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印老祖当年只能说修为较高,行为乖僻,勉强算是一邪修,后来不知怎的,突然修为大进,更是收服众多魔道巨擘,将修为最深的七名魔道之人强行收为弟子,成为一方老祖,蜀山各派曾联合围剿他,却是无功而返,而后他将魔道中人收服也未成不是一件好事,起码那些人比以往安分许多,蜀山各派便不了了之。昆仑开山之际所擒杀的那个魔道巨头也不过是最近百年冒出来的狂妄之人,对老一辈来说不过是虾兵蟹将而已。

      血屠邹袁能够做到六印老祖的三弟子,修为之深,自然远非常人所能比拟,从他瞬间便将那金甲巨人收摄炼化便可看出。尤其他手中血滴子更是集人体污血、怨气于一体,发动之际,戾气冲天,尤擅污人法宝、元神,却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给挡了下来。

      邹袁见此情况,却是不惊反喜,二目之中贪炽的目光射出一尺多远,血气森森,盯着空中的白玉葫芦,同时一扬手,挥出一片暗紫色的光华拦向于佳丽、黄艳艳的剑光。

      于佳丽、黄艳艳对邹袁此人已是恨极,当即心意相通,互视一眼,剑光凝成匹练也似,而后互相交,好似蛟尾一般,剪了一剪。

      “啊!”邹袁没想到于佳丽、黄艳艳剑光居然如此凌厉,而且御剑之术更是神奇无比,两道形似剪刀的剑光闪过,左手已经化为一堆肉屑,痛得他嚎叫不已,好似杀猪一般。虽然他最喜欢听人在临死之前的哀号之声,但是他对自身皮肉却是珍贵得紧,白白胖胖,就连一道疤痕都没有,此刻左手被绞碎,肉体的疼痛加上心中疼惜,顿时哀嚎不止。

      于佳丽、黄艳艳没有想到居然如此轻易便将邹袁的一只手臂斩断,虽然没有能够将他杀死,但却也信心暴涨,剑光并和,再次电闪也似斩向邹袁。

      邹袁大意之下,受此重创,面上五官几乎都要皱到一起,二目一种凶光四射,直欲攫人而噬,看到于佳丽二人再次逞威,陡然发出一声怒号,就见空中血滴子突然血光大盛,将白玉葫芦的寒气宝光压下,而后倏地一闪,飞向于佳丽、黄艳艳剑光。

      “啊!”在血滴子血光大盛之际,阿魅突觉好似来到幽冥地狱一般,无数厉鬼哭嚎之声在心头响起,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

      于佳丽、黄艳艳听到阿魅的惊呼之声,不由得齐齐倒装剑光,倏地飞回阿魅身边,恰恰避开了邹袁的血滴子。

      “怎么了?阿魅。”黄艳艳一脸关切地对阿魅问道,这一年多中,几人几乎都在一起修炼,朝夕相处,感情自然深厚许多。

      “没。”阿魅的脸上红了一红,不好意思地地将刚才情景对二人讲述一遍。

      “血屠每次将人生啖之后,必将那人的魂魄、污血收集到血滴子中,经年累月,那些生魂一个个都堪比多年恶鬼,故此才会有此幻象。”浮云道长恰好调息完毕,听到阿魅诉说后,对三人解释道。

      “啊——”阿魅三人还未,突听一声凄厉无比的嚎叫之声响起,不由俱都一惊。

      “唔!”黄艳艳一见之下,当即捂住嘴,差点吐了出来。

      原来那邹袁凶性发作,突然阔嘴大张,好似鳄吻一般,在身边易林的胸腹之处咬了一口,易林此刻已是奄奄一息,被邹袁一嘴咬住之后痛得当即清醒,发出一声厉号,无奈却是无力反抗,被邹袁大嘴一吸,将他五脏六腑吞食。

      邹袁稍稍咀嚼之后,便将易林五脏六腑吞入腹中,口角鲜血溢出,看起来阴森凶残无比。

      “嗷!”邹袁却是不待众人反应,倏地发出一声大吼,牙缝之中尚带着丝丝肉屑,好似一头疯狼一般,将易林残尸抛起,在空中爆为一团血沫,而后御使血滴子将易林正待逃跑的元神吸入。

