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柯戒呲牙一笑,迈步便准备去游览一番山上的景象,这几日呆在五云谷中,目光所及,不是虫子就是彩气,心神都有些乏倦。

      “站住!”柯戒刚刚迈步,便听丹尘发出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吼,吓得脚步一个踉跄。

      “我——我x!你——你干什么?”柯戒咧嘴对丹尘问道。

      “哼!主人同那位女仙正在办事,吩咐我不得让任何人打扰!”丹尘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柯戒张大嘴,扭身对丹尘问道。

      “装纯洁?”丹尘不屑地瞥瞥嘴,不再理会柯戒,他肯定柯戒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这也太太快了吧。”柯戒搔搔头,喃喃自语道,“这这才认认识几天啊!”

  丹尘对李阳吩咐之事胡乱猜测,大肆渲染,李阳、青颖二人却是已经渐入佳境,心如止水,将所闻、所悟,缓缓道出。互相印证。

      “无体之体即真体,无相之相即实.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来不向不回向。无异无同无有无,难舍难取难听望。”

      李阳但觉身心空明,一粒智珠活泼泼,说不出的鲜明生动,青颖所讲,有她修炼参悟所得,有偶尔从观世音菩萨处听来的一鳞片爪,李阳全都心有所悟,受益无穷。

      青颖虽然修为高深,但到底不是真正修佛之人,从观世音菩萨处听来的佛法有的根绝多年修炼心得神有所悟,有的却是一窍不通,只是硬生生记在心中,此刻经青颖一番解释,只觉停滞多年的修为居然又有蠢蠢欲动的迹象,当即心中欢喜无限,只觉所做决定果然没错。

      修炼一事,最至关重要的不是机遇、功法、毅力等等,对于李阳这种还虚境界的修炼之士来说,随便一个金仙,举手之间便可让他们突破达到更高的层次。

      但是真正的大道,却不是别人可以给予的!需要不停的摸索、思考,因此修炼最重要的乃是思维!横向、竖向、创新……无一不是思维的锻炼过程。

      李阳虽然接触修炼的不长,而且没有师傅教导,但是敢想、敢做,思维无限宽广,此番同青颖互相印证佛法修炼,一思维交编织,但觉以往各种猜想、认知此刻纷纷涌出,开始还有脉络思路可循,不过片刻居然密密麻麻好似一张延伸至无尽虚空的网络,没有丝毫头绪可循。

      “咦?你怎么了?”青颖修为高出李阳许多,心神收放自如,见到李阳神情不对,佛光突然大盛,好似添加了催化剂一般,不由微微停顿,开口问道。

      李阳恍如未觉,全身开始渐渐冒出白气,片刻之后,全身已经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烟雾之中,头顶白气更似似开了锅的沸水一般,骨嘟嘟涌沫喷潮,似拥絮蒸云一般,往天空卷起。

      青颖见李阳好似心神衰竭前兆一般,当即微抬玉手,尾指轻轻点出,一点星光点在李阳额头之上。

      李阳全身忽然一震,目光睁开,对青颖露出一丝苦笑,说道还请青颖姑娘帮忙照看一应事物。”

      李阳说完,身形忽然一闪,从原地消失,留下四大一小五个阴魂。

      “养鬼?”青颖见到玉佳他们五个,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抿嘴一笑,喃喃说道。

      “谁说我们是鬼?活得不耐烦了?”肋下多出一双巨臂的那个阴魂被李阳突然从银色光圈之中抛出,昏头昏脑之下,忽然听到一个女声说是鬼,当即恼怒地吼道。

      “哦?好久没有遇见这么好玩的事情了,今天本姑娘就好好教导你们一番。”青颖忽然兴致大发,看着他们说道。

      玉佳当日曾见到青颖,她修为非凡,当即一伸双手,居然主动对青颖撒娇,要她抱抱。

  、酷f(匠t网_首发

      “咯咯……,果然是个小滑头。”青颖笑嘻嘻地将她抱在怀里,掐了下她肉嘟嘟的脸蛋说道。

      “姑娘,我等四人都是主人奴仆,阿大他脾气暴躁,还请姑娘不要见怪才是。”钟离雪虽然看不透青颖修为,但是一来她心思细腻,修为在四人中已是最好,隐隐感觉到她的不凡,而来她既然能得到李阳的托付,必然是他身边亲密之人,四人若是惹恼了她,还不是自讨苦吃?

