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柯戒眨了眨眼,看着青衣女子,一脸恭谨地说道:“那那人已已经跑了。”

      “你说五云那个自以为是的小家伙?他可能发出那道乌光?”青衣女子柳眉微蹙,狐疑地盯着柯戒问道。

      “他他的一件法法宝发发出的。”柯戒只觉她的目光好似能看透人心一般,被她这样盯着,元神都有些发凉,强自镇定心神说道。

      青衣女子轻轻点头,不置可否,看了看五云谷中景象,说道此地瘴气、毒虫已经淤积三百多年,一旦流传出去,将是一场天大的灾祸,你们二人可要将这里处理好。”

      “是——是!”柯戒听青衣女子似有离去的意向,不由急忙点头应道。

      “嗯!”青衣女子点点头,似是准备离开,目光不经意间瞥到李阳身上。

      “咦?”青衣女子目光一凝,面色稍沉,如同敷了一层寒霜,伸手对着李阳的方向一抓。

      李阳在柯戒回到身边之际.便感到心头一阵发悸,好似面临生死威胁一般。“难道是柯戒心中生了歹意?”这个念头在李阳脑中一闪而过,旋即便被他抛弃,经过多日相处,李阳对柯戒的脾性已经很了解,而且二人又曾立誓不会算计对方,因此不可能是柯戒的缘故。

      尽管这种感觉有些模糊不清,但却真实存在,李阳不敢大意,将阴阳鱼连同混元锤收入脑后佛光金轮中,缓缓祭炼,同时将银色光圈掩去。

      李阳刚刚做完这一切,青衣女子便出现在了他们身旁,只不过几人都未曾发觉而已。

      此刻青衣女子不知在李阳身上发现了什么东西,伸手虚抓。

      “你你做什么?”柯戒大惊,以为她知道了李阳的秘密,挥手发出一道清光护在李阳面前。

      玉佳眼中满是惊惧,比见到混元锤时更甚,却是咬着嘴将手中风车指向青衣女子,一道红光好似匹练一般直奔她的面门。

      “哼!”青衣女子微微一哼,手中动作不变,另外一只手拦向玉佳风车所发红光。

      随着女子的手指微动,柯戒的清光顿时化为齑粉光雾消散,一个布兜从李阳怀中飞了出来,那道匹练般的红光被她另外一只手拦住,如同溪水遇见顽石一般,倒卷消散。

      青衣女子将手中布袋轻轻一抖,顿时现出两个蛇影,正是李阳所救的那两个蛇魂。

      “我说你们两个不曾相识呢!”青衣女子看了两个蛇魂一眼,似是说给李阳他们听一般,口中喃喃。

      “不不是你你想的那样!”柯戒见她微微抬手,一股猛烈的气息如同蟒蛇一般盘旋升腾,当下急急说道。

      “主人!那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两个蛇魂还算忠厚,见到青衣女子动作,也是急忙叫道。

      “嗯?回事?”青衣女子手中动作一停,周围气息顿时消散,好似浓雾消处,窥得月光泻地一般,令人心中一轻。

      两个蛇魂先对青衣女子叩首,而后才将二人的经过讲述一遍。

  最=《新章Z节E%上‘酷☆;匠网\

      “咯咯……,原来是这样,我错怪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青衣女子听完之后,突然发出一阵娇笑,对着柯戒说道。

      “没——没关系。”柯戒现在只盼着这个青衣女子离开,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你们为了我这两个仆人还特意来此一趟,还遇上如此祸事,我心中也是过意不去,要不我将五云那个小家伙抓来交给你们处置,样?”青衣女子脸上似是有些羞红,对着柯戒说道。

      “这个小和尚要醒了。”还未待柯戒回答,青衣女子突然又说道。

      混元锤本就已经是无主之物,李阳将上面沾染的五云老祖的气息驱除,借助黑白二气,很容易便将它祭炼成功,正自心神欢喜,便听青衣女子如此说道——李阳虽然在祭炼混元锤无法动弹,但是对周围所发生的事情却是一清二楚。

      玉佳见到李阳回神,急忙扑在了他的怀中,脑袋直往臂弯中钻。

      “呵呵……,”李阳笑着轻轻拍了拍玉佳的后背,而后看向青衣女子。

      “翠袖轻摇笼玉笋,尘拂峨眉柳带烟,月里嫦娥难到此,九天仙子怎如斯。”李阳只觉心神一荡,突然轻声吟道。

      “啊?”柯戒只觉头晕目眩,好似中暑一般,李阳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将混元锤炼化,便想挑战一名金仙不成?那两个蛇魂说他们的主人是天仙,二人还曾怀疑,现在看来,哪里是天仙,分明就是一金仙!更可怖的是李阳居然出口调息于她。

