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寻找输出空间,打出最大的输出,所以走A对VN来说是极其重要的,要是一个VN只会傻傻的站在原地普攻那么恭喜,这个VN是个智障。

  所有英雄选择完毕,柳思思在这个空隙查了一下双方的战绩。当查到我的战绩的时候。。。

  “哇塞,夏晨曦,你...你...五十八连胜上的钻石啊!天哪,五十八场百分百胜率!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柳思思十分惊讶地问我。

  “好吧都怪我,都怪我太厉害了,打出来了这么不可思议的战绩,都怪我啊,唉。”我悔恨地说道。

  “哼,夸你几句又洋洋得意了是不是,你这人啊就是听不得别人的夸奖,一夸你你指不定飘到哪里去了呢。”柳思思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满地反驳道:“我飘到哪去?你竟然问我飘到哪去?这还用说吗?当然是飘到你心里去了!”

  柳思思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愣了愣,随即脸就红了,害羞的不要不要的。

  “讨厌,就会哄女孩子开心吧,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骗过呢!”柳思思红着脸说道。

  看m正…版章节上酷匠p网o

  “不多不少,你是第一个。”我暧昧地说道,贴近柳思思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亲了柳思思一下,嘿嘿笑着躲到一边去了。

  “讨厌,正经点!”柳思思害羞道。

  “嗯嗯嗯,我正经了,看我们下路情侣组合怎么干翻对面,把他们打爆,看看我们家柳思思的辅助风女是有多么的厉害!”我开心地叫道。

  游戏开始,我买了多兰剑一红,柳思思买了一个窃法之刃,这一波不准备打一级团,老老实实上线。在我方蓝BUFF做好防守,怕对面老司机来偷我们的蓝BUFF。

  我们的阵容打一级团不是优势也不是劣势,但是对面的一级团阵容比我们好,牛头,塞恩,锐雯,太多控制了,被控住就是五个抠脚大汉上来轮X,一级团直接爆炸趋势,得不偿失啊。

  我们是蓝色方,帮完盲僧打完红BUFF安稳上线,对面EZ和牛头状态有些不满,EZ损耗了一些血量,牛头更多,甚至还喝了一小瓶血药,而且还在往后退,只露了一个头便暂时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这个细节被我观察到了,当牛头再一次出现的时候,血量是满的。

  当这一波兵还差一个兵补完的时候,我对柳思思说道:“思思,后退,他们要到二级了,撤一波。”

  柳思思还准备上的呢,因为EZ和牛头一级的时候特别弱,VN风女下路二人组都可以欺负他们。

  “啊?可是他们还有一个兵没补完啊,就算补完了也要第二波兵死了一个才会升到二级啊。”柳思思诧异地说道,柳思思说的没错,一般下路对线升到二级是需要两波兵的,在第一波兵线被补完之后,第二波兵到来,死了第一个近战小兵,下路ADC会到达二级。

  但是我不容柳思思犹豫,果断地说了一句:“思思,快撤,相信我,对面补完这一个远程小兵就要到达二级了,假如我们不走肯定要被EZ消耗一波的。指不定牛头还会闪现Q上来。”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还给上路狂打信号叫上单后撤,撤退到一个安全区域。

  柳思思虽然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我的话,后撤了。

  果然,当EZ补完眼前的残血远程小兵的时候,到达了二级,还好这一波柳思思后撤的快,要不然肯定要被对面消耗一波,甚至被击杀拿到一血。

  “哇,对面果然二级了,夏晨曦你怎么知道的啊,不是应该第二波兵线来了之后才会到达二级吗?难道是我算错了?”柳思思疑惑地说道。

  “不,不是你的计算失误,一般情况下下路对线升到二级是需要两波兵的,这一点完全没有错,但是思思你有没注意道,对面EZ和牛头一级上线状态都不是满的,而且牛头还磕了一瓶血药,EZ也损耗了血量。”我说道。

  “你是说,对面下路二人组吃了一个魔沼蛙的经验上线的?”柳思思反应了过来。

  我点点头,表示正确,继续说道:“没错,对面的确是吃了一个野怪的经验才上线的,因为EZ和牛头下路一级比较劣势,所以选择吃一个蛤蟆的经验来抢到二级消耗一套建立优势,这样基础就被对面打了下来,对线也不会这么吃力了,对面AD很有想法。”我说道。

  我再一次给上单发了一个撤退的信号,告诉他有危险。

  柳思思再一次疑惑了,问我道:“为什么要给上路发撤退的信号啊,大树很有优势的啊。”

  大树在线上的确有优势,塞恩只有三分之一血量,大树一半还多,但是我还是给大树发去了撤退信号。

  大树有些不解,但是还是选择了相信我的话,往后撤了一点,保持安全距离,这也是高分局让人舒服的地方,不像低分段,你发个信号过去提醒队友人家理都不理你,然后被打野抓死了就各种推锅甩锅,让人感觉心里很烦躁。

  当大树后撤的后一秒钟,对面带了个烫手的红BUFF的打野皇子直接EQ二连过来了,不过好在我们的大树在防御塔这边一点,安全距离,所以皇子只是A了几下便走了,算是一次失败的Gank,如果大树要再往前靠了,就会被皇子EQ二连击飞起来,不死也得交出一个闪现。

  大树:谢了。

  我回答柳思思问我的话:“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吗?”

  柳思思看对面打野的动向,恍然大悟,说道:“我知道了,对面下路二人组吃了蛤蟆的经验,打野自然选择上路红开,然后Gank上路,建立优势。”

  “没错,这是比赛里惯用的套路,也可以说是基本打法,因为每场比赛几乎打野都是上半部分野区开局的,让下路蛤蟆或者是石头人开局,为的就是下路建立优势。”我解释道。

  “没想到夏晨曦你竟然还会注意这些细节呢,厉害厉害。”柳思思夸赞我道。

  “一般厉害,一般厉害。”我谦虚地说道。

  这一波EZ和牛头没有占到便宜,十分不爽,我和柳思思也顺利到达二级,这一下可以对拼了,对面升到三级的经验已经牢牢被我算好,放心对拼。

  我走位有些靠前,但是柳思思比我的走位还靠前啊,对面牛头不乐意了,直接用粗壮的大角顶风女,WQ二连击飞,EZ跟上,消耗了柳思思大半管血量。

  “思思,别慌,W减速牛头,Q先放出来,放歪点,攒着等EZ来了直接吹起他,盾给我。”我快速说完了一套指令。

  柳思思照做,先是W减速牛头,让牛头跟不上来,然后原地攒了一个旋风,EZ离风女还是有段距离的,看到风女攒了一个风,于是走了点位想绕开旋风。

  “思思,Q”我说道。

  柳思思毫不犹豫把Q放了出来,准确命中EZ,然后给了我一个盾,接下来就是我的输出时间了。我只想告诉对面,我带的妹,我的辅助你也敢动?找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