      青颖见一个浑身金光闪闪,也不知是穿着丝线所制衣物的阴魂彬彬有礼地对开口道歉,身段玲珑,声音纤细,应该是女子,便微微一笑,对她说道你可站到一旁。”

      那三名阴魂虽然被李阳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收服,反抗不得,但是脾气却并没有收敛多少,见到面前这个浑身青衣的女子一副家主教训奴仆的口气,心想:等人虽然被那人收为奴仆,但也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呵斥的,今日将这个女子好好教训一番,留她性命,也让那人等人的手段。

      三人心思大同小异,他们此番获得天赋异禀,虽然是蒙李阳所赐,但是心中桀骜,认为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等人只要服从他一人的命令便可,而且自古法不责众,三人一起出手,他难道还能叫我们都杀了不成?

      “你这女子口气也太过狂妄!不要以为你同那人有关系便可如此对待我们!”依然是肋下多了一双巨臂之人开口,碧瞳倒竖,斜睨了钟离雪一眼。

      青颖听闻这个丑鬼所言,剑眉竖起,看向他们三人说道三个无知小鬼居然也敢大言不惭,看来他还没有将你们养熟啊!那就由我来替他好好教训你们一番。”

      那三个阴魂虽然狂妄,却也不傻,见青颖如此笃定,好似胸有成竹,不由心中略沉,互相看了一眼,突然一起发动。

      阿四头上独角发出一圈圈的光晕,将青颖套住,阿二那双占据了脸部一半面积的巨眼,好似突然变得更大,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真正的攻击则是由阿大来完成,四只巨爪伸张,直直抓向青颖四肢,巨爪之上弥漫着一股灰色的诡异气流。

      三人也知的生死只在李阳一念之间,不青颖同李阳的关系如何,故此也不敢将青颖伤得太惨,怕无法向李阳交待。

      青颖初始之时根本未曾将这三个阴魂放在眼里,见他们发动雷霆一击,也未曾阻止,哪知他们三人却是各有禀赋,虽然还不曾大成,配合起来突袭却是不错。

      那独角鬼所发的光晕居然好似将身周空间分剥开来,想让寸步难行;拥有一双巨目的阴魂眼光令心旌摇摇,居然心神不宁,或痛、或痒、或酸、或麻,情绪如潮,齐涌上来,意马心猿,也按捺不住。肋生四臂那个阴魂抓伤灰白气流虽然微弱,却也给一种危险地感觉。

      “这几个小鬼不简单!”青颖心神一动,顿时想到,“没有想到李阳居然还有四个这样的手下,他的运气可真是不赖。”

      青颖虽然心神稍凛,有些诧异他们三个天赋异禀,却仍是笑言晏晏,手臂微微一动,穿越空间,抛出一片嫩生生的莲叶。

      莲叶晃眼变大,清光盈盈,倏地一动,将阿大他们三个包裹住,缩成弹丸大小,回到青颖手中。

      钟离雪原本见阿大他们三个突然凝聚全身真元,发动雷霆一击,丝毫不给青颖舒缓的机会,心中惶惶,正准备出手营救青颖,就见她突然抛出一片莲叶,情景顿时逆转。

      青颖将莲叶揉成的一团捏在指中,笑着说道:“好久没有这样玩过了。”

      青颖说着,将手中的莲叶捏来捏去,弄成各种形状,对钟离雪说道:“你还算不错。”

      钟离雪隐约可听见阿大他们的惨叫之声好似虫鸣一般,从莲叶中传出,听闻青颖对她评价,有些心悸地点点头。

      “山下有两个小家伙等得不耐烦了,你将他们喊上来吧。”青颖对钟离雪说道。

      钟离雪点点头,身心一闪,便已不见。

      “你这个小家伙才是最狡猾的!”青颖对怀中瞪着一双大眼的玉佳说道。

      玉佳似是畏惧,似是害羞,将眼轻轻闭起,做酣睡状。

      山脚之下,柯戒观测之际,一个金色身影突然从他们身边出现,丹尘浑身一惊,正欲出手,柯戒见是那个自称“钟离雪”之人,急忙拦住丹尘。

      “主人闭关,你们可跟我来。”钟离雪一出现便对二人说道。

      “跟跟你去干干什么?”柯戒奇怪地问道。

      “那名前辈女仙仍在山上,你们难道不随我前去拜见?”钟离雪扭头说道。

      “啊?去去。”柯戒缩了缩脖子,说道。

      “你认识她?”丹尘见钟离雪转身之后,悄悄对柯戒问道,“我感觉她身上有一股很诡异的气息。”

      “走就就是了!哪来那那么多废废话。”柯戒瞪了丹尘一眼,跟了上去。

  丹尘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哼了一声,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