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听到苑长老的问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这个白猿方才在初临之际,眼中闪烁的满是贪婪之意,刚刚出生,他便问出这样一句露怯的话来,难道真个以为不曾看到他当时的神情不成?

      苑长老说完之后,似是也觉所说之话有些太过露怯,面上不由微微一红,方才李阳问话之际,他不知怎得心神一昏,便问出那样一句,此刻想来也是后悔不已,不过说出去的话便好似泼出去的水,谁也不能收回,为今之计,只有将这人杀死!正好他的亦是也附在了这分神识之上,虽然不能将他杀死,但却也可令他受到重创,待将白辰幡练成,便不需在顾忌此人。

      苑长老想到此处,面上不由露出一股暴戾之色,也不待李阳答话,身形一动,好似电闪一般直奔李阳神识,双手抓出,指尖白芒闪耀,带着撕裂空气的声音,同时口中一张,吐出一股白色的气体喷向李阳面门。

      李阳早在苑长老脸上暴戾之色初起之际,便心中防备,见他突然扑出,不由轻轻嗤笑一声,而后身躯轻轻一抖,好似蛟龙返身,全身力量都凝聚于双拳一般,继而双拳之上亮起两团炫目的光晕,击向苑长老。

      “噗!”苑长老口中喷出的那团白气被李阳拳上光辉击中,发出一声轻响,好似击在布帛上面一般,而苑长老的双手却是在即将同李阳的双拳接触之时倏地收回,飞快的掐了几个印诀,就见那团白气好似春云舒卷一般扩散开来,将李阳神识整个包裹住。

      “嘿嘿……,”苑长老做完这一切后,口中发出两声低沉的奸笑,而后尖嘴一张,便开始收取那团白气。

      那团白气乃是苑长老本身丹气凝练而成的法宝,可大可小,裹住人后更是好似天罗一般,密无缝隙,同黄皓的胎衣有些相似,只不过一个无形,一个有形罢了。

      就见这团白气好似面团一般翻滚揉动,缓缓缩小,同时渐渐飞向苑长老的口中,不过片刻功夫便已所为原先的一半大小,李阳神识好似渐渐被熔炼一般,不曾有任何声息传出。

      “你的神识再是坚韧又能如何?我也不将你杀死,将你禁锢之后打入我那白辰幡中做主魂,最是合适不过。”苑长老眼见光明在望,心中不由得意地想道,同时忍不住开始打算起出去以后应该做些。

      就在那团白气即将到达苑长老口中之际,里面突然传出一阵爆响之声,好似密雷一般连珠滚动,接连不断,苑长老没有想到李阳神识都以所谓兵乓球大小,却突然开始反抗,尖嘴被一阵巨力击中,整个人都不由得向后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团包裹住李阳神识的白气倏地又开始变大起来,瞬间恢复成原先大小,同时一收一缩,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爆裂一般。

      “嗷!”苑长老这个分神乃是他精心苦练,专门为了对付乾坤琉璃境,还未曾完全大成,便如同本体元神割了一部分下来也似,突然遭此重创,顿时只觉通入心扉,头脑昏昏沉沉,忍不住抖了抖头,发出一声怪叫之声,双目之中精光大盛,又是接连打了几个印诀在白气之上,同时口中喷出几口元气,想要强行将李阳神识再次压制。

      “啵!”苑长老此番行为非但没有将李阳神识压制,反而是他那丹气之中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好似气泡被戳破了一般,同时李阳的神识自里面显露出来,面上阴沉,微现怒色。

      苑长老之所以敢同李阳拼斗,便是认为这只是李阳的一丝神识,即便他本身再强大,也是不能当即,但他却没有想到李阳的神识居然强大如斯,丹气被李阳捅破之后,不由得发出一阵厉啸之声,双目变得通红,也不知是痛得还是心中恨意涌起之故。

      苑长老苦于本体被囚禁在乾坤琉璃境中无法出来,周围法宝也是无法动用,不然以他修为,对付李阳这一丝神识,绝对不至于如此难堪。此时此刻,苑长老也不再处处顾及万虚子能否忍受,一切都只能靠他了!

      李阳却也是没有想到苑长老的丹气居然这般厉害,被困在里面,不说挣脱,便是动弹都有些困难,当即运转魂经中的巫术,强行将苑长老的丹气捅破,才挣脱出来,不过却也是心中稍稍犹豫,不知是否将这分神识收回。眼前之人明显只是一个分神,若是他整个元神进来,这份神识只怕便再也无法逃脱。

      苑长老此刻却是心中暴怒难忍,还未曾逃脱,丹气便已破损,若是再不能将李阳神识驱逐,就真的得不偿失了。苑长老见李阳未曾动手,以为他在酝酿,又想要同先前一般后发制人,当即怒啸一声,一股澎湃的真元自体内涌出,化作无数金戈,直奔李阳而去。同时身形闪动,飘忽不定,起起伏伏,让李阳难以琢磨到他的存身之处。

      李阳没有想到他居然真个在万虚子神识之中使出此种法术,难道他一点都不顾及万虚子的死活么?不过既然对方都不担心,就更没有必要为敌人担心了,他既然没有将本体元神进入,就必然有的缘由,那也不能如此轻易便舍弃这份神识。

      李阳周身好似云雾翻滚,升起一团红茫茫的气息,同时一股阳和浑厚的气息扩散开来,即便在盛怒之中,苑长老亦是不由得吸了吸鼻子,心中更是惊喜。

      李阳这份神识乃是未曾成就天仙之时分出,故此显得有些滞碍手脚,身形一抖,避开苑长老的大部分真元,同时一朵红云也似的红气在身周形成,将那无数金戈拦下。

      “好锋锐的庚金之气啊!难道这个白猿也同黄皓一般是天生金体不成?”李阳感受到身周红云上传来的阵阵锋锐之气,不由心中诧异地想道。

      苑长老见李阳退让,气势陡然一振,金戈、电闪、密雷,密密麻麻好似雨雹交织一般将李阳身形紧紧罩住。一时只闻铮铮锵锵之声密如金石交击,其音清脆,连响不已,无数金戈互相冲击迸射出的金光,恰似万花爆射,金雨飞空,密密麻麻,犹如恒河沙数罩向李阳。

      李阳见状,身形一抖,体表红云好似风气运动,纠合一起,形成一条蛟龙也似在身前空间夭矫挪移,无数金光电闪尽数被拦了下来,居然无法突破这条红龙的防守。

  `s更*新p,最●}快上Y*酷匠:网

      苑长老见状,一面暴啸不已,一面兀自频繁施法,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李阳见眼前白猿再没有别的法术使出,心中虽感疑惑,却是不再死守,双手掐诀,便欲反击。哪知就在此刻,李阳却突然感觉神识一凉,便被一道细针也似的锋锐之气穿透,禁不住神识一痛,急急将红龙收回,形成一面面光云电漩的圆盾也似将身周护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