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张扬到了别后,就剩下了我们两人,我调戏道:“媳妇儿,要不今天别回去了,去我那儿吧?”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

我的心激动的砰砰直跳,脸上压抑不住傻笑起来,手不由得手舞足蹈起来。太兴奋了,她竟然答应了,看来终于可以摘掉小处男的帽子了。

“看来新闻报道没错嘛,你就是个神经病。哈哈....”

听着慕若兮的的,我哭笑不得:“谁是神经病,我太过兴奋而已嘛!”

“哦?我可不这么认为。”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只要能摘掉小处男帽子就行。

快到酒吧的时候,我兴奋到了巅峰,哼着小曲,油门踩到底直接闯了红灯冲过去。

到达酒吧后,我直接抱起慕若兮就往寝室狂奔,酒吧内的员工都傻眼了,而一些男员工看到慕若兮倾城的美貌直接看傻了。

到寝室后,我将慕若兮放在床上。然后开始脱衣服。

慕若兮笑道:“你想多了吧,你睡沙发,我睡床,懂了没?”

我的头部遭到重创,直接坐在地上。心里暗道:“没有开玩笑吧?不行,我必须要摘掉小处男的帽子,我先坐等,等你睡了,然后我就,哈哈...”

“你傻笑什么?”

“啊?没...没什么。”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慕若兮睡下后,我在沙发上躺着装睡。不知过了多久,慕若兮的呼吸开始平稳下来。

我暗喜:“终于睡着了,我来喽。”

我走到床前,小声叫道:媳妇儿?媳妇儿?若兮?

哈哈,看来睡着了。

我轻轻的上了床,我开始行动脱掉睡衣,不聊,慕若兮一脚把我踹到地上,我痛叫一声:“啊!”

“你还打鬼主意,我装睡看看你会不会那啥,没想到你还真的要做。”

这可咋办呢?突然灵机一动—梦游!

我缓缓地站起生来,两个手举到胸前的位置,然后在房间里慢走起来。

“梦游呢?”

我心中暗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办了,恩!就这么办。

我走到慕若兮的后面,开始解慕若兮的衣服,我本以为慕若兮会反抗,但是没有。到后来我才知道梦游被叫醒,就会死的。

我将慕若兮脱得一丝不挂后,将她按在床上,开始做起来,我们两个缠绵了两个多小时,开始的时候,慕若兮只是娇呼,后来便恩..啊..的叫了起来。不过我现在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床上功夫,再者,小处男的帽子终于摘掉了。

翌日....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有鲜红的血迹,我脑袋就好像炸开了一样,慕若兮还是处女,想了想,反正她是我未来媳妇儿。到后来,因为今天的事,我没后悔,反而更加兴奋,慕若兮怀了我的孩子,而且还是个儿子。

我看了看旁边的慕若兮还在熟睡,我没叫醒她,她每天都很累,我想让她好好睡一觉。

穿上衣服后,我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香烟吸了起来。

门外穿来脚步声,我怕吵醒慕若兮,就推门出去,让那人轻点。

推看门后看到叶锋急促的走动,我坐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小声点,然后我就随叶锋去了大厅。

叶锋兴奋的说:“晨子,那个司机抓到了,你看怎么处置?”

“哦?在哪呢?”

“在地下室。”

“好,走吧。”

来到地下室,就看到那个司机被绑在椅子上,眼睛被黑布蒙着。嘴里喊着: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信不信我报警!

我将黑布解开,当司机看到我后,眼睛里夹杂着恐惧。

我叫人把绳子解开,表情更为惊恐。

看着司机死寂的表情,我邪笑的说:“哦?那你报吧。”话罢,我将手机扔给了他。

而司机拿到手机,手一直在颤抖。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那天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啊?你看我做点生意不容易,这才把您赶下去。”

听着司机的话,让我更加鄙视:“那新闻头条是怎么回事?啊!?哦对了,你不是特别喜欢出名吗?我让你好好出名。”

“不不不,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呵呵,当然可以。”

“唉,谢谢大爷。”司机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被我一个疾步踹了个狗啃泥。

我怒吼道:“让你走了吗?既然你喜欢走,又喜欢出名,我让你好好享受!给我绕着全城裸奔!”

“啊?裸奔?这是不得啊。”

“恩?!”我质疑道。

“好,我这就裸奔。”司机头上直冒冷汗,一边擦拭着一边脱着衣服。

“我会亲自看着你。要是让我察觉你有任何逃跑想法,当场灭了你!”

“不敢不敢。”

司机脱完后,我在他背后写几个大字—我喜欢男人。相信裸奔后就出名了吧。

我将司机的手绑住,不让他遮掩任何地方,将绳子的另一端绑在摩的上,以防逃跑。

在路上的时候,我还让他口中喊着:我是变态!

没走过一道街的时候,群众都会围住拍照,到最后司机累的直接昏死过去,我将他扔在公园的长椅上,我看着大屏幕等着放头条新闻。

时隔半小时后,大屏幕上放着司机裸奔的视频,我将司机叫醒,满意的对他说:“怎么样?不错吧,你看你都上新闻了,还得了个荣誉称号,变态裸奔哥!哈哈...”

此时司机心中肯定有几万头草泥马在乱撞,但是不敢说出来,只是敷衍的一笑:“谢谢大爷,让我上新闻头条。”

“嗯,小爷我先走了。”

司机急忙点头:爷爷慢走!

让这个司机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是对他好,飚了一天挺累的,我中午饭都没吃,带着那个司机从早上飙到傍晚,我找了一个餐厅点了些菜狂吃起来,饿了吃嘛嘛香。

回来的路上,我发现有一辆迈腾一直跟着我,看来事有意的,我开进了一个小巷,那辆迈腾果然跟过来了。

我对着车上的人喊道:说吧,跟着我干嘛?钱?我想不是。

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个我认识,那就是董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