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人真个小气,难道我们还能骗你不成?”谷中两个女子听到李阳所说之后,俱都不喜,那个当即开口说道。

      “你们既然没有骗我,那我又何来小气一说?”李阳轻轻一笑,说道。

      “哼!玉佳正在陪我家主人玩耍,你若要等她,就在这外面等吧!”依然是那个气呼呼地声音对李阳说道。

      “哦?姑娘这样说岂不是让我们心生怀疑?”李阳面色微微露出不快之色,对那女子说道。

      “道友不要误会,舍妹年幼,懵懂无知,所以才会如此任性。”另一个声音响起,对李阳说道,“不过我们主人确实非常喜欢玉佳,故此陪她嬉戏玩耍,道友可否过几天再来?”

      “呵呵……,便如令妹所说,我们怎么知道玉佳不是被你们囚禁了呢?所以还请姑娘让玉佳出来同我们说几句话,免得我们心中不安。”李阳轻轻一笑道。

      “同他计较?我原本还以为他为人不错,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人。”那个声音便气愤地说道,“你有本事便破了我们的禁法,进来。不过看在玉佳的面子上,你若是被禁法反制,只需向我们开口讨饶,我们便会放你出来。”

      “你怎么能这么淘气?”.似是有些责怪地对说道。

      “既然如此,如果我们一不小心将谷中禁制破坏,希望你不会哭鼻子。”李阳听这女子的口气好似小孩一般,而且从她话中语意来看,玉佳确实很受她们主人喜欢,便略带调侃地说道。

      “你才会哭鼻子呢!”那个似是被李阳所说之话激得够呛,原本被一番责怪,正自后悔,此刻想也不想便怒声说道,“哼!一会你被禁制反伤,不叫声‘小爷’我绝对不会救你的!”

      “扑哧!”听到那个女子所说,黄艳艳几人不由都是一笑,一脸促狭地看向李阳,对方并无恶意,所说不假,几人都能听出,只不过此刻双方俱是无法下台,而且也没有多大害处,几人也乐得作壁上观。

      “哼!”李阳被这个小姑娘弄得哭笑不得,微微哼了一声,说道那便开始吧,你们可要别被伤了。”

      “哼!”那个女声亦是得意地哼了一声,对李阳说道开始就开始,谁怕谁啊!快点将禁法全部启动,免得他以为我们的禁法只有这点威力!”

      李阳几人一听,对方居然还有禁法未曾启动,只不过是以最简单的遮掩之法掩饰行踪,不由都是微微一诧。但是这最外层禁法便已如此微妙,若是全部启动,威力又当如何?尤其李阳自身情况,现在心神都稍显匮乏,不能完全发挥自身实力,很有可能今天真个栽在这里呢。

      想到此处,李阳不由轻轻摸了摸鼻子,一脸认真地等待对方将谷中禁制全开。

      “李大哥,你刚刚经过一番大战,还未恢复,不如先休憩片刻吧。”阿魅却是对李阳的生活习性已经一清二楚,见他轻轻拂了一下的鼻子,便李阳心中也是有些犹豫,便对他轻声安慰道。

      “对啊!你刚刚将尹华山中的那个小鬼给收服,浪费不少真元,你还是休息片刻在来吧,免得说我们欺负你。”那个略显娇憨的女子声音响起,对李阳说道。

  f最新yQ章_{节&上{r酷o匠b网

      “不需要。”李阳微微摇头说道,他方才乃是运用的巫术,神魂虚弱又岂是片刻功夫所能弥补的?而且一般丹药对这种虚弱又是毫无作用,还不如表现得大气一些。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个女子好似黄艳艳一般,心情直爽,想也不想便又哼了一声,如此说道。

      “诗儿,谁教你的脏话?还不快给这位道友道歉!”不待李阳等人反映,那个温温柔雅的声音响起,对她责怪道。

      那个叫诗儿的姑娘听到发火,似是非常不安,娇声对李阳说道喂!大个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也不怪我,谁教你这么教玉佳的,我也是刚和她学来的。”

      李阳听到诗儿的话语之后,面生不逾,刚欲,便听到诗儿的斥责她,而后诗儿向道歉,却没想到起因居然会落到头上,想到玉佳才不过两岁大小,便学会了说这种话,不由面带责怪地看向身旁几人。

      “哼!玉佳跟着你,这么小便学会说脏话了,你看我们做?”黄艳艳三人齐齐娇嗔,对李阳说道。

      李阳这才想起阿魅她们刚刚才来五云谷中,更不可能口出脏言让玉佳学会,看来是她在玩耍时从谷中奴仆那里听来的了。

      “呵呵……,两位道友还请将禁制打开吧,让我们一直在外等候,连人都见不到,难道便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李阳为了掩饰尴尬,高声对诗儿说道。

      “我早就说过让四位到谷中来,是你非要坚持己见,让四位陪你一同受苦,如今你又来埋怨我们,看来你这人果然是一点都不讲道理的。”诗儿语声清脆,连珠炮似的对李阳说道。

      “呃!”李阳没想到居然屡屡吃瘪,看到阿魅几人脸上的笑意,脸上不由微微一红,对诗儿说道那你还不快快将禁制打开,待我闯过之后带她们一起进去?”

      “说得好听!别只是会吹大气,我看你怎么闯进来。”诗儿见李阳埋怨动作慢,当即低声催促了一番,而后对李阳说道,“几位不要同他一起哦,这些禁制施展起来我们很难控制,到时候伤了你们多不好。”

      柯戒见诗儿对、钟离雪二人视若无睹,不由地学着李阳一样摸了摸鼻子,心中犹豫,是不是要好好教训她们一番,将她们所设禁制彻底破了开来。

      一阵雾气倏地平地涌起,而后袅袅上升,缓缓扩散开来,谷中破败凋零的景致亦是不知何时变成一片荒芜开阔的野地,被轻雾遮掩,如同混沌也似,几人视野亦是只能看出一丈多远。

      “我们这禁法一旦施展开来,埋伏地域便广大得不可数计,蹄涔化为沧海,轻尘无异山岳,妙相无穷,莫可端倪。五行禁制随时变化,你们若是不行,千万不可逞强,只需开口说声,我们自然会放你们出去。”带轻雾转浓,将李阳等人身形裹住之后,诗儿对几人说道。

      “多谢诗儿姑娘的好意。”阿魅听后,娇声道谢,“我们若是不支,一定会开口的。”

      李阳、柯戒、珠儿却是心神都是一凛,这个禁法虽然不见得真有诗儿所说那般威力,但从眼前情景来看,却是不可小觑。

      李阳澄神内视,定念明心,默运真元体悟周围气息。但觉四周气息好似浓雾一般飘忽不定,说不准开口是在何处,而且浓雾之中各种隐晦的波动此起彼伏,好似天上星辰一般星罗棋布,蕴含一种奇妙的联系,等人怕是一动便会被无数禁法包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