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堂传来一声巨响,吴德和任性立刻停止交谈,赶往正堂。

只见正堂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几把被打烂的椅子散落。

人呢?吴德和任性正纳闷,就听到门外的打斗声。

出了门,白衣人已被黑衣人逼到墙角。

小铺的庭院不大,二十米见方,院中还有棵哭死的老木。

黑衣人拳头转了一圈,被一团黑雾环绕,然后冲向白衣人。

白衣人不紧不慢地向身旁一闪,躲过了黑衣人的攻击。随即展出手刀,飞向黑衣人的后脖颈。

黑衣人见势不妙,立刻化成黑雾。

手刀穿过黑雾,白衣人立刻后退准备下次攻势。

黑雾被白衣人的手刀划成俩半,向后飘了一段距离,变回了黑衣人。

黑衣人完好无恙,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说:“白大哥的身手一点没退步啊!”

“黑老弟的功力也不见有所锐减呐!”

二人一同笑了起来。

在正堂门外看着这一幕的吴德和任性看得惊心动魄。

这二人会是谁打赢谁呢?

吴德和任性猜测着。如果黑衣人赢了,那对他们没有任何损失,只是为小铺拔除了一个眼中钉。将来做事的时候,可以安心一点。但白衣人赢得话,那是不是就代表着他们可以从小铺中解脱呢?

答案是肯定的。黑衣人如果此时被白衣人结果了,那么,吴任二人不但可以摆脱小铺,而且吴德的仇还可以得报。所以,他们期待着白衣人把黑衣人干掉的结果。

黑衣人站在一角,凝聚着黑雾。

“噬魂幕影?”任性不自觉说出了黑衣人的招数。

“什么东西?”吴德不知道任性说的是什么。

“我说的是黑衣人的招数,这是他的绝招。如果黑雾碰到任何人,那么那个人就任由黑衣人摆布了。”

“什么?这么厉害?”吴德不禁为白衣人捏了一把冷汗。

黑白二人才打斗不久,黑衣人就使出绝招,看来这一次战斗他是势在必得。

再看白衣人,在面前升起一道白光,犹如屏障一般保护着后边的人。

嗖!

黑雾从黑衣人手中发出,速度非常快,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奔向白衣人。

黑雾撞向白光。黑白二物先是擦出些许火花,然后黑雾硬是被白光吸了进去。

嘭!

一声巨响,黑雾和白光变成了无数星点,五彩的颜色闪耀着,甚是美丽。

“怎么会?”黑衣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噬魂幕影可是自己的看家本领,怎么这么轻易就被白衣人破解了。

心感万千不服的黑衣人又变换手势。他的手向下垂真,伸出五指,握紧!地面在震颤,像是地震一样。

白衣人后退几步,脸上露出些许惊慌。

“你疯了?他们生前就被你欺骗,现在还要他们不得安生么?”白衣人这次毫无应对的姿势。

不是白衣人放弃了争斗,而是他不知道如何应对。

黑衣人用的这招,并不是什么绝招,而是将所有在小铺出卖灵魂的死人唤醒,从而阻碍白衣人的行动。

这些死人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只会听从黑衣人的命令。而且,在黑衣人下达新的命令之前,他们是不会有其他的举动的。白衣人想要摆脱这些死人,要么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要么就是一味躲闪。由于死人的移动能力较弱,白衣人能轻易躲闪。但是,就怕自己一个错手……

白衣人无奈,一跃,跳到了枯树之上,想要借此空当想办法。

但是,黑衣人怎么会错过这个时机呢。白衣人在树上,活动范围很小,黑衣人的任何法术命中率都很高,或者……

黑衣人选择了摧毁了枯树,让白衣人无处藏身,想要耍弄他一番。

一团黑波砸向枯树,如黑衣人预料,枯树被炸得木屑四溅,只剩下一个不足半米的木桩。

“看你这次往哪里跑!”黑衣人大叫。

吴德心说,这下完了,看来白衣人这次是凶多吉少,自己的期望也落空了。

怎料,白衣人在跌落枯树的同时,脚下生出一团白气,竟借由此白气悬在了空中。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白衣人头回面容上没有了微笑,怒视着黑衣人。

“我混蛋?可笑!”黑衣人冷笑着,顺手抓过一个缓慢移动的死人,指着他说:“这个人!为了钱!连最疼他的父母都不要了!如果我不收走他的灵魂,恐怕他的父母会被他卖到哪里也说不准!”

黑衣人很粗鲁地丢开手上的死人,又向前走了几步,抓起另外一死人,说:“他为了宣传自己写的歌曲,甚至想过让他的妻子脱光了衣服在大街上叫卖!”

“还有!这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为了得到一个妓女的芳心,竟将自己的儿子拿来小铺交易!我是混蛋?”黑衣人简直用尽全身的力气在笑。

白衣人在空中叹息着。

黑衣人说得如同一把利剑一样刺痛白衣人的心。

白衣人之所以会和小铺作对,其目的是为了拯救迷失在这里的人。可是,看着这些人的丑态,他心中不免痛心。

去救一个甚至被自己唾弃的人,真是难以拿出勇气。

即便这样,白衣人也没有后退,他还是躲避着这些死人地追逐,不忍伤害他们。

“跑吧!跑吧!你也就这点能耐了!”黑衣人好像嘲笑白衣人一般。

要想个办法啊!一定要想出办法帮助白衣人!吴德绞尽脑汁替白衣人想着办法。可是,何谈容易。

吴德虽然希望白衣人能打败黑衣人解放自己和任性,但是又不能被黑衣人看出什么。因为如若失败,那这场战斗之后,黑衣人一定不会饶了自己,并且很大可能连累任性。

吴德正在努力想着办法,只见白衣人从怀中掏出一块怀表来。

白衣人跑到一个稍有空当的地方站稳,按了一下怀表上的一个按钮。

啪!

随着按响怀表按钮的声音,周围的死人都停了下来,好像他们被定住了一样。

“这是能让时间停止的怀表!”吴德立刻瞪大了双眼,惊讶的说道。“这不是黑衣人的宝物么?怎么他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