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县的混混头子余飞被抓了,而且还被人砍了一只手臂,这是一件让许多人都振奋人心的消息。

  而另外一个叫程晨的名字,也很快传遍了很多人的耳朵里面,自从经过上次的劫狱事件,他的名字就隐隐约约印在了人们的心里,再到后来的无罪释放,让很多人都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这次狠踩余飞的事迹,让大部分有关联的人都深深的记住了他的名字。

  ……

  今天是我在监狱的第三天,虽然这是第二次进监狱,但是还是很不习惯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

  在这三天里面,没有人来看我一眼,也没有人来审问我,也不知道余飞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我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心里的负担无比的沉重,不知道易小川他们怎么样了,害怕他们再做出什么傻事。

  就在我举足无措的时候,牢房的门被突然被人推开,一束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我揉了揉眼睛,便看到那位中队长李林开门走了进来。

  这位气场惊人的中队长,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我曾经告诉过你,不要再让我抓住什么把柄,现在好了,你觉得你这次还能这么轻易的从这里走出去吗?”

  我本来是不打算搭理李林的,可是他却漫不经心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由于压抑的时间太长,所以早就想抽烟了。

  “能不能给我来根烟,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就没必要扭扭捏捏的了。”

  李林也没有客气,随即抽出了一根烟,而且还亲自给我点燃。

  李林抽的是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到了他这个位置,还能做到如此节俭也不容易。

  !看dm正)7版章、节;h上◇u酷r匠6$网K

  我很享受的吸了一口,然后整个房间开始变得烟雾缭绕起来。

  “说吧!这次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李林搬了个凳子坐在了我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说实话,当初你小子第一次进监狱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学生而已,但是我却万万没想到,张峰居然花费大量的心血把你弄了出去,就是因为这样,我还有种想要打探你和张峰的关系的冲动,可是让我很意外的是,你这次竟然在小区内和混混斗殴,你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继续吸了一口烟,然后轻声的说了一句:“我只是想为自己争一口气而已,这个借口听起来或许有些可笑,但是我就是这样不计后果的去做了。”

  我以为李林真的会对我的说法表现得不屑一顾,而且还很幼稚,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却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我和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和你一样,被人欺负了就要想方设法还回去,一开始我以为年轻就应该热血,青春就该疯狂,直到后来,我吃了足够的亏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种多么幼稚的想法。”

  我吸掉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吐在了地上:“人不都是一步一步成长过来的吗?虽然我的行为有些冲动,甚至是幼稚,但是至少我现在不会去后悔,我也相信我的那帮兄弟不会后悔。”

  李林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在沉静了一会儿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真的相信你所谓的兄弟情义吗?曾经我也有过一群说要和我共患难的兄弟,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们还不是离开的离开,背叛的背叛,到最后还不是什么都没有。”

  听了李林的话,我心里当然是非常的不赞同他的说法,即使他真的有那么一群忘恩负义的兄弟,但是我是打心底相信焰火的兄弟,他们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背叛我,甚至是离开。

  我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有些累了,你还是说正事吧!”

  李林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为了整治社会治安,安抚受惊吓的群众,局里决定,你的行为已经达到了判刑的程度,所以需要将你收监,以此整治社会治安。”

  将我收监,意思就是我要坐牢了,尽管我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心里还是堵的慌,为什么我会混到这种程度?我的一生难道就这样毁了吗?

  李林明显看出了我表情的变化:“怎么?你怕了吗?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勇敢呢?”

  我苦笑道:“我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如果怕的话,我就不会去劫狱了,如果怕的话,我更不会和余飞火拼,而且我做事从来没有后悔过,不就是坐牢吗?十年八年之后出来我还是一条好汉。”

  “现在不是逞口舌之争的时候,你也不要妄想张峰这次会来救你了,告诉你,这件事情影响非常的严重,必须要抓到人送到上面去交差,所以你这次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我的心再次凉到了谷底,本来一直支撑我信念的,就是希望张峰能来救我,如今听李林说这次连张峰都救不了我了,心中的希望再次因为现实而破灭,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心里却早就已经翻江倒海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林看我心如死灰的表情,也没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只是说希望我做好这个准备,然后通知好家人。

  他的话我当然是一句都没有再听进去,他也没有打算过多的逗留,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便快速离开了。

  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坐在地上,看不到一丝光明,看不到一点希望,只是我相信,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只是万人口中唾弃的对象罢了。

  而就在我彻底快要奔溃的时候,监狱的门再次被人推开,我以为是李林去而复返,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来人却是上次审问我的那个漂亮女孩毕晓诺,齐肩的短发,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充满活力与朝气的制服。

  我抬头盯着这个气质型的美女,没好气的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嘛?看我笑话吗?”

  毕晓诺不怒反笑:“我就是来看看你,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现在就走。”说着便从手提袋里拿出了一只烤鸡腿。

  我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笑道:“我不介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朝明说:

啦啦啦,恢复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