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尽管事情是青颖而起,但台明月还是稽首向她道谢。

      “哼!本姑娘只是不想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握而已,我已经定好了对你们的惩罚,可能因为外界变故而产生变化。”青颖对台明月似是想要和解的意向毫不理会,冷声说道。

      “不管如何,姑娘能够将我的两个儿子救下,我们都感激不尽,是打是罚,我们任你处置!”公孙绿馨也是脸上带着泪痕对青颖说道。

      “真是无聊!”青颖突然狠狠地一咬牙,面上闪过一丝红晕,暗自说道都怪那个小和尚,没来由地勾动了我的心火,才会做出此种举动!哼!”

      不过台明月夫妇已经是如此一番神态,青颖也无法继续,一伸手,将两个气柱压缩成两个白蒙蒙的珠子,捏在掌中,点指台明月夫妻二人说道这是利息,至于惩罚,便由你们二人各自领上五百鞭!”

      “嗬!”公孙清看到青颖似是混不在意的一番动作,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她隐隐感到的猜想似是对了。

      “啊?”台明月夫妇听闻青颖所言,也是各自发出一声惊呼。

      “哼!我也不再欺负你们,他们二人你们可认识?”青颖说着,自袖中将两个蛇魂掏出,迎风一晃,化为常人大小。

      “上仙!这件事我的丈夫毫不知情,便由我独自承担吧!”公孙绿馨见到那两个蛇魂愤恨无比的目光,一段记忆突然从脑海浮现。

      “你等着!我们二人的主人乃是天仙一般人物,若是被她得知我们遭此毒手,定然不会放过你们!”一青一白两条小蛇在被炼成法宝之前对如此叫道,当时只是嗤之以鼻,认为它们不过是想诓骗逃生而已,没想到果真如此!

      公孙绿馨此时哪还不明白是回事,当即跪伏在地,对青颖叩首说道。

      “在吗回事?”台明月、公孙清见状,惊诧不已,齐声问道。

      公孙绿馨脸上含泪,抽咽着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

      “啊!你真气死我了!”不待台明月表态,公孙清突然自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伸出手指,哆哆嗦嗦的点着公孙绿馨,喊道,“月儿对你如何?你居然为他招惹如此祸端!我——”

      公孙清气得不知说些是好。

      “岳母,您别生气!”台明月急忙扶住公孙清,轻轻劝慰,而后看着青颖说道在下妻儿无意做此事,全都是在下宠溺骄纵之故,因此所有惩罚由在下一人承担便是!”

      “我这七星鞭可是非同寻常,你可要想好了?一千鞭下去,怕是你的身体都会被打碎!”青颖手中现出一条乌光闪烁的七星鞭,看着几人问道。

      “我——”公孙绿馨飞身而起,正欲说些,突然身子一软,被台明月禁住之后软软跌在他的怀中。

      “岳母,还请你照顾馨儿。台明月将妻子交给岳母之后,也不理会岳母的劝解,身体轻轻一晃,来到青颖面前,说道请姑娘惩罚吧!”

  !+更l新最快r上#Y酷T匠P网◎

      青颖目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而后将七星鞭祭起,“啪”的一声打在台明月背上,就见他背部的衣衫顿时裂为片片碎步飘落。

      “你可运气真元抵抗!本姑娘也不会占你的便宜!”青颖手中稍顿,对台明月说道,“你也别逞能!若是不运真元,怕是五百鞭你便已化为肉泥!”

      台明月感受到七星鞭的威力,虽然面色不变,但却自心中生出凄凉之感,突然听到青颖所言,当下点点头,将真元运转全身。

      “啪!啪!……”一声声皮鞭抽在台明月背上的响声令公孙绿馨母子三人、公孙清全都心痛不已,仿佛是抽打在心尖上一般。

      “您快解开我的禁制,不能让明月一人承受!”公孙绿馨对公孙清哀求道。

      “馨儿,你的修为更不可能扛下来,便让月儿承担吧!”公孙清亦是眼中含泪,对公孙绿馨说道。

      母女二人悲情不止,台华斌、台华硕亦是颤颤惊惊,不敢看父亲的惨状。

      “你们两个孽子!好好看着你们父亲,以后做事之前想想你们父亲此刻的情形!”公孙绿馨突然厉声对台华斌二人喝道。

      台华斌、台华硕从小到大,还未曾被母亲如此呵斥过,俱都是一呆,而后扭头看向父亲。

      台明月尽管有真元护体,却仍觉奇痛难忍,这七星鞭也不知是动物的皮制成,打在身上,便是元神都会受到伤害。

      五百鞭后,台明月背部已经血肉无存,露出森森白骨,若不是有一层薄薄的本命元气护住,怕是骨头都已经被打碎。

      公孙清母女二人见到台明月惨状,对青颖哀求不已,若不是青颖的修为太高,怕浪费台明月的一番苦心,她们早已上前抢人。

      青颖面上依然一片冷然,心中却已渐渐软化,两个蛇魂也是不忍目睹,轻声对青颖劝解。

      “我决定的事情岂是能随便更改的!”青颖一瞪两个蛇魂,将它们收回袖中,继续鞭笞台明月,不过七星鞭上却已经没有那股渗透心神的力量。

      台明月心神模糊之中感到背部痛楚突然大减,心中诧异,抬头看了青颖一眼,目中露出感激之色。

      青颖却是毫不理睬,将一千鞭打完之后,才对他说道你还算有点担当!这颗丹药便赠给你了,可以弥补你的修为损失!”