      青衣女子也是微微一怔,二目微缩,好似蛇眸一般,看向李阳,她手中的两个蛇魂更是魂惊魄落,掩头盘在一起,不敢再看。

      李阳只觉自见到青衣女子之后,本体便传来一阵骚动,因此才情不自禁地开口吟道,吟完之后,便已心中懊悔无比,哪知见到青衣女子好似蛇眸般的一双眼睛,元神又是轻轻一荡,心旌摇摇,不能遏止,直直地盯着她的双眼,只觉她风华绝代,赛过世间一切女子,恨不能金屋藏娇,将她放入心坎儿温存,眼皮上供养。

      青衣女子见到李阳好似呆傻一般的表情之后,嘴唇轻抿,似是想起了事情,面上煞色一退,大大方方,对着李阳说道:“谢谢你的赞赏啦。”

      “呃?不客气。”李阳傻傻地回道,他只觉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烧起,本体、化身俱都焦躁不已。

      柯戒、两个蛇魂却是真得呆傻住了,这二人的回答好似一见钟情一般?太离谱了吧?

      青衣女子忽然面色一变,煞染眉梢,对着李阳说道:“你一个小和尚不守清规戒律,居然还敢调戏姑奶奶?”

      李阳被青衣女子的变化搞得一愣,口中却是答道:“我不是和尚。”

      “嗯?你不是和尚?”青衣女子正待发飙,听到李阳此言,不由皱眉问道,“你那佛光金轮又岂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我是机缘巧合下修炼而成的,一身佛法修为都是。”李阳当即说道。

      “你果真不是和尚?”青衣女子来到李阳身边,在他身上细细打量,说道。

      “真的不是!”李阳对那女子的到来不曾有丝毫戒备,当即诅咒发誓表明不是佛门中人。

      “完完了!”柯戒以袖颜面,羞愧得无地自容,“李李阳平平日里稳稳重得很,今今天怎好似发发情一般?”

      青衣女子止住脚步,对李阳说道你的胆子倒是真大,难道你不明白我的修为有多高么?”

      李阳心中时明时暗,有苦难言,想说我要是清醒,打死也不敢这么说啊。”

      尽管心中如此想法,李阳却是轻轻摇头,更加大胆地直言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便是圣人也无法指责,有好害怕的?”

      “咯咯……,你同我那姐夫还真有些相似。”青衣女子轻轻笑了几声,说道,“可惜你在我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况且我已断了俗尘凡念,你若因此害了相思病,可不要怪我。”

      青衣女子说完,在李阳脸上轻轻拍了两下,化为一道青虹飞逝。

      李阳只觉脸上触感还在,芳香犹存,青衣女子身形便已飞逝,正自心中空荡,耳边突然又响起青衣女子那宛如鸣玉一般的声音你手中的那根紫竹乃是观音大士紫竹园中仙品,功可塑体化形,怯除心魔,便算是我对你们的报答了。咯咯……,记住我叫青颖!”

      李阳心神恍然,低头一看,才发觉手中多了一根手腕粗细的紫竹,晶莹光润,宛如玉制,散发出一股清馨的香气。

      “你你怎么了?”柯戒此刻才李阳神情不对,来到他的身边问道。

      李阳似是发怔,没有回答。

      柯戒正欲伸手探查李阳的情况,就听一声大吼突然从李阳脑后的佛光金轮中传出。

      “吼!”

      随着这声大吼,李阳本体自佛光金轮中窜了出来,人首蛇身,一丈多高,全身血脉贲张,二目通红,四处扫射。

      李阳在那青衣女子触及身体之时便发觉本体想要出来,心中发急,当下拼命压制,可他这化身之中乃是第二元神,尽管修为突破,已经高于本体,却也只能压制一时,终于在那青衣女子走了之后压制不住。

      李阳本体出来之后,二目通红地四处打量,似是无处发泄,突然疯癫一般打起拳来,而且让化身祭起混元锤不时打压本体。

      “你——你疯了?”柯戒见状吓了一跳,口中喝道,想要阻止李阳,却被他示意无妨。

      李阳第二元神控制着混元锤威力同本体搏斗,只见本体之上鳞片纷飞,血珠四溅,却仍是不肯停休,不时以肉拳击打混元锤,动作杂乱,好似没有丝毫踪迹可循。

      “搞搞啥?发——发情不成就——就自虐?”柯戒闷闷地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