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丫头,脾气还是这么火爆。”

  我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把电话又拨了过去,只响了两声,就通了,“你还有什么事?”

  “你这脾气咋这么大,叔叔阿姨要请我吃饭,我没说不去吧。”

  我觉得自己很无辜,这丫头也太不讲理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来咯?”

  杨馨的话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太好了!晚上放学的时候,你来学校找我好不好?”

  “额,杨馨……去学校找你不好吧?”

  我现在打心眼里排斥往玉龙去,不仅仅是小轩的问题。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林飞飞。

  人家生日那天,在好多眼睛下,我把人家给强吻了。并且吃干抹净以后,脚底抹油转身就走……的确是理亏啊。

  我一直等着林飞飞来兴师问罪,可是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动静,这让我更加心惊胆战了。

  “没什么不好!今天是周五,晚上五点半放学!你要是敢不来,你就死定了!”

  杨馨蛮横的留下了一句狠话,匆匆的挂断了电话。我拿着手机愣了一阵,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继续练功。

  紫阳门,紫阳造化丹,我并不知道紫阳代表着什么。但是从老爷子的种种表现来看,应该是与我胸口偶尔散发的紫金光芒有关。

  老爷子嘱咐我不许透露给任何人,我一直记在心里。可是凡事都有例外,如果在唐帮大会上交手的时候,我再不受控制,恐怕就会有大麻烦。

  “如果老爷子在,那就好了。”

  我掏出香烟,放在嘴里叼了一会儿,又把它收回了烟盒,“妈的,我就不信了,三重四重五六七八重……”

  虹口街,破军帮新址,临时堂口。

  一身军绿色迷彩服的破军坐在一把椅子上,眼神在身前十几个人身上,一遍又一遍的扫过。

  “军哥,就剩这么多人?”

  一个小混混眯着老鼠眼,抱着膀子冷笑,“军哥,如果是光复破军帮,可以算我一个,但是去做无用的炮灰,那抱歉,我没兴趣。”

  “你什么意思?”

  破军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手指在椅子扶手上吧嗒吧嗒的敲打着,“你们现在都是这个意思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说话。老鼠眼哼了一声,“怕什么!难道你们想做炮灰?想去送死?”

  “耗子,你在跟谁说话?”

  破军面含冷笑,眼神如刀,他猛的一拍椅子,怒道:“我还没死!你们都想造反吗!”

  “军哥,破军,我叫你一声军哥是给你面子!破军帮都已经被灭了,你还有什么好嚣张的!你现在就是一只丧家之犬!”

  老鼠眼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笑道:“如果不是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现在就把你送去贪狼帮!相信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耗子,你敢!”

  边上的一个小混混护在了破军身边,看着耗子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警告,“你再敢对军哥不敬,我立刻宰了你!”

  “呦,螳螂,你好牛逼啊!”

  耗子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好,从今天开始,我耗子正式脱离破军帮!你们不想做炮灰的!就都跟我走吧!”

  他这一说,顿时就有几个小混混有些意动。不过看到破军森冷的表情,还有些犹豫不决。

  他们对破军的敬畏和恐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一时半会很难改变。

  “耗子,你还要脸不要脸,你要走自己走!休想带着兄弟们一块走!”

  螳螂把手伸向裤子口袋,眼中杀机外露。

  “螳螂,够了。”

  破军站起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人群前。抓住了螳螂掏刀子的手,“耗子刚才说的对,毕竟兄弟一场,没必要互相为难,你们想走的就走吧。”

  “可是,军哥……”

  “没什么可是的,螳螂,不必多说了。”

  破军摆手笑道。

  “听到没有?军哥已经不稀罕我们了!咱们走吧!”

  耗子冷笑连连,转身就走。几个年轻人对着破军鞠躬,也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

  “军哥,怎么办?”

  看到耗子带人离开,原本还一脸怒容的螳螂,突然诡异的一笑。

  “除了耗子,其他人自生自灭吧。”

  破军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说出了一句,除了螳螂之外,谁也听不懂的话。

  除了耗子,其他人全都自生自灭……也就是别人都不用管,只有耗子,要特别“照顾”……

  ……

  吃过了中午饭,我定了时间闹钟。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在梦里,我梦到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鬼,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个噩梦让我生生的做成了春~梦。

  当闹铃响起的时候,我赶紧穿上衣服,出了凤鸣庄,打车前往玉龙高中。

  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杨馨要过生日,只好在路边的两元店随便买了个首饰。

  项链,问题是也是情侣链。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玩我,我第一眼相中的东西,都这么操蛋。

  在出租车上,我就拆开了包装。把“一生”留在盒子里,把“一世”偷偷揣进了口袋。

  这一折腾,时间过去的很快。等我到玉龙高中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放学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E网={

  在人群中,我完全属于鹤立鸡群。高高瘦瘦,模样俊秀,一身黑更是衬托气质的不凡。

  不过我并不是专门来泡妞的,也就没故意摆什么造型。我不断的在人群中寻找着杨馨的身影,却看到一个差点让我转身就跑的人——

  “丁扬,这边!”

  穿着一身米黄色运动服的林飞飞,站在大门口对我招手。她身边还跟着几个身材高挑的女生。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飞飞,对不起,那天——”

  我选择了第一时间认罪。坦白从宽。林飞飞俏脸一红,狠狠的瞪着我,“你,不许说!”

  “呦,这小帅哥是谁啊?”

  “就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飞飞的事啊!”

  她身边的几个女生都不是省油的灯,开始七嘴八舌的打趣着我们。

  林飞飞的脸更红了,她推开了几个损友,拉着我走到边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物件,塞到我的手中,“你拿着!”

  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男生,正冷眼看着这一切。他的身边跟着七八个跟班,也都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秦哥,要不要弄他!”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海轻狂说:

可有可无,我不是针对兄弟们,我免费写给大家都没问题,主要是我想要公平,我现在觉得不公平,特别不公平,装成不在乎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