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雪轻轻躬身,而后退到一边,同丹尘并列而立,李阳本体给他们的感觉好似古代皇帝一般高高在上,威严无比,故此他们不敢有丝毫逾礼的行为。况且二人心中对李阳已是敬畏无比,无需苛责,自然如此。

      于佳丽三人一尝之下,果然如钟离雪所说一般,口齿留香,头脑都是一清,只觉受用无穷,不觉频频举杯,畅饮起来。

      虽是果酒,但过得片刻,三女亦是喝得脸上一脸晕红,风情无限,令李阳、柯戒俱都眼前一亮,只觉此刻实是三人最美之时。

      席间几人将这一年都来所发生的事情好似玩笑一般俱都讲述一遍,尤其于佳丽三人对李阳他们的经历艳羡不已,只恨当日为何没有同李阳他们一起。

      酒宴过后,李阳吩咐钟离雪带黄艳艳三人下去休息,之后便独自来到双崖山中间峭壁之处静立,似是在等待谁一般。

      “李大哥!”片刻功夫之后,阿魅的声音果然在身后响起。

      “阿魅。”李阳回头,见阿魅尤其俏脸带红,面上神情却是星波莹明,如蕴妙思,黛眉微颦,隐含幽怨,好似蕴藏着无限情思,令李阳不由呆了一呆。

      “李大哥,你说的那个金仙可是女的?”阿魅心思灵敏,虽然柯戒、黄艳艳俱都未曾对她说过,但是却也稍稍看出端倪,故此才会在酒后前来寻找李阳,没想到李阳却也好似心有灵犀一般,在这里等待她。

      “李阳稍稍沉吟,而后盯着阿魅说道阿魅,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本体么?”

      阿魅微微一呆,不知李阳为何突然提起此事,先是点头,而后又轻轻摇头,对李阳说道李大哥不想若,必然有的想法,阿魅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呵呵……,”李阳一笑,对阿魅说道我原本以为苦心修道,不会对任何女子动心,而且你生得如此美貌,又对我倾心有加,本拟你将会是我今后的伴侣,却没想到会遇见小青。”

      “青颖便是那个女仙的名字么?”阿魅听后,轻声问道。

      “嗯!”李阳点点头,而后对阿魅轻轻说道我本体乃是蛇身,那青颖亦是。”

      “啊?”阿魅听后不由惊呼一声,她没有想到在人间界居然还有修成金仙的妖精,而且还恰恰同李阳一般都是蛇精修炼而来。

      “我一见到她,心中便无端生出一股冲动,便好似情劫一般无法抵挡。”李阳继续对阿魅解释道,“我想她应该也是如此。”

      阿魅听后,脸上先是一白,而后苍白之中又微微泛起一丝红晕。虽然她事先早已心中料想如此,但亲口从李阳口中说出,却又是不同。

      “那你——你同她发生关系没有?”阿魅突然咬着红唇,低声对李阳问道,粉面低垂,却是不敢再看李阳一眼。

      李阳没有想到阿魅居然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呆了一呆,而后轻轻摇头。

      “我以前以为随然放荡,却也没有真正同男子发生过关系,如今我将的第一次交给你好不好?”阿魅咬着红唇,低声对李阳说道,好似蚁音蝶语,若非李阳修为高深,几乎都要听不出来。

      李阳听后,面上突然闪过一阵潮红,而后头顶精气突然有那么一两股好似响箭一般突然挣脱出去。阿魅乃是狐精,天生就有一股非凡的魅力,尤其对异性而言,更是如此,此刻一副娇柔模样,说出这般话语,便是铁佛怕是都会溶为铁水。

      李阳急急将那两道精气摄回,而后看向阿魅,见她脖颈出都是一片通红,而且身上隐隐传出一种到一缕温香,其味非兰非麝,闻之令人魂销魄落,心神欲醉。阿魅都娇羞成这样,却依然能鼓足勇气说出这样一番话,可想而知她对他有多倾心。

      “呵呵……,我听闻过不少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之事,不知阿魅你是否同意?”李阳突然石破天惊一般,爆出这样一句。

      “啊?”阿魅听到李阳所言之后,不由一抬玉首,面上神情似喜似忧。妖族本就蔑视礼法,别说二女共侍一夫,便是十几个同嫁一个男子的都有,但前提必须是那个男子非常强势。如今令李阳动心的那个女子乃是金仙修为,岂会答应李阳?

