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然而,当易风走到家门口路口的时候,顿时神色一凛。

他远远的看去,只见在路口停着两辆黑色的轿车,在黑暗的角落里,似乎有两个人影。

经过易风那强大修为,黑夜对于易风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影响了,所以在黑夜中,他依然可以隐约看到那两个人。

易风再抬头看去,周围所有的居民房的所有的灯光都灭了,只有自己家里的灯还在开着,他顿时警惕了起来。

悄无声息的,易风贴着墙根潜行,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就仿佛只是一个影子闪过一般,如果不是仔细的观察,根本不可能发现他。

易风想要回家,就必须要走过这个胡同,那就一定会惊动这两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除非,易风打算从墙上过去。

不过,易风并不打算这样做,既然这两辆黑色轿车可能是冲着自己家来的,易风自然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悄然走过,霎时之间,他的手,已经掐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脖子,手指发力,那个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易风锁喉,同时打晕了。

当第一个人倒地的时候,易风已经来到了第二个人身边,同样的招数,顺利的放倒了第二个人。

“有枪!”

季枫的眼中寒光直冒,他看到了这两个人的腰间,竟然藏着手枪,“难道是欧阳明派人来对付自己了?”

他顿时为母亲担心起来,也不顾再审问这两个人了,直接悄无声息的朝家里快速靠近。

易风虽然焦急无比,但是作为高手的本能,还是让他严格按照一个的标准来思维来行动。

易风悄无声息的靠近了棚户区的居民房,但是他确实发现,在门口还有两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他们站的位置,与之前胡同里的两个人,正好形成呼应之势,如果胡同里的两个人受到了袭击,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只不过,易风的身手,让胡同里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打晕了,所以门口的这两个人,才没有任何的防备。

易风忍不住暗暗心惊,虽然他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但是根据平常看电视或者是电影里的一些情景,他能够感觉到,这几个人绝对不简单。

欧阳明要对付自己,请几个小混混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请这么多的高手?

易风对于母亲的安危更加担心了,他从门口猛然冲出,右拳狠狠的轰出,一拳正好打在其中一个人的下巴上,眩晕神经被打中,使得那个人当场昏倒。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刚反应过来,易风的拳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砰!

一声轻微的响声,第四个人同样晕倒。

易风暗暗咬牙,如果吴雪梅出了什么事情,他一定不会放过欧阳明,哪怕是拼了性命,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对易风来说,吴雪梅现在就是他的全部,虽然与她相处的时间不长,如果谁敢伤害她,他就会拼命。

透过房间的房门缝隙,他向里面看去。

易风顿时惊愕的发现,在客厅里……也就是易风与母亲平时吃饭的地方……一个大多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这个男人身材很是魁梧,留着短寸头,额头上有一道伤疤,看起来很是彪悍。

再看他的穿着,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打着领带,下身穿着西裤,锃亮的皮鞋在客厅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亮光。

一句话,这是一个成功人士。而且,这个人的身上还有一种让人不能忽视的威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浑身充满杀伐之气的将军。

然而此时,在这个看起来就好像是大将军一样的男人脸上,却有一种讪笑的表情,这种情形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被大人骂得狗血喷头,却只能做鬼脸,不敢有丝毫的反抗,这情景真是诡异极了。

易风满脸的疑惑,他的目光又转向了另一边。

在那个青年男子的对面,吴雪梅正一脸严肃的坐着,眼眸中似乎有晶莹的泪光,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操他妈的!”

易风顿时大怒,下意识的就认为是那个青年要欺负了吴雪梅,他连想都没用想,就猛然开门冲了出来,“狗日的混蛋,老子宰了你!”

易风怒吼一声的同时,人已经到了那青年男子的面前,在那青年男子还没用反应过来之前,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同时,他的脚踩在了青年男子的胸口。

只要易风稍微发力,青年男子的喉咙就会被他捏碎,瞬间毙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吴雪梅却猛然惊呼一声:“小风,快住手!”

易风的手猛然一顿,但是却没用松手,只是诧异的回过头,问道:“妈,这个混蛋对你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他!”

“小风,快住手,不要乱来!”吴雪梅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下手也这么狠辣。

“妈,你不要怕,这个混蛋不是我的对手,只要他欺负了你,我这就杀了他。”易风的脸色有些狰狞,转头看着那个被自己掐住咽喉,满脸涨得通红的男人,冷笑道:“妈的,敢欺负我妈,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狱!”

“小风,住手啊!”吴雪梅见儿子暴怒,慌忙喊道:“你不能杀他,他是你小叔!”

什么?!

易风一愣,“妈,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猛然一动,从易风的手中脱困而出。

“喝!”

易风暴喝一声,下一刻,就见他的身形猛然向前,瞬间再次将那个男人压在了沙发上,右手再次扣住了对方的咽喉。

“你还想跑?!”易风冷笑。

吴雪梅这才终于冷静下来,苦笑道:“小风,你先把他放开吧,他真的是你叔叔!”

易风看了看母亲的神色,再看看自己身下的这个男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叔叔。

但是,见母亲如此的坚持,他也只能放开那个男人,毕竟他有信心,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在制服这个男人的那一刻,易风就已经搜遍了他的全身,并且把腰间的一把手枪给拿到了手里。

易风拿着手枪,缓缓后退,来到了母亲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