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爷爷的手法咔咔咔的扭了一下拐,真的变成剑了。我和爷爷把那些布置封魔镇的东西提到村口时,我把那把监兵剑踩在脚下,御起了剑。

  而爷爷却是把那五个封魔株用潘云掌打上已经变大的黑洛番符。爷爷拿着五个封魔株,而我拿着一堆布阵用的东西和爷爷一起往乌树林那儿走去。

  在树林中,一眼望去,一个御着监兵剑的男孩,连背带提地拿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那个男孩就是我。而另一边,一个乘着“魔毯”的老者,打坐在“魔毯上,上边还有五根封魔柱。

  在路中间,我一边像猿猴一样荡着树枝,飞到半空中时又一个后空翻踩到监兵剑上,而爷爷见有树枝阻拦,直接粗暴的用鬼玄腿给它踢断。

  到了乌树林,我见到大量的陶瓷罐被堆积在那里,时不时发出“咚,咚,咚。”的响声,我问爷爷:“这是不是那些蛊民的金蝉蛊?”爷爷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

  随即我也不敢在耽搁下去了,赶忙打开了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卷黄布,随手往天上一抛,瞳孔一缩,七星剑猛的一抽,只听那刷的一声,监兵剑出鞘,那一道剑光暴掠而出,一道剑光冲天而起,直接就从那黄布中央一划而过,然后手腕继续一翻,又是四五道剑光暴掠而出。

  那一卷黄布被我硬生生的削成了十几条,齐刷刷的落了下来,就挂在那三棵乌树上。

  十几条黄布随着呼啸的微风垂下来之后,我抬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支特大号的符笔,饱蘸满了朱砂、狗血和公鸡血之后,猛的就纵身一跃,一手抓着那乌树的树叉一借力用力,身形又窜上去了几米。

  就提笔往那黄布上一落,笔走游龙,一笔一划的飞速游走,画符的速度已经是超过了我身体下落的速度,当我身形平稳的落到地上之后,那符笔在黄布上一拖,与黄布激烈摩擦发出了刺啦的一声,笔落五张十几米长的封魔符便是画完了!

  酷$\匠网9=唯!^一正l版bf,X其Z?他《b都0)是¤盗版.}

  爷爷只是用封魔柱把乌树林封了起来,我用力地把那些封魔符往封魔柱那儿扔,“啪!”一道刺耳的响声,在封魔柱上响起,我随及像变魔术一般的把一张木桌给拿了出来

  往地上一拍,再把背包里的黄布像揉面饼似的打飞到桌上,然后把我的黑布衣一反,一件金丝制的道袍呈现在爷爷的眼中。摆好各种开坛所需要的物品之后。

  便是一抬手掐动了法诀,右手持桃木剑,左手持铜铃,铜铃摇晃,一边走着禹步念:“琅振响,十方肃静。河海静默,山岳吐云。天无氛秽,地无妖尘,冥慧洞清,大量量玄玄也。法坛开!”法咒落地,我双手猛的一掐法印,那铜铃铛摇晃了几下,然后右手持的那桃木剑一晃,口中爆呵一声,敕!

  便是桃木剑猛的刺出,一剑出去法坛上的几张黄符纸被我插了起来,然后手里的铜铃往那法坛上一放,空荡的左手就是一掐法诀,大喝一声:“敕!”

  顿时那桃木剑上插着的符咒就燃烧了起来,随即我把那桃木剑一晃,法坛上两根红烛便是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随后我又是拿上三炷香,回头朝着东方拜了三拜,插到了香炉里。

  开了法坛,我扭头望了一眼那方桌上的一个六角形青铜质地的小塔。

  爷爷见我开完了法坛也没闲着,用红绳把这些封魔柱连接在了一起。随后便是往后退了几步,默默地看着我之后的造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