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正在同罗枫在石室之中闲谈,就听地面之上隐隐传来阵阵风声之声,罗枫面色一变,对李阳尴尬地一笑,说道她们来的还真不凑巧!”

      “无妨,一起去看看吧。”李阳当即起身对罗枫说道。

      罗枫点点头,二人驾驭遁光,星驰电掣一般来到地面之上。

      罗枫不知是对此刻的实力十分自恃,还是有意要在李阳面前表现一番,到达岩隙洞口之后也未曾停留,直接变裹着一簇血红色的光芒飞了出去。

      李阳一见,轻轻一笑,浑身涌起一层薄薄的流质也似光芒,如同裹在鸡蛋壳中一般,跟在罗枫身后,急速飞驰而出。

      罗枫一飞出洞外,只隐约见到两个人影,还未曾打量,其中一人便已状若疯癫,手中雷火好似雨雹交织一般将他全身笼罩。

      罗枫身上血红的光芒一亮,好似潮涌一般,硬生生承接了这些雷火,却是丝毫无损。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罗枫趁那人手中雷火稍歇之际,高声吼道。

      “我同你势不两立,有不共戴天之仇,何时将你杀死才算完!”一个女子咬牙切齿地回到,其中恨意,便是李阳都感觉到微微有些心寒。

      “哼!无理取闹!”罗枫对这女子已经无可奈何,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感觉。

      李阳将身形顿住,打量对面两个女子。只见二人乃是一僧一俗打扮,俗家女子看相貌好似三十左右,穿着一袭浅白衣裙,相貌端庄,眉如翠羽,肌似羊脂,面上满含愤恨,很难想象她居然会是如此疯狂执着之人。那个女尼看似四十左右,穿着一身缁衣,头戴僧帽,相貌清奇,原本二目微闭,站在女子身旁,此刻却是目光炯炯打量李阳。

      “师妹,暂且住手。”那名女尼同李阳目光相交之后,心神微微一震,对身旁女子说道。

      “师姐,怎么了?你不是答应我一定会将这这个魔头炼化么?”那名女子似是颇为性急,听到女尼所语之后,急急地对她回到。

      “情况有变,师妹请慎言,事情恐怕没有我们想的那般简单。”女尼悄悄传音对身边女子说道。

  酷kx匠网M)首发{"

      那女子虽然性急,却也不是傻子,顺着女尼的目光见到李阳之后,皱着眉头打量他一番,而后对身边女尼说道师姐,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有好顾忌的?况且你还带了姑婆的法宝出来。”

      “师妹!”女尼轻声对那女子斥道,“你都已这般年纪,还是如此固执!那年轻人目光温润如玉,给我的感觉同师傅一般,怕是某位隐匿多年的高僧。”

      李阳此刻的修为已经不是女尼可以看透,故此她对李阳的年纪亦是无法猜测,只能从李阳的修为上作出这种判断。

      “我不管他是谁,总之我一定要杀了那人为玉阳子报仇!”那女子说完之后,编贝一般的牙齿紧紧咬住红唇,顷刻之间,自她红唇之上便流出一丝血渍,心中恨意,怕是已经犹如怒海狂涛一般。

      “哎——”女尼看到身旁女子表情,心中一软,发出一声轻叹。

      她二人倾谈之际,李阳已经同罗枫站到一起,静静打量她们。

      “事情果真像你说得那般?”李阳看着那女子神情,微微皱眉,对李贵铭说道,“我看那女子心中对你的恨意,怕是倾尽三江之水都无法填平。”

      “这也正是我郁闷的地方,那个老道除了长得好看点,有什么好的?人品卑劣,这女子居然对他如此忠心。”罗枫一脸郁闷地对李阳说道。

      “这位道友,不知你在何方修行?贫尼法号尘悟,家师岷山白马坡妙姑庵清化大师。”那名女尼微微稽首,对李阳说道。

      “呵呵……,在下李阳,只不过是一闲流野人,非是佛门中人。”李阳当然尘悟所想是何意思,当即开口对她说道。

      “唔?”尘悟眉头微微一皱,双眼放出两道精光,细细打量李阳,见他面色真诚,不似作伪,当即心中困惑更甚,不过却是不便打听他人隐私,略略犹豫,对李阳说道不友为何庇护这名魔道中人?”