      “这家伙真是凶残,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放过。”黄艳艳愤声说道。

  9更、}新ep最快上&=酷匠&网ca

      “嘎嘎……,”邹袁倏地发出一阵狂笑,伸手一指血滴子,就见那锅盖也似的血滴子倏地化为十丈大小,将于佳丽众人笼罩,缓缓压下。

      “今天你们这群小狗一个也别想逃出!”邹袁状若疯狂,对几人叫道。

      于佳丽、浮云道长等人还未曾反应便觉天地一暗,周围十几丈空间俱已被血滴子罩住,无数血光好似细雨珠帘一般垂下,阴风飒飒,血气冲天。

      几人大惊,急忙将飞剑、法宝祭起,想要逃出血滴子笼罩范围。无奈这周围血光居然好似胶水一般黏滞,而且周围空间好似变得无穷大一般,众人飞了片刻俱都无法逃出,反而被周围的血光愈裹愈紧,好似一个个赤红的血球,经众人宝光映彻,愈发显得殷红如血。

      从外观望,就见空中悬浮一十丈大小瓷盅也似的,发出血光如瀑,包裹住两个巨大的光球,邹袁在一旁掐诀施法,将一个个印诀打在血滴子之上。

      于佳丽、黄艳艳、阿魅三人一起,浮云道长师徒三人一起,各自全力御使法宝剑光将众人紧紧裹住,同周围血云相抗,金霞奇光,犹如一尊光塔也似,飞芒电转,耀如虹凝,虽然未曾脱出,但一时片刻却也不可能收到伤害。

      “呜——”在这血气如云的黏滞空间内,突然响起一阵呜咽之色,渐渐转为凄厉哀号,接着就见无数相貌狰狞,色如死灰,凶睛直泛绿光,满口白牙上下森列,似要攫人而噬的死人头骨突然出现在众人周围,临空浮沉,于血云之中时隐时现,而周围血光亦随着骷髅头骨的隐现明灭而不停消长,好似浪潮一般。

      几人见这些骷髅头骨除却相异常惨厉凶恶外,也没有特别之处,黄艳艳正要嘲笑邹袁只会搞些唬人的玩意,突然同那骷髅头骨眼中绿光对视一起,目光顿时好似被黏住一般,只觉头晕神昏,心摇目眩,身上直打寒噤,汗毛皆立。

      就在此刻,浮云道长的一名弟子亦是发生了同样的状况,只不过他那弟子显然修为较浅,只一对视,身子便是一软,就要瘫倒,同时身上魂魄隐现,似欲向血云中飞去。

      “严梓!”浮云道长急忙伸手将弟子扶住,同时口发伏魔真言,将那名弟子唤醒,神魂归位。

      “艳艳!”于佳丽亦是在同一时刻将黄艳艳唤醒,不过黄艳艳只是稍稍头晕,却是没有别的损害。她本就基础扎实,经过于老、翁姑一年多来的悉心指点,修为也是突飞猛进,神完气旺,髓纯骨坚。

      “大家,注意收心固神,息欲屏虑,不要被那头骨邪光将心神摄住!”于佳丽将黄艳艳唤醒之后,出口提醒几人。

      “若是李大哥在就好了,他的佛光正好可以克制这些邪魔。”阿魅身为三阴之体,对这些邪魔的吸引力更大,几乎有半数的骷髅头骨在她周围飘荡,只不过她修炼的乃是翁姑所传功法,对这些邪光几乎视若无睹。

      “咯咯……,”黄艳艳听后,不由娇笑一声,正欲调侃阿魅,突见周围那无数骷髅头骨如同活了一般,蜂拥而上,对着众人宝光一阵啃噬,胜似青蝇逐血,死缠不舍,得空便钻,见孔就入,密密麻麻叠在一起,当即神色一变,伸手打出一团雷火。

      “轰轰……!”黄艳艳手中雷火打出,发出一阵闷响,那些骷髅头骨不仅未被炸开,反而更加疯狂,口中两排森白牙齿吱吱作响,好似吞食有形之物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