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爷爷欠你两条命。”我淡淡道,“给我,禁药门。。。。”邓家小子恳求道。

  “要么杀了我,要么给我禁药门,你不杀我我回去之后也会死的。”

  我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掏出一个卷轴就丢向邓家小子,那个邓家小子心一横,闭上了眼。但是这卷卷轴里并没有什么异样,邓家小子打开了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只毛笔跟一盒金墨。

  “不是想要禁药门吗?好,我给你禁药门,就算是还你这两条命了。这墨是金蝉壳跟铜砂磨成的,这样子的墨只有我们罗家人看得见,但是你如果把自己的一滴血滴进这个金蝉墨里,在用舌头敏一下的话你也会看见。”我对这个邓家小子抱着有一点尊敬的态度。

  邓家小子照着我办以后,我就说:“听好了,用这个毛笔和金蝉墨记好了,这就是青苗用禁药门跟罗家交换特质符咒的禁药门。”这种特殊符咒是爷爷的一张金符,但是这张金符不是靠实力才能驱动的,而是生命。

  “李子建杀鬼丸,辟瘟疫,杀一切鬼魅魍魉。

  藜藿一两,虎头一两五钱,雄黄、鬼臼、天雄、皂荚、芜荑各五钱。

  上为末,蜜丸如皂子大。热病时气烧一丸安床头。

  辟疫,凡入瘟疫之家,以麻油涂鼻孔中,然后入病家去,则不相传染;既出,或以纸捻探鼻深入,令嚏之方为佳。

  避疫大行

  自家水缸内,每早投黑豆一把,全家无恙。

  截疟

  端午七姓人家粽尖独囊蒜七枚,雄黄三钱,巴霜一钱去油,捣为末,小丸,独用朱砂为衣。临发日,未来时棉裹塞鼻孔中,男左女右,过夜即止去药,或用膏药些须贴眉心,止即去之。

  嫁腋气

  枸枯树凿孔取汁一二碗,用青木香东桃西梆七姓妇人乳一处,煎一二沸,就热于五月五日鸡叫时洗了,将水放在十字路速回弗顾,即愈。只是他人先过者,必带去也。枸桔树即枳椇也。

  香草散

  截疟香附(醋浸透,铜锅炒)一两半,草乌(面同炒,去面)五钱,为末。每用一分,临发时先时含舌上,滚汤下。老弱七八厘,小儿五厘,极重二服即愈。

  断酒不饮酒七升,朱砂半两,瓶浸紧封,安猪圈内,任猪摇动,七日取出,顿饮。

  U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取蛇牙

  蛇毒螫伤,牙入肉中,痛不可忍者,勿令人知,私以荇叶覆其上,穿处以物包之,一时折牙自出也。

  禁蛙鸣

  野菊花连梗叶为末,顺风撒去,其声即止。

  又方

  以牛膝涂纸置水中,亦不鸣击

  猫鬼野道

  相思子、蓖麻子、巴豆各一枚,朱砂末、蜡各四铢,合捣丸如麻子大,服之。即以灰围患人面前,著一斗灰火,吐药入火中,沸即画十字于火,其猫鬼者死也。

  化金蚕

  雷丸三钱为末,同白矾少许调匀。金蚕出现时,以末少许掺之,立时虫化为红水,如血蛊,神必震怒作祟。倘空中有声,即将药听其声响处洒去,神必大骂负心而去,永不再至矣。

  辟水毒

  蛇莓根捣末服之,并导下部,亦可饮汁一、二升。夏月欲入水,先以少许投中流,更无所畏,又辟射工。家中以器贮水浴身,亦宜投少许。(蛇莓地引细蔓,节节生根,每拉三叶,叶有齿捌,四五月阃开小黄花,五出结实鲜红状,似覆盆子而面与蒂不同.)

  除虫蚁

  惊蛰日用锻石糁门槛外,免虫蚁出。

  禁蝎蟹

  咒日:委传仙挕敕斩好蜥灭。如有蝎螫之人求治,于患处望而取气一口,默念七遍,怒著作法吹蝎处,其痛即止。用法之人忌五厌肉。

  辟蝇蚊

  楝树一枝,将酒糊涂之,悬挂空处,蝇飞不能走。收过二三次即无。放蝇必旷野,不可打死,诀日:甘草藜芦楝子花,更兼一味夜明砂,每日清晨烧一撮,蝇蚊只在两临家口

  禁蚊

  端午日取浮萍一把,闹杨花一把,为末。清明日,取鳖血和二药调匀,擦在房门上,则蚊虫一室俱无矣。又新造房屋内柱下四隅埋蒲扇,蚊永不入。

  灭虱除蚤

  百部、水银、茶叶各一钱,黑枣三枚。

  上研和布包带身不生虱。

  鸽粪、水龙骨、风茄花三朵,打和烧,臭虫绝根。

  除花菜地不生虫

  楝树根烧灰盛布袋,待露水湿,撒之即除。

  驱蝇

  腊月取鳜鱼一枚,悬厕上则无蝇。又腊月八日,悬猪脂于厕上则无蝇。

  除蚤虱蛇虫诸毒

  樟脑五钱,茅术、石菖蒲各三钱。

  上共为末,掺床褥间及壁角诸处,则绝。

  又方

  芥菜子、辣蓼、樟脑各一钱,烧烟熏之,即除。

  除臭虫

  硫黄数钱为末,棉花子烧烟熏二、三次即绝。

  辟痘入目

  凡痘初起时,将独女胭脂揩眼眶,则痘不入目。一见痘时,牛蒡子不拘多少,其母嚼碎,贴儿囟门则不入目。

  嗜茶成癣

  一人病此,方士令以新鞋成茶令满,任意食尽。再盛一鞋,如此三度,自不吃也。男用女鞋,女用男鞋,颇验。

  断蜒蛐

  白矾水洒其来处,又用酒脚糊窗纸,则蜒蛐不入。

  驱马蟥

  二麦秆顿于水上,流水入池中,可祛蚂蟥。

  辟漆气

  人有见漆多为漆气上腾,着人而生漆疮者,川椒三、四十粒,捣研涂口鼻中,则不为漆所害。

  禁鬼

  埋瓦石于宅四隅,捶桃核七枚,则鬼无能为殃。

  令病不复

  取女中下裳带一尺,烧研米饭,即免劳复口

  禁蛾人火

  取灯草用冬雪水浸七日,取起阴干,暑月燃灯,凡一切虫蛾即不奔赴。

  又方

  清明早晨取井水一盆,.不可落地,折柳枝一条,同灯草浸其中,取起阴干,暑月燃之,可免虫蛾扑灭。

  小儿夜啼

  取井边草私著席下,勿令母知,或鸡窠、猪窠中草皆可。

  小儿腹痛

  取树孔中草暗著户上即止。

  辟疮瘃

  人日午时,取独蒜捣烂涂面皮手脚,一年不生恶疮,冬有不作冻瘃,不多瘵神验。”我连续念了半个小时,邓家小子也是记在卷轴里了。

  “好了,这两条命我不欠你了,不要来找罗家人的麻烦了。”我说道。“谢恩人”邓家小子用一种被深渊里拉出来的感觉来感谢我。“也罢,我们两家这也算平了。”我边说边转过身去牵住韦融雪的手。

  “何方之日,有缘再见。”我说道,邓家小子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心中有几丝惭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