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杨馨带着哭腔的声音,我的心突然一软,像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一样,竟然让我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再次给杨馨打电话,却提示说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

  一瞬间,自责,心痛等多种情绪,一下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甚至没来得及跟何壮他们打招呼,就迈开大步,飞快的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大发神威的时候,杨馨把我的所作所为全都看在了眼里。最后选择默默的离开。

  此时,在杨馨的家中。一对中年夫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着脸,一言不发。

  在客厅的中央处,还摆着一大桌子的菜。虽然没有什么珍惜的美味上桌,却也算是家常菜中的佳品。

  这对夫妻不是别人,正是杨晨和杨馨的亲生父母,一对普通的中年夫妻。

  “馨馨到底怎么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饭也不吃?”

  杨馨的父亲率先开口,声音铿锵有力,干脆利落。

  闻言,杨馨的母亲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不知道,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啊,怎么就……”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当妈的,怎么当的!儿子没有教育好,现在女儿也这样!”

  “嗨,杨天华,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就在两夫妻争吵不休的时候,在隔壁的房间内,杨馨正躺在一张粉红色的大床上,哭的梨花带雨。

  “混蛋,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呜呜……”

  “王八蛋,陪我过一个生日,会死啊!”

  “讨厌的混蛋,该死的王八蛋,我恨你!”

  杨馨的嘴里时不时的传出咒骂的声音,眼中虽然有怒意,更多的却是伤心。

  没错,我今天做的事情,的确是让她感到很伤心。就在她冲出学校看到我的一刻,她以为我是特意来给她过生日,心中甜蜜无比。

  可是后来看到林飞飞给我的项链,还有我为林飞飞大发神威之后,她的心就好像摔在地上的玻璃,碎成了一块一块的。

  “呜呜……丁扬,陪我过个生日…就这么难吗……”

  杨馨家的小区外,我下了出租车,靠在门卫室的窗台前,一边抽烟,一边跟一个老大爷聊天。

  杨馨是这小区里,为数不多的,在玉龙读书的学生之一。再加上这丫头嘴很甜,每次回来都跟值班的大爷打招呼,所以这大爷对她的印象也很深刻。

  就这样,我说我是杨馨的同学,在外面等她出来。最后,在聊天的过程中,我终于套出了杨馨家的具体位置。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我跟大爷告别,离开了这里。当门卫大爷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化作一道黑影,极速的闪进了小区内。

  一路上有监控器的地方,我都会尽量的躲避。有的地方躲不开,我干脆就不藏了,大大方方的走出来。

  CR酷匠…I网+:正;☆版首q发0J

  最后,我终于来到杨馨家的门口,敲了敲门,不多时,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来开门。

  这汉子很壮,手里我捏着一把水果刀。不等他说话,我便抬手擦了擦汗,“您是杨叔叔吧?”

  “你是?”

  中年汉子疑惑的看着我,这个时候,一个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丁扬,是杨馨的同学。”

  我硬着头皮自我介绍,居然有一种毛脚女婿见老丈人丈母娘的感觉。

  “哦,原来是馨馨的同学,快进来坐!”

  杨馨的母亲听到我这么说,立刻很热情的把我引到了客厅。我看一大桌子的菜,再一看空荡荡的客厅,哪里有杨馨的影子?

  “阿姨,杨馨呢?”

  我左右看了看,难道这丫头生气了,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哼,不知道。”

  杨父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我一眼。杨母白了他一眼。随后说道:“小丁啊,你是馨馨的同学,知道她在学校出什么事了吗?”

  “什么?”

  听到这里,我的心中突然一紧,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到杨父和杨母诧异的眼神,我深呼一口气,“阿姨,馨馨她怎么了?”

  我也把杨馨,改成了馨馨。

  “不知道,从放学回来到现在,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杨母担忧的话,却让我松了一口气。看到杨父没有搭理我的意思。我苦笑着摇摇头,“阿姨,我去劝劝馨馨吧。”

  “你?也好,你们是同学,她有什么事不想跟我们说,应该会告诉你的你帮阿姨好好劝劝她。”

  杨母指着一扇房门说道。我对她笑着点点头,走过去,敲了敲房门。

  “妈,都说了,我不吃饭了,你们吃吧!烦不烦啊!”

  杨馨蛮横的声音传来,让我忍不住的呆滞了片刻。想了想,我又敲了两下,“杨馨,是我。”

  然后,里面就没有了声音。静止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房门突然“啪啦”的一声被推开了,杨馨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还没有把校服换下去,一头长发显得有些凌乱。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又红又肿,瑶鼻下方似乎还有一点液体——美女就是美女,就算哭花了脸,也只有我见犹怜的感觉。

  “馨馨啊!”

  杨母见到杨馨开了门,赶紧走了过来。杨馨一下把我拉进房间,房门再一次被她插了个严实。

  房间内,杨馨正在瞪着那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看。我假装看不到,左右打量着她的房间。

  与其他少女的房间没什么两样,简约,格调温馨,粉丝的大床上还有一个很大的白色熊娃娃。再往上看……再看我就愣住了。

  在靠里手的床头处,虽然被熊娃娃压住了半面。可我还是从那露出的红色布料,分析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那不是内裤,不是内裤,只是一块破布,我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瞄了过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轻狂说:

感谢胡佐京兄弟的连续解封,晴儿姐的打赏。胡佐京兄弟最近一直在解封,而且从没抱怨过,让我很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