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于都的邀请从楚家出来后易风打算先回自己家一趟,于是走出莱茵河小区来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最Vp新1&章}节d上?酷3z匠S网

  车上,易风回想起楚展国那番苦口婆心的话心里无奈的一笑。楚展国一定以为自己与楚瑶发生了最后的关系所以才如此告诫自己,可是让易风哭笑不得的是楚展国也根本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无奈之下易风只能诺诺点头说是。

  上车以后,易风给司机说了一个目的地然后就闭起眼睛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估摸也就十多分钟时间,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把易风惊醒。易风拿出自己那破的不能再破的诺基亚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自己母亲吴雪梅打来的。

  “喂,妈。”易风接通电话,显得很高兴的说道。

  “喂,小风,我是妈妈啊,你吃饭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吴雪梅那熟悉的关怀声,易风听着不由得心里一暖。

  “嗯,已经吃过了,妈,你在燕京那边还好吧?那些人有没有欺负你?”易风回答了一声,反问道。

  “好着呢,家族的人对我还不错,不过倒是你这个臭小子,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给妈妈打一个电话。”吴雪梅在电话那头似乎不满的嗔怪道。

  “呵呵,我不是这段时间忙吗,给忘了。”易风尴尬的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哼,说得好像自己是多大的忙人一样,不还是怕我啰嗦吗?”吴雪梅轻哼一声,佯怒道。

  “没有,妈,我怎么可能嫌你啰嗦呢?真的没有,我可想你了。”易风以为母亲真的生气了,赶忙解释道。

  “呵呵呵,臭小子,就知道油嘴滑舌。好了,妈妈就是打个电话问问,没什么事情了。记住在江州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有时间就回燕京看看。”吴雪梅做着最后的嘱咐。

  “嗯,妈,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放心吧,挂了,拜拜。”

  和吴雪梅说了拜拜以后易风收起手机,然后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想去母亲那温柔的身影易风不由自主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因为易风从吴雪梅身上得到了真正的爱,这种感觉是易风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易风正在处于回想时突然手机用响了,易风本以为是母亲有什么事情忘记了说才又打电话过来的,可是当他再次摸出电话以后发现是一个不熟悉的电话号码,易风眉头微微一皱。

  “喂。”易风接通电话。

  “喂,哈哈哈,是易风易小哥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头健朗的笑声。

  “对,我是,请问你是?”易风不知道对面是谁,试探性的问了问。

  “哈哈哈,易小哥不记得我了?我是当初和易小哥在河岸旁博弈的那个老头啊。”电话那头那老头的声音可谓震耳欲聋。

  “和我一起博弈的老头?哦……原来是欧阳老爷子啊。”易风微微一愣,自己什么时候与老头下过棋啊?不过易风仔细回想了一下,立马就记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我,欧阳于都。”欧阳于都似乎很高兴易风还能记得他,开心的说道。

  “哦,不知欧阳老爷子打电话过来有何贵干啊?”易风不显的多高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是这样的,老头我想请易小哥来老头我家吃一顿饭。不知易小哥是否赏脸?”欧阳于都也不做作,直接把自己目的说了从来。

  “请我吃饭?不知欧阳老爷子有何雅兴会突然想起来请我吃饭啊?”易风只是淡淡一笑,问道。

  “嗯……易小哥不要多虑,老头我只是单纯的想请小哥来家中吃一顿饭,别无他意。如果真要说出一个理由的话,只能说老头我手又痒痒了,想与易小哥切磋一番。不知道小哥是否给老头一个薄面?”电话那头的欧阳于都以为易风有什么芥蒂,赶忙说清自己请他吃饭的目的。

  “呵呵,真是老狐狸,请我吃饭只是为了区区一盘棋?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易风心里冷笑道,他知道欧阳于都请自己吃饭绝对不可能就是为了下一盘棋。

  “嗯,既然如此,那好吧,既然欧阳老爷子如此盛情邀请,那小子我也不能在矫情了,老爷子说一个地方吧?”易风不傻,欧阳于都既然这个时候找自己绝对不会是单纯的下棋,于是易风斟酌了一下后答应道。

  “真的?那太好了,要不然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易小哥看怎么样?”欧阳于都建议道。

  “今天?嗯,那好吧,反正今天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欧阳老爷子说个地方吧。”易风想了想,点了点头答应道。

  “就在老头的家里,栖山路卧龙宛!”欧阳于都道。

  “那好,老爷子稍等片刻,半个小时以后小子定去叨扰!”易风呵呵一笑,然后就挂了电话。

  易风挂了电话以后,眼睛微眯的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同时大脑飞速盘算着什么,突然易风眸子一亮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对司机师傅道:“师傅,麻烦去栖山路卧龙宛。”

  可是易风没想到的是司机师傅听了以后非常激动。“小哥,你,你说什么?去卧龙宛?”

  “对,去卧龙宛,怎么了?”易风点了点头,不解的看着司机师傅。

  “咕嘟!”司机师傅使劲的咽了口唾沫,舌头有点发苦的道:“小兄弟,我不拉你了,车钱我也不要了。你赶快下车吧!”

  “怎么?你这是要撵客人?信不信我去你们公司投诉你?”易风眉头一皱,有点不满的说道。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啊,是这个卧龙宛我去别的啊!”司机师傅有种想哭的冲动,一大早就拉到这么个倒霉的主。

  “去不得?有什么去不得?难不成还是什么龙潭虎穴?”易风一阵迷糊,有点好奇的问道。

  “对,说那里是龙潭虎穴一点都不为过啊!”司机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又哀求道:“小兄弟,你这单生意我不做了,车费我也不要了,你赶快下车吧。就算你真的去公司投诉我我也不会去卧龙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指尖朱砂泪说:

兄弟姐妹们,沉寂了将近一个星期的小泪回来了!这次的沉寂是一次新的爆发,兄弟姐妹们相信小泪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拖欠的章节补上了的!吼吼吼,各位奋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