      青颖抛下一颗龙眼大小,泛着沁脾香气的药丸,化为一道清光消逝。

      公孙清此刻才将公孙绿馨的禁制解开,二人一齐上前,将台明月扶住。自始至终,台明月身子都不曾动摇半分。

      台华斌、台华硕跑上前来,齐齐跪在地上,哭诉道父亲!我们知道错了!以后定当好好做人,请您惩罚我们吧!”

      “胡说!我是你们的父亲,会惩罚你们?”台明月将眼一瞪,呵斥二人道,“不过你们若是从此以后端正心性,为父便是在挨上一千鞭又有何妨!”

      “是!”台华斌二人急急站起,上前搀扶台明月。

      其中台华硕心细,见青颖所抛下的那粒丹药漂浮在地面三寸之处,紫光湛然,异香扑鼻便是在这里都能闻到,便上前拾起,交给公孙清,说道姥姥,您看这颗丹药样?”

      公孙清将丹药接过,轻轻一闻,而后说道不错!这粒丹药我只是轻轻一闻,便觉神清气足。况且那位前辈也没有必要欺骗我们。”

      几人搀扶着台明月回到住处调养休息,台华硕、台华斌二人看着父亲惨状,当即心中发誓:以后一定要克制的脾气!

      此时的五云谷中,李阳二人对此事经过无从得知,也不知台明月由此因祸得福,伤好之后修为大增,一举突破还虚中期,妻子从此之后对他百依百顺,两个亦是每日静心修炼,收心固神,可谓美满幸福。

      “这这个丹丹尘怎还没没有塑体完完毕?”地心处的那个石室之中,柯戒看着已经膨胀成成人身体大小,好似蚕茧一般的的紫光,郁闷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他了?”旁边李阳看了柯戒一眼,奇怪地问道。

      李阳估计今日丹尘便会塑体成功,所以才拉着柯戒在此守候,一面出差。

      “嘿嘿……,我我们的关关系一向很很好!”柯戒嘿嘿一笑,对李阳说道。

      “信你的才怪!”李阳翻了翻眼睛,说道,“我看你是馋涎他所炼的丹药才是!”

      “嘿嘿……,”柯戒又是发出一阵憨笑,不语。

      岩浆之中石床上的那团紫光突然好似一个巨大的心脏般起伏跳动起来,忽大忽小,收缩膨胀。

      李阳、柯戒急忙起身防备,丹尘可是相当于他们后勤部长的角色,所有的丹药炼制都要由他完成,况且李阳还打算让他培育五云谷中的毒虫、瘴气,但凡行医之人多少都懂些毒药方面的知识,想来丹鸥子应该也懂培育毒虫、瘴气的方法。

      “主人帮我!”丹尘正在将要塑体成功之际,突然感到体内真元不继,不由吓得魂消胆丧,急忙在心中对李阳念道。

      由于李阳分了一丝神识在他体内,故此丹尘一惶恐求救,李阳便即感应到。

      李阳稍一犹豫,而后一咬牙,恨恨说道便宜你了!以后若是不从你身上捞回本来,打死我也不会放你离开!”

      柯戒纳闷,扭头看向李阳,就见他将头轻轻一晃,一黑一白,筷子大小的两道气息凭空出现,纠结盘旋成一个微型的太极图形状,飞入紫色气团之中。

      “不不是吧?”柯戒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喃喃说道。

      这可是先天阴阳二气,当日李阳收摄混元锤时所用不过才有这两倍大小,此刻居然分了一半出来给丹尘!

      混沌初开,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而后演化万物。

      这太极是指混沌之气,两仪便是指这先天阴阳二气,即便在洪荒时期也是了不得的至宝,也不知李阳是如何炼出,估计应该是同他脑后的两个光圈有关,李阳未曾主动说过,柯戒便也没有询问,不过此刻见他居然做出此种举动,不由心中疼惜,恨不得将丹尘从紫气之中拉出,躺进去。

      阴阳二气渗入那团紫气之中,就见蚕茧也似的紫气突然一滞,周围的光线仿佛都被吸了进去,柯戒只觉眼前好似花了一下,不由眨了下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帝家老五说:

感谢。自家媳妇自家宠a207 的解封,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