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主人!”童子见到李阳之后,当即跪倒在地叩首说道。

  “啊?老光棍变变成童童子鸡了!”柯戒看着那个赤裸的童子说道。

  “起来吧!你只要不辜负我的一片苦心就可以了!”李阳对形貌大变的丹尘说道。

   丹尘听到柯戒所言之时,一阵羞恼,不过未得李阳允许,他仍然安静跪伏,直到李阳说完,才起身发出一片青霞将身体笼罩,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哼声。

  “哈哈……,好——好嫩!”柯戒听到丹尘的声音大笑道。

  “丹尘,别理会他!你来跟我看下这个谷中的景物。”李阳瞪了柯戒一眼,对丹尘说道。

  “好的!主人。”丹尘轻轻应声,架起青色乙木遁光,跟在李阳身后飞出。

  丹尘重新塑体成稚童模样,被柯戒一番取笑,心中羞恼,急急跟了李阳出去。

      片刻光景之后,二人经过一个禁法加持的拐弯,丹尘神情一震,止住身形,惊诧地叫道这——这里会有如此多的毒虫?”

      甬道之中,李阳二人上次杀死的那些毒虫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此刻已经又被无数毒虫密密麻麻地覆盖起来,一眼望去,尽是毒虫,蜂蚁蚊蝇,毒蛇、毒蝎……各种异响嗡嗡震耳,令人头皮发麻。

      “这是蚂蝗蚁,这是石斑蛇,这是……”丹尘看着一些熟知的毒虫喃喃说道,“奇怪了,这些都只是普通蛇虫,即便因为特殊原因变这么大,也不可能拥有毒素啊?而且看它们呼吸之间彩气弥漫,好像体内贮有瘴气一般?”

      李阳虽然在亚马逊生存了很长时间,但是他对毒虫一向是敬而远之,因此对这些毒虫的习性一点都不了解,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回答丹尘的问题。

      “你跟我出来就自然会知晓。”.李阳见丹尘对毒虫似乎很了解,不由心中稍显宽慰。

      “是,主人!”丹尘同李阳接触的时间越久,心中对他的身份便越是感到认可,修炼速度暂且不说,就说他身上的种种异象便不是凡人所能拥有的。尤其是在塑体之时渡给的那黑白二气,当时突然有一种“阴阳割昏晓”的感觉,好似天地初开一般,那种威势直接烙在了他的元神之内,让他每每想及都心中颤栗。

      二人驾着遁光来到洞外,几名正在搬运玉石、琉璃等准备装饰洞穴的奴仆见到李阳,吓得纷纷趴伏在地,叩头问候。

      “起来吧,你们继续。”李阳也不知他们从何处弄来这些材料,不过也无须操心这些。

      这些奴仆都是五云老祖不知从何处摄来,他只要稍不如意,便有可能将这些奴仆喂了毒虫,因此这些人每日都战战兢兢,即便李阳看起来面善,这些人也是畏之如虎。

     丹尘二目虽不说洞烛幽冥,但是穿透云雾却也无妨,见到彩云也似数百里方圆的一片瘴幕,笼罩地上一二十丈,将那大片盆地盖住,风吹不散,犹如繁霞,心中惊诧,无与伦比。

      “怎样?”李阳对丹尘问道。

      丹尘点点头,问道哪个门派得罪了主人?小人一定将他们整得尸骨无存。”

      “我是那种残暴、无故结怨之人么?”李阳翻翻眼睛,说道。

      “是是!难道您想借此给附近水源下毒在解毒,然后收拢人心信仰?不过这些凡人只要沾染一丝便会尸骨无存,而且未免太过浪费,还是由我另外调配一些丹药……”丹尘絮絮叨叨地对李阳说道。

      “去!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难道就没点正经?”李阳打断丹尘的话语说道。

      “是!”丹尘急忙躬身敛声,不过心中却是揣测:你修炼的是正宗佛法,用这些毒虫、瘴气还能干?难道被我说中了心思不高兴?

      李阳将五云老祖的五云彩烟罗对丹尘讲述了一下,而后说道我想用这些瘴气炼制一些这样的法宝,用来给你们护身、对敌,尤其这放入地心肺泡洗练之后,不惧雷火,瘴气吸收热毒,更加厉害,若能炼制一批,实在是再好不过。”

      丹尘一听,双眼放光,心中已经在琢磨给的法宝中在添加一些丹毒之类,一定要做到稳上一丝便倒。

      “至于这些毒虫,一方面它们体内毒气精华好比经过提纯的瘴气,用来炼制法宝,比那些瘴气功效更好,”李阳眉角微扬,略带喜色对丹尘说道,“另一方面,我还想用它们来喂养一批金蚕蛊。”

      “金蚕蛊?”丹尘失声惊呼,看向李阳,对于这类赫赫有名的蛊虫,他当然也曾听闻,乍听李阳说出,惊诧之余又欲一睹其容。

      李阳微微颔首,正好将金蚕蛊收起后还未能有机会细细观察,便准备放出与丹尘一起观看。

      “咦?”李阳突然面色一变,对丹尘说道:“出了点意外,你去游览一番。”

