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佳丽等人在这名老道上前之际,便感到一阵压力扑面而来,心中已是不畅,此刻听到他一番倨傲的言辞之后,更是不喜,黄艳艳、于佳丽、阿魅三人听过龙组的名号,乃是国家组织的一批修炼中人,由于占有大义,修炼所需材料等又不缺乏,故此很是有一批散修加入其中,便是各大门派在昆仑未曾开山之前亦是都同龙组合作,派遣弟子加入龙组历练。

      黄艳艳三人之前遇到的浮云道长便是龙组一名长老,只不过浮云道长为人温和有礼,浑然不似眼前这名道人那般盛气凌人。

      “道长这顶大帽扣的可是够大的。”黄艳艳听到万虚子的一番言语后,竟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生气,反而微微一笑,对万虚子说道,“不过这一切都只是道长空口所说,而我们在里面修炼却是事实!我们实在不明白,这里这么多荒山,隐居的修士更是不知凡几,道长为何偏偏挑定这座不起眼的小山呢?”

      “小姑娘话中带刺,却是不老道所说的话了?”万虚子眼中突然射出两道精光,盯住黄艳艳娇颜,缓缓说道,“贫道难道还会欺骗你们几个小辈不成?”

      黄艳艳被万虚子气势一压,只觉心神都是一暗,好似头顶罩上一片乌云,不由稍稍愕,同时心中惶惶,不得安宁也似,目光顿时显得有些飘散。

      “老老杂毛,老老混蛋!干你老母!”柯戒见万虚子突然对黄艳艳施加威压,顿时破口大骂,想也不想便是一道精白剑光射出,好似蛟龙出海一般,气势磅礴,蕴含无限怒意。

      于佳丽、阿魅亦是心中大怒,满上一片恼色,开口喝道你枉为龙组长老,又是前辈,居然偷袭一后辈女子!这件事便是昭告天下同道中人,我们也要你给个说法!”于佳丽说完,同阿魅齐齐出手,发出一青、一白两道雷光劈向万虚子。

      万虚子没有想到黄艳艳居然能够挺住的心神威压,而面前几个年轻后辈更是如此大胆,一言不合,便是刀剑相向,当即面上亦是泛出一道青气,同时祭起真元护住自身。

      他却也不想想所作所为哪里像一个长辈所为,甚至就连一些邪道中人都不会如此,他身后的四名青年虽然这名老道性情狂傲,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作为,脸上都是一阵不自在,不过为了维护等人的地位、颜面,亦是开口呵斥柯戒几人。

      “几个小辈居然如此无礼!”万虚子真元刚刚祭起,却被朱晓东剑光突破,幸亏他反应神速,躲过了那道精白剑光,不过衣袖却是被削去了一截,当即又惊又怒地对几人喝道。

      “无无礼的还还在后后面呢!”柯戒心中怒极,不依不饶,顺口接了一声之后,剑光一转,陡然光芒大盛,好似游龙一般又自缠向万虚子。

      于佳丽、阿魅二人的雷光却是没有对万虚子造成太大伤害,二人亦没有追击,而是急急来到黄艳艳身边,关切地对她问道艳艳,你不要紧吧?”

      李珠儿没有想到眨眼之间几人便从“道友”变成“刀剑相向”,心中费劲,不过却是应当站在哪边,玉足微抬,好似一道流光来到黄艳艳身边,伸手在她额头之上轻轻拂过。

      “她没有关系,那个老道在她心神之上所留阴影已经被我驱逐,后修炼一番便会无事。”李珠儿做完这番动作之后,对于佳丽、阿魅说道。

  =l酷匠{网/)永D◇久,免=Y费看~C小H说

      黄艳艳在珠儿的素手搭在额头之时,只觉心中一片清亮,好似日月齐现,一片明朗,而后听到珠儿所言,顿时明了,对着珠儿展颜一笑,说道多谢你了,珠儿。”

      “嗯。”李珠儿轻轻点头,而后看向万虚子,对三人问道这个老道这么可恶,要不要我把他困起来?”

