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对于吃饭没有要求,随便吃吃就行......”夜晚,牢房里昏暗阴沉,(连个窗子都没有)我的肚子不停地叫着,嘴里不停地哼着凄惨的小调儿,显得十分凄惨和忧伤。

“喂!你鬼叫什么?明天就处斩了还有心思在这儿唱歌?”巡逻的狱卒一脸埋怨的表情,对我怒斥道。

我尼玛都快饿死了,这都一天了,除了打卤馕我连棵草都没见过,想起来我就一肚子气,那个坑爹狱卒竟然给我打卤馕,打卤馕哎!也不跟我说清楚打卤馕就是翔!本来就有火气,你还对我大喊大叫,要不是这个牢房的栅栏是特殊材料做的,我早就出去教你做人了。

“我乐意!我喜欢,你有意见?有意见进来说,咱们好好聊聊。”我强压住心里的火气,平静的说道。

狱卒听完,无奈摇了摇头,叹气道:“罢了罢了,看你也不像罪大恶极的人,我这还有一碗粥,你就先掂一掂,明天黄泉路上别做饿死鬼。”狱卒一边说着一边将桌子上的一碗粥透过缝隙递给了我。

我伸手接过粥,向狱卒谢过之后,就大口大口的喝起了粥,可能是太饿了的缘故,第一次觉得粥原来这么好喝,粥喝完后,我将碗还给了狱卒,然后走向了脏乱的不像样子的草床,顺势躺下,仰望着牢房房顶,房顶是圆的,上面有三根柱子,柱子尾部......等等!柱子尾部露出了黄皮书本的一角,看到之后,我立即回头环视,确定狱卒已经离开之后,纵身一跃将藏在柱子尾部的那本黄皮书顺手取下,然后回到草床躺下假装入睡。

夜深了,牢房里只能听到狱卒和犯人的鼾息声,只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一本黄皮书本,没错,就是我!我现在倒还挺庆幸自己学过小篆字体,不然还真心看不动,我将书读了一部分后,心里暗自狂喜,因为这本黄皮书是之前一个犯人越狱前留下的,记录的是那个犯人的一部专门为越狱而生的功法——乾坤暴流。

上面描述,乾坤暴流是一部以速度为本的功法,习练之后可以将速度短时间内发挥到光的速度,从而达到见缝可入的穿墙作用,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功效,不过或许对别人没用,可对我来说用处可就老大了,想到这儿,就立刻参悟起来。

乾坤暴流,定为乾,行为坤,暴中有动,动是速,化速为流,流转为光,一串串功法口诀从脑中闪过,转眼间已经五更天了,距离处斩的时间还有二更了......

“流转为光,流转为光,光!流光流光,流既是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阵欣喜的笑声从监狱深处传来,我在牢房四周细微观察,发现牢房东南角离第三尺有一个可以通往监狱外的缝隙,随后,整个身子化成一道金色光束进入了缝隙之中。

一息后,牢房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快点,快点!现在把那个死囚给我押出来,马上就要行刑了!”狱卒队长对手下吩咐之后,几个手下就朝我所在的牢房大步走去,几个呼吸后,又急匆匆的跑回来,紧张地对狱卒队长说道:“队......队长,那个死囚他......他跑了!”

“你说什么?!确定没有看错?”狱卒队长一脸煞白,有些不敢相信,推开手下向我的牢房奔去,巡视了一番之后,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对手下骂道:“你们都是饭桶吗?!要你们干嘛?这个死囚他可是任大人亲自押来的,要是丢了我们都要掉脑袋!”

“那......那怎么办?”手下们脸色煞白的问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快!快去通知总管大人,让总管大人去抓。”狱卒队长大声吩咐道,几个手下听完,恨不得多长几只脚,飞速向总管府跑去,狱卒队长对剩下的几个手下吩咐道:“你们几个跟我去府上搜寻,我断定那个死囚一定没有走出府,这次必须把他抓回来!”几个手下听完也随狱卒队长离开了......

任府某处花园,我慢悠悠的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并不担心会被抓到,谁叫本大男神有神器呢?吼吼......

“快!别让那个死囚逃走了!你们给我搜,你往这边,你们往花园那边!”一阵抓捕的喊叫声冲天而起。

我见状不妙,环视四周看见一座精美的楼阁,顺势从窗户进入了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