      李阳说着,突然消失,留下丹尘独立空中,一股轻风吹过,丹尘突然升起一丝凉飕飕的感觉。

      “这个死胖子!”丹尘面上一阵羞红,恨恨地咬牙说道,而后青霞簇拥着飞往方才那几名奴仆所在之处。

      李阳心中焦急,金光簇拥全身,好似一根响箭,带着锐利的呼啸之声从甬道之中飞过,沿途一些毒虫飞蚁被金光撞上,无一例外化作飞灰。

      “你你怎么了?”柯戒正准备在石床之上酣睡,忽然听到遁光破空的响声,而后便见李阳突然回到山洞之中,不由奇怪地开口问道。

      李阳随手将洞口封住,一连打了十几个印诀上去,而后对柯戒说道我收取的那些金蚕蛊好像突破禁制了,你帮我收摄。”

      李阳说着,脑后的银色光圈已经显现出来。

      “好好!”这些金蚕蛊虽然貌似凶恶,对柯戒来说并没有太大威胁,因此他也没有顾忌,收心固神,一圈清亮的光芒亮起,将四周空间护住。

      “咦?”李阳将头轻轻一晃,可是光圈小千世界之内并没有任何落处。

      “怎回回事?”柯戒也是奇怪的问道,李阳脑后的那两个光圈乃是生在元神之上,比肉体四肢操纵还要方便得多,可能会出现这种无法驾驭的情况?

      “那些金蚕蛊明明还在小千世界之内,会无法抛出?”李阳眉头微蹙,奇怪地对柯戒说道。

      “我我怎么可可能知道?”柯戒翻着眼睛说道。

      李阳澄神内视,定念明心,默运神念,锁定金蚕蛊,低声喝道出来!”

      就见一道金虹突然从那光圈之中飞出,凝而不散,依稀好似是一个人的形状。

      柯戒伸手一指那道金虹,一簇清光笼罩而上结成网状将它团团兜住。

      “吱吱……”一阵好似蚕宝宝咀嚼桑叶的声音响起,困住金虹的青色光网瞬息之间便化为点点流光,俄而消散。

      “呃?”柯戒见状,脸上微微着恼,胖乎乎的手臂一抄,手中青霞闪耀,电漩急飞,好似海底捞月一般,想将金虹抓住。

      “等一下!”李阳忽然感动金虹同有一种莫名的联系,急忙对柯戒说道。

      柯戒手中青霞已经稍稍接触金虹,听闻李阳所言不由微微一顿。

      就在这片刻功夫,金虹已经滚落地上,现出一个人形。

      柯戒见状,便也顺势将手伸回,奇怪地看向这人:李阳放出的不是金蚕蛊么?变成个大活人了?

      只见地上这人身形纤细苗条,穿着一件金色紧身衣,就是头部也不例外,唯有眼眶处露出一双碧绿色的眼眸。

      “阿三?”李阳眉头紧蹙,看着这个好似女子身段的人问道。

  k_酷D匠;网《唯RQ一r正|版$2,其!他oS都=`是-…盗w版

      “主人,正是小奴!”阿三躬身对李阳说道。

      “你会变成这样?金蚕蛊呢?”李阳看着“他”身上的金色紧身衣问道。

      “主人,您传给我们四人的功法包罗万象,穷天地之精粹,令我们受益无穷!”阿三又是躬身对李阳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是女的?还有那些金蚕蛊哪里去了?”李阳听到阿三的声音清幽空旷,便问道。

      “是的,主人!您传给我们的功法我们四人参悟出来居然大相径庭,各自迥异。小奴所参悟出来的正好是毒蛊一道,那些金蚕蛊已经小奴我吞噬炼化。”阿三急忙叩首对李阳说道,“小奴当时正值初悟,得遇这些金蚕蛊,正好用来奠基。主人若是不满,还请责罚小奴。”

      李阳听后,满面诧异,而后看着阿三,问道你能将这些金蚕蛊炼化?”这些金蚕蛊凶恶无比,而且能够吞食魂体,阿三虽然修为尚可,但一来没有合适法术,二来她也只是刚刚参悟魂经,难道就有这般威力?

      “是的,主人!您传授给我们的功法,我们一旦参悟便好似悟得天生神通一般,隐约间都有一项异能,小奴的异能便是能够吸收炼化毒蛊。”阿三解释道。

      “哦?”李阳一听,心中顿时一喜,没想到隐身修炼魂经居然会有这般奇效!如此看来,将他们四人收下,实在是明智之举。

      “阿——,唔!再叫你阿三也不合适了,你给起一个名字吧,你好好修炼,另外告知他们三人也给起一个名称。”李阳对阿三说道。

      “谢谢主人,小奴叫钟离雪如何?”阿三一听,当即抬头欣喜地对李阳说道。

      “嗯,随便。”李阳随口说道,将钟离雪收回脑后光圈之中。

      “明明是鬼气森森的一个阴魂,偏要取这样一个文雅的名字,看来女性的思维就是不一样。”李阳摇摇头,暗自想道,“不过若是如她所说,应该好好培养他们一番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