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风就那么光明正大的在那些青帮成员面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他们没有拦,他们也不敢拦,易风的身份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未解之谜一般。这么神奇的一个少年,他们万万不敢得罪,青帮老大和青帮头号打手都要巴结的人,那是何等的牛逼?

魏炎见易风走了出去,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魏强和滚刀肉,冷冷的说了一句:“回头再在你们算账,魏强,你还不给我回去?!”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径直的朝易风赶去。

易风离开人群后走出一百来米远在一辆劳斯莱斯面前停了下来,摸出一兜里面的烟静静的吸了起来。

魏炎警告完魏强和滚刀肉两个人后,也没有拖沓赶忙就跟了上来,走到易风面前后有点尴尬的道:“易先生,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没什么,黑涩会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叫黑涩会?还不如叫红十字会呢。”易风吸了口烟以后轻轻的吐了出来,然后拜了拜手道。

“呵呵,易先生果然是另类独特一个人,怪不得帮主那么欣赏你。”魏炎没想到易风对刚刚的事情如此淡定,你要想想,当初只不过是挡在他面前的车都要推翻的猛人现在居然说出这么大气的话?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拍马屁吗?”易风看了眼魏炎,突然来了一句。

“什么?!”魏炎听了易风的这一句话,脸色顿时憋成了猪肝色,样子颇为尴尬。

“啊,好啦好啦,没什么。你也不要叫我什么易先生了,你就叫我易风吧,叫易先生别人以为我有多老呢 。”易风看见魏炎那变色了的脸有种想笑的冲动,不过他忍住了,一脸淡定的继续道:“那啥,你不是说欧阳老爷子让你来接我吗?那赶快的吧,不要让他老人家等急了。”

易风这句话就相当于给了魏炎一个台阶下,魏炎不傻自己也很配合的道:“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易风了,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

易风点了点头,然后魏炎亲自为易风拉开旁边劳斯莱斯的车门把易风请了进去。待易风坐定了以后,魏炎才关上车门走到前面的副驾驶。

  ^=酷`匠S网X。首k发

当初魏炎出来接易风去卧龙宛的时候,欧阳于都就千叮咛万嘱咐过,要把易风当贵宾来招待,千万不能有任何差错。连欧阳于都都发话要这么重度等待的一个人,魏炎绝对不敢含糊,哪怕到一丝一毫都不敢。

坐上车以后,魏炎对开车的司机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就与易风闲扯起来。

“易风,当初我们第一次对手的时候可你可没有现在这么厉害吧?”魏炎坐在前面,望着前面的路走问道。

“嗯,的确,这两个月有所进步。”易风没有隐瞒,他也不需要隐瞒,直截了当的点了点头。

“怪不得,要不然魏强是不可能被你一拳打败的。你还真是变态,这么短时间居然又精进这么多。”魏炎从后视镜看了看易风,样子颇为严肃的道。

“易风,你知道吗?你是我这么多年以来遇见过最强大的敌人,而且还是最年轻的一个。”魏炎似乎心里不甘的说道。

“哦?是吗?那还真是荣幸啊!”易风不可否置的呵呵一笑。

“我说的只是实话,这么多年来,江州年轻一辈里你是第一个可以打败我的人,你出色的战斗力已经超出我很多。”魏炎突然转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

“哦?那就多谢夸奖了。”易风还是呵呵一笑,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呵呵,能被帮主看中的年轻人,而且评价还如此高的年轻人,你是头一个。”魏炎又突然扯开话题说道。

“承蒙欧阳老爷子如此高的评价,真是受之有愧啊。”易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易风,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魏炎突然哈哈一笑,这突然一笑把一旁开车的司机给吓一跳,然后又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看了眼魏炎心里那叫一个激情澎湃。

魏炎居然笑了,魏炎居然笑了,废特么的屁话,是人谁不会笑啊?错,还真有一种不会笑的人,那就是魏炎。

魏炎是青帮出奇的冷,冷的都不敢让人接触,而今天魏炎居然笑了!虽然笑声有点吓人,不过这并不能掩饰司机的激动,他终于有资本在兄弟面前吹牛逼了!老子见过魏老大笑!哇哈哈哈!

魏炎估计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回头正好一脸窃喜的样子。魏炎脸色一尴尬然后面色一冷,狠狠的白了一眼司机,司机被魏炎那么一白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连忙老老实实的开启车了。

车后面的易风把他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不过易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把头转过车窗看了看外面。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出了市区啊?”易风看了看外面,突然发现车子已经开出市区看样子是打算像郊区开去。“我们不是去卧龙宛吗?”

前面的魏炎就知道易风会这么问,直接道:“我们这就是去卧龙宛。”

“屁话,卧龙宛不是在栖山路吗?”易风白了一眼魏炎,然后警惕的说道。

“这真的是去卧龙宛,栖山路的卧龙宛只不过是在明面上的一个幌子,帮主真正待的卧龙宛在紫竹菀。”魏炎看见易风那怀疑的眼神,连忙解释道,如果自己得罪了易风,帮主肯定会怪罪下来 。

“是那样就最好,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耍我,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痛不欲生!”易风重新坐回后面椅子上,然后一脸冷色的看了看魏炎不带感情的说道。

魏炎看见易风这个样子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谁特么的敢惹你啊?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赢。谁惹你是特么的是有病吧!

当然,这只不过是魏炎心里的想法,他不可能真的说出来。

魏炎不多解释,只是催了催开车的司机快一点以后,就一直没有说什么了。现在他只想赶快把易风带到欧阳于都面前,自己好完事,这个惹不起的主咱们少招惹他为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