了?”

“也许吧!是不是另一个陷阱我也说不准。”

“赌一把吧!时间也不宽裕了,这里完事,还有下一站呢。”

时间不给他们多想的机会,吴德拾回骨灰盒向任心点了一下头,打开了它。

红光闪起,周围出现人影,同时,任心说的那道光也出现了。

那道光也是红色的,这俩道红光一同闪烁,一同黯淡。

任心看准机会,在人影还没有靠近他们的时候,一个跨步,冲向另一道红光,将那道红光握进手中。

吴德看到任心得手,立刻合上了骨灰盒。

周围人影退去,吴德凑到任心身边,说:“吓死我了!”

任心不敢松开手,怕周围人影又一次出现,拉着吴德离开了假山群。

他们走到一个长椅旁,任心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

跑了一天了,吴德也累了。他不像任心,身体强健。

吴德躺在长椅上,没有给任心留一点空位。

任心也没有多说什么,松开手,看着手中的红光。

“老黑真是会玩,这频繁的解谜,真是太费脑细胞了。”任心说。

而吴德心想,来小铺后解得谜还少么?

二人休息一会儿后,立刻动身前往了第三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