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到胜利的标志的时候,开心地说不出话,因为这一把实在是太惊险了!

  最后一波团战,无论是谁,都发挥地淋漓尽致,特别是柳思思和大树,好几波操作都是满满的亮点,救我与危难之中,起死回生!

  “思思,你最后一波细节,实在是太好了,很强,很强啊。”我激动地说不出话,甚至激动地亲了柳思思一下,我开心地手舞足蹈,这个单子没毁在我手上!

  柳思思的脸也红了,害羞地说道:“是吗?其实人家也只是想保护你啦,我看到你有危险,就毫不犹豫地就你啊。”

  “我爱死你了。思思!”我开心地说道。

  我看到客户端的标志上显示我已成功晋级至璀璨钻石三段位,也就是说,我直接从钻石五跳到了钻石三,六十盘百分之百胜率上钻石。还剩下四天的时间,我还有机会的。

  现在的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太激动太兴奋了,但是我却不得不想对面的细节处理,实在是太令人恐怖了,我还心有余悸,难道现在的钻石段位已经这么厉害了吗?那国服的王者岂不是要上天的节奏?就算我一年没踏入职业圈了,但是也不可能状态下降的这么慢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本来还打算着重回职业圈呢,唉,看样子杀回去是没什么希望了,因为我这样的状态就是坑队友的节奏。

  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再继续玩下去了,只好对柳思思说道:“思思,我今天有些累。”

  柳思思回答道:“那好吧,你先回去休息吧,正好我也有点事,走吧。”

  我点点头,说了一声好,便跟柳思思一起出了网吧。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还剩下三天的时间,我现在的段位是璀璨钻石三,也就是说,三天之内要打上最强王者,对于目前来说,还是可以完成的,但是,每一局都遇到像昨天一样的对手,我根本就吃不消,迟早有一天会输的,想到这里,我心情再一次沉重了起来。

  我垂头丧气地洗漱,吃早餐,也不知道我爸的病情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是很严重,我一定要在三天之内,弄到这十万块钱,但是上分的难度的确是一个挑战。

  当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我好奇地拿过电话一看,上面竟然显示的是高迈的电话号码!难道是高迈有什么事情找我吗?难道是因为单子的事情,但是我明明是连胜状态他干嘛要找我呢。

  但是我还是忐忑地接了电话,从我的直觉来看,一定有事情!

  “喂?高迈...”我弱弱地回答道。

  “怎么声音跟蚊子似的?大点声啊。”高迈说道。

  “哦哦,我是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对,这次我的确找你有点事,而且还是一件大事。”高迈显得有些严肃,我心里“咯噔”一紧,不会是关于我的事情吧?

  但是我还是深呼吸了一口,问高迈道:“是什么事?”

  “有几家工作室联合来对抗我们星空工作室,所以,我觉得你手上的单子,有点危险。”高迈回答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几家工作室要来联手对付你?难道你得罪了他们吗?”我有些吃惊地问高迈。

  “不是得罪,而是利益上的垄断,在上海,星空工作室已经是代练的代名词了,所以经济收入方面也是我们星空工作室一家独大,其他几家工作室看不下去,所以想一起联手对付我们,以达到经济平分的目的。”高迈回答道。

  我有些疑惑,继续问高迈道:“那这跟我手上的单子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们想让我的单子也打不下去吗?”

  高迈回答道:“没错,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他们几家工作室早在上个礼拜就已经开始联手合作了,我只知道他们是想通过狙击的方式来破坏我们的代练效果。”

  我说道:“狙击的方式?也就是说,他们五个人来狙击一个或者两个代练?以达到让那些代练赢不了,最后毁单的结果?”

  “就是这样。”高迈回答道。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消息,几家工作室一起对付我们一家工作室,正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就算星空工作室一家独大,那其他几家小的工作室联合起来的力量也不能小觑啊。

  “所以,高迈你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我再一次问道。

  “他们几家工作室狙击的方式就是十几个代练看到我们星空工作室的单子号一旦上线,就会同时开启排位系统,这样的话就可以达到单排狙击,但是实质上是五排狙击的目的,这让我们的代练难以胜利,毁单为结局,然后再顺势炒作,诋毁星空,市场就会倾向他们那边,上海的代练地位就不再是星空的了,现在很多代练的单子都已经毁了。”高迈说道。

  这时我好像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赶紧对高迈说:“高迈,你帮我查一查我昨天一盘VN的战绩,对面五个人是不是狙击星空工作室的代练!”

  现在我已经豁然开朗了,只要等高迈的回复了,我说为什么对面的配合如此天衣无缝,弄的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状态,我再强也强不过带路人去打五个代练的水平。

  我觉得对面肯定是看到了我的ID,“StarMai”,这个ID已经挂上了星空工作室的招牌,那些狙击星空的代练一看到这个ID上线,就会全体狙击,难怪啊难怪。

  vH酷匠$网{z永久免费f$看z小V.说df

  要不是他们最后的那一点失误,恐怕现在的局面就不是这样子的了,那就应该是碾压局,我们被碾压,我所有所有的心血都完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被卷入了这一场勾心斗角,我明明是无辜的啊,我看高迈好像也对此有着深深的无奈。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传来了高迈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