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们跟着的这个家伙叫二杆,据吴天说混的挺牛的,跟另外几个混的挺屌的混子组了一个团伙,叫什么“四龙”。反正我听着这名儿一点都不感冒,一看就知道文化水平不怎么样。吴天带着我跟着二杆跟了足有十多分钟,这家伙才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路上,周围没什么人,正是下手的好地方。不过我心里却有些紧张了起来,抓着板砖的手都有些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吴天在前面突然加快了脚步,转过头小声对我说:“待会儿见我动手了你就上,明白吗?别忘了把脸遮住,别让这家伙给看到了。”

我点点头恩了一声,其实我现在脑子都有些恍惚,对于吴天的话完全是下意识的应下的。

吴天跟我说完就小跑了起来,我也小跑着跟了上去。很快我们就追上了二杆,吴天冲到二杆背后,怒吼一声“艹你姥姥!”然后抡着手里的板砖径直就拍在了二杆的后脑勺上,二杆惨叫一声就踉跄着往前跌了几步。吴天拍完了二杆,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上!”

看着前面捂着脑袋的二杆,说实话我真的有些虚了,手心里都冒起了汗,始终不敢上前。吴天看到我的样子,顿时有些急了。“卧槽!别这个时候掉链子啊。”

而这时,前面捂着脑袋惨嚎的二杆也回过了神来,骂了一声“艹!”就要转过身来。吴天拽了我一把,把我朝二杆那边就推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到二杆身上了,我咬了咬牙,紧紧的闭起了眼睛,不过手里的板砖却也朝二杆拍了过去。

我也没想着能不能拍到,反正就这么着了。结果还挺不错的,我手里的板砖拍到了二杆,因为我听到了二杆的惨叫,甚至我手里的板砖都被拍成了两半。可见我这次下手真的是够狠的,丝毫都没有留手,主要的还是我太紧张了,完全把力气全使了出来。

二杆被我拍了之后,径直躺在了地上,一动都不动了,我睁开眼的时候完全被吓傻了。这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啊,说实话看到二杆这个样子,我真的开始害怕了,因为我怕二杆真的被我给一板砖给拍死了。

吴天来到了我的身边,拍了下我的肩膀,朝我竖了竖大拇指。“浩子,没看出来啊,你这下手真的是够黑的,比我还狠,直接把这家伙给拍趴下了。”我现在哪里有心思跟吴天扯这些,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二杆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就完蛋了。“吴天,这家伙不会死了吧?”

“放心吧,没事儿吧,顶多脑震荡,死不了。”吴天满不在乎的说道。说完吴天又踹了二杆一脚,然后拉着我就转身离开了。半路上吴天问我什么感觉,我说还行,就是紧张。其实我现在脑袋还有些发蒙,不过想到之前二杆被我一板砖给拍晕了过去,我心里竟然还有一些的小激动。吴天叼了根烟抽着,也给了我一根,说可以缓解紧张的心情。我接过吴天递过来的烟抽了两口,呛得我咳嗽了起来,这感觉真的不怎么好。吴天看到我的样子大笑了起来,跟我说以后慢慢就会习惯的,甚至还会喜欢上这种感觉,我点点头继续尝试着抽了起来。

吴天在一旁继续跟我说道:“浩子,其实这些家伙你根本不用怕他们,他们跟咱们一样,都是人,都一条命,就看谁敢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儿了,越不惜命的人往往混的越牛逼,今天叫你来动手,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些,他们也同样是人,咱们为什么要怕他们?你说对不对?”

“咱们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咱们那片儿你也知道,说是棚户区,其实跟要饭的没什么区别,没人会看得起咱们,在他们的眼里,咱们的命不值钱,所以这也是咱们的资本,跟咱们玩命儿,亏得是他们,所以别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别把他们太当回事儿,都TM一个脑袋一杆枪,谁怕谁啊?你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吴天显然心情很不错,拥着我的肩膀说要去我工作的酒吧嗨一下。看了看时间,也到了我上班的时间了,我也就没再耽搁。吴天说二杆不会有什么事儿,我也就放心了一些。

来到酒吧,已经很热闹了,我的工作时间很自由,只要把活儿干完就行,经理人也不错,对我管的很松。来到酒吧跟经理打了声招呼,吴天来到酒吧就跟我分开了,说今晚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艳遇,晚上磕个炮放松放松。我看着吴天问那姗姗怎么办?吴天嘻嘻哈哈的说男人跟女人就是玩的,爱情什么的那都是扯淡,最后还不都是为了那点事儿。

对于吴天的理论我无法反驳,但是我也并不怎么认同,在我看来女人跟了你就要对得起她,跟吴天比起来我真的有些太纯洁了。洗刷了堆积的酒杯盘子这些,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洗了把脸我就来到了酒吧的角落坐了下来。

吴天已经不见了,看来肯定是已经找到了今晚的炮友。不知道为什么,坐在这里,我脑子里却想到了赵雪,想到了之前跟她的一切,还有最后她对我失望的眼神。我的心里有些愧疚,忽然觉得之前的自己真的太懦弱了,懦弱的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而今天跟吴天拍二杆板砖的事儿却让我心里有了一丝的领悟,其实这些混子也并不可怕,他们也会受伤,也会害怕,被拍了板砖一样也会流血昏倒。

我忽然觉得吴天说的挺对的,命根本就不值钱,谁也不必怕谁,命只有一条,一刀下去谁都会死。不过长久以来养成的性格还是让我有些适应不了这种观念的转变,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这一晚我睡得很踏实,还做了梦,梦到了张静,至于梦的内容是什么就不必多说了,反正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很不舒服。吃过早饭我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昨天的事情我没有去多想,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二杆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一直到中午放学,我准备去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却被堵在了教室。堵我的人依旧是刚子还有其他的几个混混,或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和吴天的话让我的心态发生了一些改变,这次被刚子给堵在教室我竟然不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

我看着刚子,问道:“还要教训我?”刚子显然对我现在的态度有些诧异,惊异了一下之后,才笑着对我说道:“咱们之间的事儿之后我会找你解决的,现在有另外的一件事儿需要你帮忙一下。”我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问道:“找我帮忙?咱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没那么好吧?”刚子咧着嘴冲我邪笑了两声,然后冲后面的混子招了招手,几个混子冲到我身边直接把我给抓住了,我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还挨了几下。

“你跟那个二中的吴天关系应该很不错吧?现在我们找不到他,只能找你来帮帮忙了,昨天晚上我的一个兄弟被人给阴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我那个兄弟昨天刚好跟那个吴天发生了冲突,所以我觉得下手的人肯定是他错不了,希望那个吴天够讲义气,不然的话所有的账我都会算到你的身上,到时候咱们新张旧账一块儿算。”刚子的话让我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二杆跟刚子竟然是兄弟,那也就是说刚子肯定也就是那个什么“四龙”里面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