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美女到哪里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尤其是楚瑶和徐菲这一等一的大美女更是人包子铺在座的男性牲口大饱眼福。

  对于突然一身晚礼服出现的两个美女,这些男人一个个都眼冒金光。这种级别的美女更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那一双双冒着绿光的眼睛不住的往两女身上瞟去,就好似一群饿狼遇见一头羔羊一般,目光是那么的赤裸裸。

  楚瑶和徐菲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炙热的目光,神情自若的走过大厅,嘴角带着一丝自然的微笑,好像识旁边人如无物一般,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虽然两女大方那是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可是易风就没有那么大方了。看着周围那群色眯眯的男人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大美女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使劲瞪着周围的那些牲口,左边瞪完瞪右边一时间易风倒是忙的不亦乐乎,到了包间以后易风差点没有变成斜眼。

  “妈的,这些臭男人,没见过美女啊。”一进包间易风就没好气的骂道。

  “噗,咳咳咳,说的好像你就不是男人一样,难道你也是臭男人?”听到易风这句话,正在喝水的徐菲差点没有一口喷在易风脸上,笑着咳嗽道。

  “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色胆包天,而我是英雄爱美,性质不一样。”易风振振有词的道。

  “滚犊子,什么破东西,驴唇不对马嘴的。就你还英雄,呵。”徐菲没好气的一白易风,嘲讽的看着他。

  “我怎么不是英雄了?上次我不是还从银行里面救出了被绑架的人吗?”易风撇了撇嘴巴,不满的嘀咕道:“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歌那英俊神武的样子。”

  “呸,还英俊神武,我吐。”徐菲做出一副恶心不得了的样子,继续挖苦易风,不过当初这句话好像楚瑶也同样说过。

  “切,你就是羡慕嫉妒我,我不和你计较俗话说得好,哪个少女不怀春?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哦。”易风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贱贱的说道。

  “滚!老娘会喜欢你?你去死吧!”徐菲俏脸一红,轻碎了一句同时还下意识的看了看一旁楚瑶的反应。

  楚瑶就好像不关注他们两人争吵一般,似笑非笑的道:“好了,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易风,包子怎么还没有来?”

  就在易风准备起身去看看的时候,凌心儿又端了一盘包子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

  “徐菲姐姐,楚瑶姐姐,包子来了。”凌心儿一进门就开心的喊道,然后又对他们介绍后面的那个老人:“这位是我的爷爷,包子就是他做的可好吃了。”

  两女看见吴老头,连忙起身,“爷爷好,我们是心儿的好朋友。”

  “哎,两位姑娘不要客气,能来老头子我这小破包子铺也是我们的荣幸,真是蓬荜生辉啊。”吴老头上前一步,笑呵呵的说道。“多谢各位平时学校对心儿的帮助,老头我感激不尽啊!”

  “爷爷这是说哪里话,心儿是我们的好朋友,心儿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爷爷不要客气。”楚瑶不愧是大家闺秀,说话非常有水平。

  “呵呵,心儿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啊,来来来,赶快坐,尝尝老头子我的手艺。”吴老头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连忙招呼道。

  两女也不是什么矫情之人,点了点头后就坐了下去,然后拿起面前的还在热气腾腾的包子细细的品尝起来。

  “怎么样?楚瑶姐姐徐菲姐姐我爷爷做的包子好吃吧。”凌心儿笑着问道。

  “嗯,好吃,爷爷做到包子真的太好吃了,比五星级酒店做的还好吃。”徐菲她们赞不绝口的道。

  “好吃就好,好吃你们就多吃点。老头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但是包子你们就管饱吃,不够还有呢。”吴老头似乎非常高兴,对着楚瑶她们说道。

  “我说老人家,你就没看见我吗?”这时,在一旁一直没有插上话的易风悠悠的开口道。

  “哎呦,原来易风小哥也在啊,怪老头我老眼昏花,没看见小哥在。”吴老头听见易风的声音转过头去猛的一拍额头,看着易风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易风一阵无语,感情这老头从进门到现在一直就没看见我啊,这尼玛的还能说什么。

  “额,怪我,怪我太不起眼了。”易风没好气的一笑。

  “不不不,怪老头我,怪老头我,易小哥不要自责。”吴老头使劲的摆了摆手。

  “尼玛,这老头那个耳朵听出来我在自责啊!”易风差点吐血,这老头也太奇葩了吧。

  吴老头呵呵一笑,对易风异常恭敬道:“易小哥,上次要不是你老头子我和孙女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啊,你就是我们爷孙两的救命恩人啊。”

  “老人家这是说哪里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辈该干的事情,不用言谢!”易风就是这样,人家敬他一尺他就敬人家一丈,更何况他对吴老头并不反感也是笑呵呵的说道。

  “不不不,易小哥不能这么说,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你这是救命之恩呢。”吴老头摇了摇头,严肃的道。

  酷●匠+,网永d久`=免TL费看,小,说x'

  “咳,其实真的没什么,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老人家你就不要在提了。”易风洒脱都是也知道人情世故,该客气的地方还是要客气客气的。

  “呵呵,易小哥此言差矣,既然我们相见是源不知老头我可不可以请易小哥去老头房间喝杯茶?让老头我好好感谢感谢你。”吴老头看着易风,眸子中居然带着一丝精光。

  这丝精光估计普通人看不见,可是偏偏被易风发现了,再加上上次易风从吴老头体内探测一股神秘力量时,易风更加肯定这个老头不是普通人。

  “好啊,竟然老人家如此大方,小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易风点了点头,然后对楚瑶她们道:“从这里等着我,不要乱跑。”

  说罢,两人就离开了这个小小的包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