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在虚空中撕裂出一道地府的出口,五十多个鬼兵鬼将直接想蜜蜂一样从那到入口中涌出来,这时我正在像麻雀一样欢呼,因为我经过三天的练习。

  LF酷-{匠网Y唯一正版◎,P其U他\都U“是Pj盗版

  我已经可以发挥到三敕了,只可惜刚刚没有乌云。我因为被要保护更多人的信念刺激了,竟然使出了第四敕,“八敕密咒,四敕离火烧邪魔!”掐好法诀的我大喊。

  在弥漫着汗水的空气中,发出了一丝热量,接着,在我面前燃气了一片幽蓝的离火,爷爷这时候刚刚把煮好的蛋炒饭和刚刚泡好的乌茶端着进了院子,见我控制着一片片幽蓝的离火。

  手里的菜盘也随着呆泄,无力一般的往地上掉,我见到这些“好货”往地上倒,心里不振有些痛,但是我召唤出的鬼将发现了我舍不得这些“好货”。手里的鬼刀往地上一铲。

  从骷髅马上一跃,跳到那把涂满好似流出来的血的鬼刀。鬼刀随着这位鬼将的一跃,刀刃也不尽挑起那盘菜,自然地落入我手中。这把满山血的鬼刀在天空中旋转。

  鬼将自然的跳回骷髅马上,一伸手,接着那把在天空中飞跃的鬼刀。爷爷不禁鼓掌道:“好,好,好,金孙啊,金孙都能召唤出这些精兵良将,还学会了四敕,不愧是我的孙子。”

  我把蛋炒饭往嘴里塞了一大块,又喝了口乌茶,随手就把那片幽蓝的离火打散说:“好了,下一步改怎么样?”爷爷立刻严肃起来道:“封林,起镇!”

  我和爷爷准备了一下制封魔镇要用的东西,我用元气提着那五个练功时削出来的封魔株。正当这些大大小小的包包裹裹时,爷爷却在房间里拿着金朱砂墨画着一张黑符。

  金朱砂可谓是灵界稀少的东西,在天斩世的风水局里,因为异风异局,使那里的花花草草有很多不正常,那里的矿物也不例外,有玛瑙银啊,阴阳铅啊,铜丝铁啊,一对吧啦吧啦的奇怪东西。

  可金朱砂,可谓是此局的真宝,那个矿物可是在道天剑的剑尖才可取到。后来我听爷爷说,他那时可是用了自己七年的心血布置了一个爆天镇。当时爷爷住在山洞里,经常断粮,每次断粮时,都会用一个植物的根来吃。

  那根即嫩又香,有时候吃的时候会有一些咸味,后来爷爷才知道那是被动物拉过尿的根。

  我问:“画啥呢,准备走了。”我凑过去一看,尼玛我爷爷尽然画着洛番符,我也是吐血,用那么珍贵的墨尽然画那么低级的符。爷爷看似很认真但是很粗心。

  不一会画错了符腿,自言自语道:“这玩意好久没动了,有点难画。”等爷爷画完了那张黑符之后,从咱家的地窖拿出了一把雕龙画凤的金拐,仔细一看那些龙凤可是一句句密密麻麻的咒文形成的。

  爷爷说这是他从那把道天剑炸出来的矿制成的,上面有瑞兽身上长出来的翡翠和各种辟邪的矿物,上边有绿、红、紫、蓝、黄、灰、黑的矿物。而且这把拐还可以变成三种武器。

  因为这是瑞兽,有:星宿、监兵、陵光、执明。可以变成:拐、剑、盾、鞭。

  因为拐柄为木制,代表一攻一防。长约二尺五寸,横柄长八寸三分,柄上端装一矛头,下为握把。横把左面为尖刺,右为月牙铲。可三面击人。拐呈十字形,故名。其横竖把相交处有四个直角,具有架、格、拨、揽等功能,代表星宿。

  因为剑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称,正好似武经上讲的“剑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

  但自唐开始,士大夫心理充满道教神仙妖邪鬼怪之说,剑乃变为镇邪凶之器,一若此数尺刚铁,铸成剑形,即具有无上魔力者。于是家悬一剑,即以为祥,不习剑术,而以为剑自可以御敌而胜。

  所以自唐以後,剑类短兵,有一支为释道所利用,而引入歧途。

  从征军士多用刀而鲜用剑,佩刀者渐多於佩剑者,这显然对剑术的发展有相当的阻作用。所以代表监兵

  因为盾,亦为古兵器,其发明也,较弓箭为后,且竟谓为因有弓箭之后,始有盾牌,亦无不可。

  弓箭之用,既能杀人于百步或数步之外,其利用较之长矛大戟,止能于对面取人者,固不可以同日语,而战争之时,利用之者,日多一日,惟双方如用弓箭以为战,实不啻以命相搏,有智者出,知人之皮朋尤非战争之道。

  必也得一物以抵抗之,克制之,使箭失其效用,然后可以自护而取人;甲胄之坚,不足以御箭也,兵刃之利,不足以档箭也;于是乎盾牌之法尚矣。所以代表执明

  因为鞭,亦为短兵之一种,其由来与锏相同,惟锏必双用,鞭则有单双软硬之分;考诸古籍所载,大都系单鞭硬鞭;到了21世纪,则都重软鞭。软鞭之制,不知起于何时?创自何人?

  至双鞭之法,疑后人因见于锏法双用,攻御并行之便利,故窃其法,易单为双。然鞭锏同为无刃之短兵,不过形式稍异;至若抡舞攻御之法,主力点既完全相同,自不能大异,彼创双鞭者,亦正见其矜奇眩世耳。

  鞭与锏使法相似,主要以挡、摔、点、截、扫、盘、板、戳、拦、撩、拨,以及绞压等主。它要求演习者在身法上转折圆活,刚柔合度;步伐轻捷奋迅,与手法紧密配合。所以代表陵光。

  我按照爷爷的手法咔咔咔的扭了一下拐,真的变成剑了。我和爷爷把那些布置封魔镇的东西提到村口时,我把那把监兵剑踩在脚下,御起了剑。

  而爷爷却是把那五个封魔株用潘云掌打上已经变大的黑洛番符。爷爷拿着五个封魔株,而我拿着一堆布阵用的东西和爷爷一起往乌树林那儿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