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教的主殿,屹立于这个世界的众山之巅,这里四季如春,灵气充盈,宛若真实存在的仙境。

  老爷子也只是滞空飞行一段时间后,在主殿千里之外便停了下来,不由分说,带着我继续爬山。

  在外界,珠穆朗玛峰以最高峰问鼎,若是跟眼前这座主峰相比,估计连山腰都不一定比的上。

  我们的体力本来就很好,再加上这里的灵气充盈,我惊喜的发现,在这里,我竟然根本没有一点疲劳的感觉。

  连续爬了三天,我们距离那看似遥不可及的大殿越来越近,终于在当天傍晚,来到一处紫树遍布之地。

  这里不单树是紫的,就连那花花草草,都是紫色的,林中央有一条大河,同样泛着幽深的紫光。

  在河边,有一块紫色巨石打造的石碑,上面篆刻着繁体的文字:化凡之池,独以求仙,问鼎何处,武道之巅。

  几天来,我能接受的东西越来越多,但对这条大河还是赞叹不已。老爷子微微一笑,挺起了腰杆,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下就跳进河里。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对我摆摆手:“快下来,这河叫化凡池,外界来人,必须在池子里泡上三天,否则。一旦进入大殿,会被规则抹杀。”

  我二话不说,脱掉衣服,把衣服板报正正的叠放在河边,然后一头扎进去,痛快的游了几圈,问:“师父,在这河里泡三天,就不是凡人之身了?什么叫规则抹杀?”

  在这里没什么事可做,老爷子索性就耐心的给我解释:“这化凡池能为人体储存灵气,本质上,仍然还是凡人。规则抹杀,是武道先贤制定的规则,两个世界互不干涉,一旦介入彼此的领域,顷刻间就会化为灰烬。”

  我打了个哆嗦,原本玩闹的心也打消了不少。肩膀一沉,乖乖的把身子全都沉进河里,只露出脑袋。

  闭上眼睛,我能感受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流失。而又有一些特别的东西不断的补充进来。

  感觉只是一眨眼,再一睁开眼睛,我发现老爷子正光着老屁股在岸上穿衣服,我愣了一下,问他不是要等三天吗,怎么这就出去了。

  老爷子听的哈哈大笑:“傻小子,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如果再不走,咱们就要被逐出山外了。”

  酷匠1网O永久免费9p看wi小√说'

  我抬眼一看,果然,多出了几道陌生的身影。他们都穿着电视剧里的修仙者穿的白色道袍,领头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满脸的狂放。

  他身后,赫然是十几个白衣青年,衣着不凡,样貌更是英俊,我自诩帅气,但跟他们一比,真的差的太远了。

  在他们的注视下,我有些害羞的穿上衣服,规规矩矩的站在老爷子身边。那散发老人微微抬眼,声音清朗的道:“世俗中,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人来过我界了,想不到如今还有人能进来,还有人能找到化凡池,你们很不简单。”

  老爷子闻言,微笑道:“我曾经有幸来过仙山一次,至今铭记于心,这里的一树一花,长伴我心。”

  那些青年听到老爷子的话,都是很轻蔑的笑了,看向我时,更是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

  散发老人权当看不见,微微在我身上凝视一番,只是这一眼,便让我差点坐在地上。随即他哼了一声:“天赋一般,底子一般,能进入一念永恒的境界,应该是运气若致。”

  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虽然明知道不是好话,可是那一眼,让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老爷子在一旁哈哈大笑,突然一跺脚,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凡事没有绝对,当年,我在仙山也曾经得到过这样的评价,可现在,当初的同辈之人,又有几人是我一合之敌?”

  在老爷子的气势上升时,那些青年全部飞退出去,身姿潇洒如仙,更是让人羡慕不已。而那散发老人则脸色一变,“返羽……你竟然是返羽境?”

  就在此时,空中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雷声,与真雷不同的是,这声音像战鼓一样敲响,天空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返羽能影响规则之力,却不能避免被抹杀,请这位尊者收起外气。”

  散发老人对老爷子一低头,算是表达恭敬。而我在一边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哟知道这老货强,万万没想到会强到这种程度,这个一眼就让我差点受伤的老人,竟然也不敢惹他?

  在我心里,老爷子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我也更加放心了。开始的时候我还怕会被欺负,现在,我有这么牛逼的师父,我还需要怕谁?

  “返羽境的尊者,请来殿中一叙。”

  这时,那大殿突然绽放出一道光芒,化为一道银色剑气,射向了老爷子。老爷子眼神一凝,两根干枯的手指向前一伸,就把那银色的剑气夹住,随手一抓,递给了我,“这不是祖气,地脉中诞生的祖气,人家不稀罕,咱们不挑,快,吃了!”

  我不敢吃,但看到那些青年羡慕嫉妒的样子,和散发老人嘿呦呦的脸,哪还不明白这是个好东西。

  正要依言吃下去,大殿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可否把祖气还给老夫?这地脉正在逐渐衰竭。”

  老爷子嘿嘿一笑,把那祖气收进自己的掌心,孤身一人飞进大殿,“哈哈哈哈,还你可以,但我要跟你换一样东西。”

  老爷子的背影消失在大殿中,散发老人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带着那些青年离开。

  我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在自己的脸上猛掐了几把,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才渐渐的醒悟过来。

  “噗嗤,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掐自己?”

  突然,一个悦儿的声音响起。我转过头望去,只见一个一身白色宫裙,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正站在一棵树上,笑嘻嘻的看着我。

  女孩大概十三四的年纪,脸蛋很有卡哇伊萝莉的感觉。手里还拿着一颗灵果,轻轻咬了一口,香腮轻动,细细咀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轻狂说:

感谢“余杰老朋友金罗锅四季养生”打赏和解封,希望能把恶魔果实给我,最近我会多更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