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牛头实在是太恐怖了,细节操作发挥到了极致,假如说牛头在W过来的时候接上一个Q,那么EZ和牛头全都要死在这里,我拿下双杀,可是最后因为这个牛头,让我错失了杀掉EZ的好机会。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

  柳思思见状,有点奇怪,问我道:“怎么了,夏晨曦?不舒服吗?”

  唉,看来柳思思还是没有明白刚才那一波对拼的利害和关键之处啊,要是柳思思看懂了,估计也会深呼吸,侥幸一会儿吧。不过我还是得让柳思思明白刚才的那波细节操作的,这可以让柳思思学到很多东西,在细节方面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对面牛头真的太强了,有着很吓人、很恐怖的实力和意识。”我赞叹道。

  “哪有?没看出来啊?反倒是你的E闪很关键嘛。”柳思思依然不明白刚才的对拼细节。

  听完柳思思的话,我回城买好装备,往线上赶去,并且在此时解释道:“刚才下路那波对拼,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波平常的下路交锋,实际上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钟,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心理博弈的细节操作。”

  “真的吗?我为什么没有看出来?”柳思思惊讶地睁大了双眼,问我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柳思思解释道:“刚才下路你的Q技能把EZ击飞较长的时间,我趁机输出EZ,叠加战争热诚的被动,当我AQA打完一套的时候,加上之前的输出,战争热诚被我叠加到了五层,而且还打出了一个三环效果,EZ的血量瞬间下降到了一半,而牛头和我也拉近了距离,明显是要阻止我继续输出下去。”

  “牛头直接一个W过来想将我击晕在墙壁,造成短暂的控制,而且还想为EZ争取时间输出我,而且这个牛头在W过来之后,没有用他的Q技能,这是最为恐怖的一点。”我继续说道。

  “是吗?怎么了?”柳思思问道。

  “牛头之所以没有接上他的Q技能,是为了不让W和Q两个控制重叠在一起,只造成一个控制的时间,这样既浪费了技能,也浪费了控制时间,而且EZ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也打不出多少输出,当牛头W过来的时候,我直接一个AE取消普攻的后摇再加上一个闪现,顺利躲掉牛头的W技能而且把EZ再次击晕,再次平A,打出三环,叠加战争热诚到了七层,当我再次想A出去,打出高额的输出的时候,这个牛头竟然在我攻击指令出手的时候Q闪过来强行打断了我的攻击指令,让我的被动无法无法叠加,好在我卡了一个极限时间A了一下牛头,把战争热诚叠到九层,当我再一次想平AEZ的时候,牛头直接给了我一发虚弱,EZAQA我,而且我还扛着小兵的输出,血量直接被打到一半。”

  “这个时候你也给了EZ一个虚弱,但是我跟EZ对点是完全打不过的,因为对面的小兵太多了,再加上牛头给了我一个虚弱,让我减少护甲魔抗还有伤害,我非常伤,就算你给EZ一个虚弱,这样下去我还是会死的,然后我就给自己开了一个治疗,保证自己的血量,EZ闪现+治疗逃跑。”

  “那为什么EZ不用E技能逃跑,而要用闪现呢?”柳思思问道。

  “因为EZ的E技能施法是有一个短暂的延迟的,在这段时间内,我依靠你给的护盾增加攻击力,完全可以击杀EZ。”我解释道。

  “牛头这波把自己卖了,下路对拼只死了一个,而且还是辅助,把损失降到了最低。很厉害的辅助啊,可能下路是以辅助为核心的,EZ都要听牛头指挥的。”我继续夸赞道。

  “真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奇,其实一切的细节只有高手才能看得懂啊!夏晨曦你也太厉害了,把所有细节都分析出来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一个怪物。”柳思思说道。

  A酷@匠网首J发

  我笑了笑,没说话,来到了线上。

  优势已经被我建立起来了,接下来就是要把优势转化为胜势,要把对面下路二人组杀一个片甲不留才是。

  我一到线上就非常凶残,直接越过兵线,控制好牛头和我的极限距离,AQAEZ一套,然后回去,在此期间柳思思是在我旁边的,为我增加移动速度,机动性更强。

  EZ直接被我点了两百血,非常伤,而且还被我压制了经验,因为EZ是吃了一个魔沼蛙的经验的,所以等级并没有落后,但是经验上稍微落后了一点。

  EZ的装备也是惨不忍睹,只有一个蓝水晶和一个多兰剑,还有两个小饼干,而我直接掏出了一发攻速鞋。

  牛头一直站在近战小兵的后面,时刻在寻找机会,因为就算我拿了一个一血,但是真正的优势还是不算很大的,只要牛头抓住了我一波失误,完全可以把之前所有的劣势全部扳回来,还可以继续扩大优势,那我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压制EZ血量,让他猥琐,不敢上前对拼,压制他的发育,然后让自己的装备快速成型,在团战里打出巨额输出,拿下这一局比赛。

  当我正在补兵的时候,算好了牛头的W距离,保持在一个安全范围之内,但是我发现EZ往我这边靠近,而牛头纹丝不动,这是要干什么?想要搞我?但是牛头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啊。

  我的小兵被拉了过去,而我没有过去,EZ用Q补兵,快速着推线,我现在不明白对面想要干什么了。

  “思思,小心,对面举动有些反常。”我提醒道。

  柳思思也有点察觉对面的异常举动,说道:“对面的EZ一直被你压制,可是现在为什么敢这么大胆地过来补兵了?是不是对面打野来抓了?”

  我一下就否认了柳思思的想法,说道:“不,对面打野不会来抓的,因为如果对面要来抓下,必定会让牛头先手,而你又是一个保护能力极强的辅助,对面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最多血量压制,而且我们的兵线也不算太过靠前,对面打野来抓我们,他的野区就会被我们打野占领,那么对面的节奏就彻底乱了。”

  那对面到底要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回忆太美说:

今天还可以更新下去,实在对不起各位,还有谢谢芯蛋和公孙子杰的大力支持,鄙人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