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对于刚子他们,我依然抱着警惕的态度。毕竟刚子那样的人,我感觉他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或许因为张静的原因他们不会明着干我,但暗地里就说不定了。

这天下午放学后,我如约到张静她们班教室门口找她。昨天张静告诉我了,她在五班,是所谓的混混班。我进她教室的时候,里面只有几个学习的,张静背上挎着个包包,身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在她身边唧唧歪歪的不知说着什么。

那男生看样子也不敢骚扰张静,就是百般讨好的样子。张静没搭理那个男生,看到我后立即眼睛一亮,喊了一声,李浩,你来了!

这会解决了刚子的事,我心情挺好的。我张静冲点了点头,来到她身边。这时候那个尖嘴猴腮的男生正眼神不善的打量着我,我说你看啥子看,有意见么!

听到我硬气的话,这个男生也有点怕了,估计以为我混的很拽,低着头就出去了。张静淡笑的看着我说,没想到你装比的本事还不错嘛!我说你别损我了,昨天的事真的谢谢你了,今天你要我干嘛,说吧!

张静切了一声,问我,你想不想跟着我混,周末出去打架砍人!

听这话从张静一个性感的女孩口中说出来,我浑身哆嗦了一下,说完了再考虑。张静说也行,那你今天带我去看电影吧!

那时候06年,看个电影就很奢侈了。班里的女生被男生拉去看电影的话绝壁要回来在班里炫耀一番才行。我也想带张静看电影,可是电影票有点贵。

我摸了摸口袋说,看电影改天吧,今天带你去校门外的游戏厅打游戏!

我们06年那会,游戏厅里已经不流行拳皇那些摇杆游戏了,流行的是那种电视游戏,现在叫那好像是PS3吧,反正就是游戏手柄,还会震动。

那时我们玩的好像就是个拳皇格斗对打游戏,打起来手柄嗡嗡的震个不停。其实带女孩子去游戏厅打游戏是我的一个念想,因为游戏厅学生多,可以跟他们炫耀一下,尤其是张静这种美女,要是让她坐在我腿上陪我打游戏那才爽。

我YY的想着,张静白了我一眼说,打个锤子游戏,我又不是男的。我说你就陪我去一次嘛。这会我似乎被她影响了,也变得贫嘴了。

张静看我这样说话,也有点意外,摸了摸我的脸说,那好,姐姐就陪你去一次。不过这次不算你还我人情,周末你还要陪我出来玩!

我心里说玩个毛毛,你又不给我上!不过我还是蛮高兴的,那时候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什么感觉。

和张静一起出校园的时候,张静还挽着我的手,我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却装的淡定的表情。我看到周围不少人盯着我看,尤其是校门口那些混子,那简直就是看着就要打我的样子。

以前一直默默无闻,这会这样我有点不适应,我冲张静说你先松开吧,我怕今天和你牵手逛校园明天我就被打了!张静说你怕啥子,过几天我会在校园广播通知,就说你以后是我们手下的人了,看谁敢打你!

校门外那间游戏厅环境挺乱的,里面很多混子,好在这游戏厅有人罩,不怎么闹事。张静买了一盒烟,递给了我几根。张静说她从小学开始学会抽烟,已经有瘾了,经常上课抽,也和萧英她们在厕所抽,老师也不管她。

我不由问了她一句,你家里不管吗?张静低了下头,说,不管,我爸早死了,我妈天天跟人鬼混……

张静说的很随意,好像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一样。我心中打了个突突,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张静摇了摇头说,没事,早就习惯了!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包括我也一样,不过我爸妈已经不在了,我爷爷的观念就是让我好好学习,说穷人家就只有学习这条出路。我也没让爷爷失望,虽然我有时贪玩,但学习从来没落下,在班里也算优秀生了。

带着张静进了游戏厅,除了那熏人的烟味,就是各种骂声。那时游戏厅里,那些混子们一边打游戏一边骂人。当我和张静进来后,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几个混子还认识张静,跟张静打招呼,但都不敢调戏,看我的眼神也都有点害怕。毕竟张静是七玫瑰的人,根本不是一般男生能勾搭起的,他们不认识我,都以为我混的很拽。

游戏厅里的条件很差,连把椅子都没,就是冷板凳。张静穿的是短牛仔裤,坐下的时候露了,她自己还不知道。我看到了颜色,立即就不淡定了,我跟她说就保持这个姿势,她啊了一声,说好的。

张静玩拳皇用的是不知火舞,不知火舞的胸大,她说也想成为一个胸大的女人。我看了她一眼,说你肯定有潜力。

张静是第一次玩这游戏,技术十分生疏,很多大招都不会用。我让着她还是赢不了,玩了几盘她说没意思,不玩了。我说再玩会嘛!其实我不是为玩游戏,我是想多看看她,还有我想让她靠在我怀里。

想到这,我慢慢向她靠近,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张静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了,抽了?我说有点,让我靠一下吧。

张静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行啊,我看你还想怎么占我便宜。我一开始就发现她对我有意思,但我也不敢肯定,毕竟张静可是说她谈过好多男朋友的。听她这么说我也不管了,直接把头靠在她肩膀上,她身上的香气直往我鼻子里钻,更重要的是这个角度能看见,真爽。

但我还没靠够,张静就说不玩了,要回家玩电脑!我说你家有电脑啊!张静说有啊,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是羡慕一下,我家穷,买不起电脑。

张静切了一声,推了一下我,站起来准备离开。我跟在她后面,出了游戏厅后,张静摸了摸我的脸,就一蹦一跳的去街上拦出租车去了!看着她性感活跃的背影,我觉得她似乎只把我当弟弟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