      李阳看出阿魅脸上神情,轻轻上前,搂住她的纤腰,温声说道小青那边由我去说。”

      这是李阳第一次搂一个女人,只觉好似温香软玉在怀,一股馨香令他心神迷醉,当即在阿魅粉颈之上深深吸了一口。若是李阳那具化身,便是再过百年怕是都不会做出如此动作。

      阿魅亦是首次被李阳这般亲热,同时心中认为李阳是听了方才所说之话,情思涌动,不由心中娇羞无限,只觉身体发软,一双美目之中似欲滴下水来,耳鼻眉口无不滴粉搓酥,红唇也是愈发红艳。

      李阳只觉心中涌起一股无名之火,直中天灵。随着阿魅修为的高深,她已转变为一种广寒仙子般的清秀之美,此刻突然露出以往媚态,不仅魅力未减,反而好似浑然天成,更加令人心动不已。不过此刻却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而且李阳亦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要了阿魅,当即压制心中欲火,而后在阿魅晶莹剔透好似红玉玛瑙一般的耳朵上咬了一口,轻轻对她说道起来吧,若是被他们看见多尴尬。”

      阿魅见误会了李阳的意思,不由面上娇羞无限,同时怕李阳认为放荡,便抬起头对李阳解释道李大哥,方才我……”

      阿魅方才说出那种话已是娇羞不已,李阳又怎能让她再如此委屈,当即不待她说完便阻止她道我的,你不用解释。”

      “嗯。”阿魅听后,微微瞥了李阳一眼,见他面上神情不似敷衍,才心中稍定。

      李阳将阿魅送回住处之后,回到居所之中静坐,将心神沉浸,思索清音寺中那十二面光镜的奥妙。李阳化身在那十二座光镜面前一座便是几乎半年,却仍是毫无头绪,不过李阳却是不肯放弃如此机遇,本体远在千里之外,却仍是一有闲暇便偕同化身一同参悟,化身更似犹如着魔一般,不吃不喝,端坐那里。

      一直到天明,李阳仍是一如既往般一无所获,只能轻轻叹了口气,起身来到双崖山交接处修炼魂经。

      “李李阳,你将阿阿魅姑娘摆摆平了?”李阳刚刚修炼完魂经,柯戒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脸八卦的模样问道。

      “?”没有外人,不谈正事之时,柯戒一向都直接称呼李阳名字,而李阳也不在意这些,见到柯戒罕见地起了这么早来找,不由奇怪地问道,“你起这么早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酷T匠网首发81

      “不不是,我我只是好好奇么?”柯戒听李阳话中意思好似真个摆平了一般,不由担心地问道阿魅没有阉了你么?”柯戒说完,还用手比划了一番。

      “去你的!”李阳听后,不由笑骂一句,抬脚虚踹。这些人中也就柯戒敢同他这般胡闹,对他身上的凌厉气势视若无睹。

      “我同阿魅好好的,并没有像你所想的那般绝交。”李阳见钟离雪走向这边,她已准备好早餐,便一个跨步来到她的身边,走向餐厅,同时对柯戒抛下这样一句。

      李阳本体可不似化身那般修炼佛门功法,清心寡欲,每日三餐,必不可少,而且钟离雪虽然乃是阴魂厉鬼,但却对厨艺十分擅长,因此她便好似侍女一般跟在了李阳身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