      李珠儿虽然生性胆小,但是难得遇见黄艳艳三人对她如此关切,引为至交,哪能不对万虚子恼恨,况且她身边几人联合起来,比对方几人明显要强上许多,故此李珠儿才对黄艳艳三人如此问道。

      “不用!我们看柯大哥施为便可以了。”难得柯戒如此关切,并为出头,黄艳艳当即阻止李珠儿说道。

      “咯咯……”于佳丽、阿魅听后,不由抿嘴一笑,将一脸费劲的李珠儿拉到二人身边。

      万虚子见柯戒剑光居然如此凌厉狡变,当即亦是收起心中傲意,伸手炼制,就见数道紫色雷光从天而降,沿着柯戒剑光挪移轨迹接连劈下。

      “轰轰轰……”几声爆响接连过后,繁霞电闪,芒雨横飞,如暴雨飞芒,万花齐射,耀眼生缬,也不知是柯戒飞剑被雷光所击导致亦是雷光被击溃所形成。

      万虚子对的雷法颇为自信,况且他时机把握得恰大好处,心中已然认定,柯戒的飞剑便是没有被毁,也肯定后继无力,无法再伤到,因此掐诀施法,便准备将柯戒禁锢。

      哪知万虚子双手刚刚抬起,一道夭矫白光突然窜出,好似匹练一般绞向腰身。万虚子大惊之下,顾不得手中动作,将身上的灰色道袍一展,一蓬清莹莹的光芒亮起,好似气罩一般将柯戒剑光托住,须臾之后,光罩爆破,化为万点青萤,丝丝如雨。不过万虚子却是趁此机会,终于逃脱出去。

      “好个胖子,竟然敢对万虚子前辈如此无礼!”那四名青年见万虚子狼狈后退,身上道袍都被柯戒剑光划得七零八散,当即惊怒交加,对他喝道。黄艳艳几人身为女子,娇美异常,几人便是没有心生爱慕,为了维持的风度,亦是不会太过无礼,但对柯戒却是不然,几人对他能够单独同四名清丽绝尘的女修相处,早已暗生嫉恨,此刻更是借势发挥。

      “前前辈?他是谁谁的前辈?专门偷偷袭后辈的前前辈?”柯戒止住身形,不屑地冷笑一声,对着几人说道。

      柯戒话音一落,不特万虚子面上难堪,便是四名青年脸上亦是都微微露出尴尬之色。

      “贫道只不过稍稍放出自身气势,居然便被你这伶牙俐齿的小辈说为偷袭!今天贫道无论如何也要教训你一番!”万虚子此刻面上时红时白,也不知是羞是恼,对柯戒喝道。

      柯戒方才心中气急,才会破口大骂,此刻见黄艳艳无事,顿时又恢复以往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紧不慢,对万虚子说道你你来便是!要要不要叫叫上你那四四个手下?—免得说我欺欺负你。”

      “岂有此理!”万虚子被柯戒的话语气得面上颜色陡然一顿,变成紫色,口中大喝一声之后,伸手祭出一道紫色令牌也似光华。

      那道紫光一经祭出便自膨胀开来,好似一帘帘轻纱也似卷向柯戒,所经之处,光线都是一暗,好似被这紫气吸走一般。

      柯戒见到紫光威势,心中亦是稍稍一凛,浑身真元激涌,遁光倏地一亮,便准备暂避锋芒,再用剑光试探万虚子这件法宝威力。

      就在此时,那枚紫色令牌旁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好似水里捞鱼一般,一把便将令牌抓在手中,弥漫空中的紫光失去本体支撑,顿时一暗,渐渐湮灭。

      “什么人?”万虚子没想到的紫金令居然被人如此轻松收走,当即惊呼出声,同时默运心神,想要将紫金令收回。哪知紫金令却好似被一座大山压住也似,任由如何施法,都是不能动弹分毫。

      “李大哥!”“师师傅。”阿魅四女、柯戒见到那个人影,都是微微一惊,他们还未曾感受到大的动静,李阳就已经出来了?

  “你这道人是来路?跑到这里来欺负我的弟子?”李阳对阿魅等人微微颔首之后,看向万虚子,面色一沉,对他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帝家老五说:

  没想到断这几天更收藏竟然涨上来了,不过我没有尽到承诺今天还是只能先两更。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