      “不知大师所说魔道中人乃是何人?”李阳轻轻一笑,示意身边罗枫不要妄动,对尘悟问道。

      “哼!看你唇红齿白,好似一正经佛门弟子,没想到却是如此刁顽之人,你身边那人不是魔道中人却是何人?”不待尘悟开口,她身边女子已经柳眉斜立,对李阳喝道。

      “师妹,不得妄言!”尘悟急忙对身边女子喝道,,而后看向李阳,说道这是贫尼师妹樊芳春。贫尼师妹自幼莽撞,得罪道友,还请见谅。不过她话中意思却正好说出贫尼心中疑问,道友身边之人血光冲天,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才有如此修为!难道还不是魔道中人?”

      “呵呵……,这位乃是在下好友,罗枫。”李阳先将罗枫的名字告知二人,然后才继续说道他虽然修炼的乃是奇门法术,看起来阴森恐怖,但却是从未残害过无辜之人,大师未经查证,便如此诬陷他人,可是有违出家人的本心。”

      “哼!”尘悟面上一红,似是被李阳激得有些羞恼,自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而后对李阳说道他身上血光乃是生人精血元气凝练而成,贫尼如何看不出?况且贫尼师妹的道侣,便是被他无故杀死,难道还不能说他滥杀无辜么?”

      “哦?”李阳听到尘悟的话轻轻一笑,而后对尘悟说道在下这位身上血光乃是另有机缘来历,没有必要告诉大师。况且我大师也可看出,他身上的血光妖而不邪,同魔道中人乃是完全不同。至于他杀死令师妹‘道侣’的缘由,便由他来告诉你吧。”

      “哼!”罗枫不好驳李阳的面子,在一旁忍耐已久,此刻听到李阳所言,当即自鼻中发出一声冷哼,站了出来,将对李阳所说事情经过,又重复了一遍。

      尘悟愈听面色愈是不好,手上转动念珠的速度也是愈来愈快,待到罗枫讲完,面色已是阴沉得如同乌云一般。

      “师姐,你不要听他胡说!”芳林在罗枫出来讲述之时,面色便是微微一变,虽然未曾阻止,却是眼神飘忽,思咐对策,待罗枫讲完之后,不待尘悟发作,便对她说道,“他们二人分明就是一伙,而且我对玉阳子感情真挚,犹如金精,会如同他所说那般不堪?若是我果真同玉阳子不和,又会冒着被姑婆囚禁半生的危险前去求助?”

      芳林说完,不特尘悟的面上意动,首鼠不定,便是李阳、罗枫都郁闷不已。

      “这芳林也是,如此美貌,又没有什么癖性,会爱上玉阳子这样一个人?偏偏还对他终身不渝,若不是我亲耳听说,便是我恐怕都不会我所说的话。”罗枫心中郁闷地想道。

      “阿弥陀佛!”尘悟突然喧了一声佛号,对李阳二人说道李阳道友,贫尼师妹所说想必你也听见了。看来道友也是被他花言巧语所蒙骗,如今事实揭露,还请道友不要庇护他才是。”

      “放屁!”罗枫一听,顿时激动地高声骂道,“你说老子坏也罢,说老子作恶多端也罢,老子都可以忍受,但是你怀疑老子的人品就是不行!老子自幼品行端正,念念三好学生,会像你那师妹一般不堪。格老子的!”

      也不知是真是假,罗枫情绪激动,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冤屈一般,恢复了四川人的本性,张口闭口“老子”,对尘悟高声叫道,气得尘悟额头青筋直跳,却又不得不维持出家人的风范涵养,手中念珠几乎是掐一下,顿一下,恨不得将它当做罗枫碾碎。

      李阳亦是忍俊不禁,不由开口掩饰道:“罗枫,怎可对大师如此无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