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我很早就睡了。

  ……

  晚上十一点,有个人偷偷摸摸摸进了关孔阳的房间……

  十一点十五分,又一个人影摸进了关孔阳的房间……

  “怎么……是你?”雪月惊讶地说道,刚要大声喊,就被捂住了,由纪捂着雪月的嘴,做了个嘘的手势。

  “你怎么也来了?”雪月有点生气地看着由纪。

  “哈哈,我睡不着,感觉这里才能睡得了觉。”由纪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才一天时间,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雪月小声地问道。

  “嗯,很有安全感。”由纪像个小孩子一样地点点头。

  雪月想了一下,毕竟是寄人篱下,她爷爷又把她许配给她了,也不好说什么,挽着关孔阳的手臂,“好吧,孔阳大人这边是我的,那边是你的。”

  “嗯。”由纪开心的说道,挽着另一边的隔膊。

  ……

  “嗯,怎么感觉胸口有点沉。”微微睡醒了,我感觉胸口有点重的感觉。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紫红色头发的少女熟睡在我的胸口,看起来睡得很舒服,我的左臂被她抓住了。

  我的右臂感觉也被压着了,扭头一看,是雪月近在咫尺的小脸,紫色的头发披散着。

  突然就想到雪月昨晚的事了,身体某个地方就感觉可耻的更硬了。

  “嗯,阳君你的什么搁这里了?弄得我不舒服?”由纪睡得迷迷糊糊地说道,然后就伸手去摸。

  “停,不要动。”我急忙说道。

  可是已经太迟了,由纪意识到是什么,满脸通红,大喊一声,“啊……”同时给了我一巴掌。

  ……

  DC酷Dr匠?=网永9久Ln免T费*看?`小说√L

  于是,我带着巴掌印,坐在饭桌上吃饭。由纪和雪月坐在两边吃饭。早餐是三文鱼和小菜。

  “由纪,雪月,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两个在我床上吗?”我吃完饭,阴沉着脸说道。

  “我觉得睡不着,在你旁边才睡得着。”由纪红着脸,食指相互点点。

  “我们是未婚夫妻,睡在一起很正常啊。我妹妹是这么说的。”雪月反而是抬起头来,大胆地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也是无语了,雪月给那个小狐狸精带坏了。

  我看着由纪,严肃地说道。“由纪,你晚上不要过来睡了,这边有男女七岁不同席地说法吧?”

  “不要,”由纪气鼓鼓地说道,像是赌气地说道,“我爷爷把我许配给你了。”

  好吧,这理由太强大了,我没办法反击。

  ……

  三十名士兵已经穿着泳裤,乘着客船,来到了冲绳海域附近,分批入水,泅渡到岸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把各式各样皮包,公文包,行李箱里的衣服换上了,来到了村子。

  他们和我对上了暗号,放了进院子,最后三个人是我熟悉的人。

  “队长,你果然没死。”坦克见到我,激动地抱了过来,大力地拍了我两下。

  “你这头大熊,拍死我啊。”我开玩笑地说道。

  “哦。”坦克不好意思地说道。

  “苍狼,鹰眼,坦克,好久不见。”我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好久不见,原本不是我们来的,临时抽调了我们三个人过来。老猫要不是现在是营长,走不开,也会被调过来吧。”鹰眼一般的男子惋惜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后会再见的。”我安慰道。

  “也是。”苍狼,身材瘦长的男子说道。

  “之前谢谢你了,坦克,我知道你下水找了我很久。”我反拍坦克的背部。

  “没什么,之前我快死了,你也是这样做的。”坦克笑了笑道。

  “也是,我们是兄弟。”我们两个人举着拳头碰了碰,异口同声地说。

  “孔中校,东部战区特战队一排排长,楚河,向你报告。”一个坚毅的脸庞的汉子做出了军礼道。

  “好。”关孔阳回了个军礼。“好,你们先休息吧。”

  很快,武器装备也送过来了,电击枪,步枪,手枪,烟雾弹……

  30名士兵开始训练村民中的原本的退役军人和志愿军,增加他们的战斗力。

  晚上,我特意买了两把锁,结果第二天她们还是睡在我房间。

  我特意对雪月说教了一通,结果她就呜呜呜地哭了,然后我就没办法了。

  尚印特地空了一间电脑的屋子出来,然后按我的要求,找了四十多位有电脑基础的黑客。

  早上九点,看着一双双不服气的眼神,我在三台电脑面前坐了下来,随意地看了一眼,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我,我给你们12小时时间,只要你们可以攻破我的防御,你们可以不听我的。”

  键盘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台电脑上同时出现了被攻击的警告的窗口,三十几个攻击源,我随意地点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按照原定程序,开始反向追踪,扫描对方的系统漏洞。

  过了一会,我打了个哈欠,“怎么还没有人攻破的防御。你们先忙,我去泡壶茶。”我摆摆手。

  “你……”有位前桌的棕色头发的十五岁的少女瞪我一眼,还有她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也有点愤怒地注视着我。

  “你,什么你?”我摇摇头道“不行啊。”

  “哼,你等着瞧。”少女噼里啪啦地敲起键盘。

  我风轻云淡地走了。

  我拿着个水杯进来,里面装着茶水,坐了下来。

  解除了锁定,懒散地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五层防御网络被打破两层吗?马马虎虎吧。

  我看着了分析的结果,然后找了十台正在攻击的,漏洞比较多的电脑,反击回去。

  很快十名黑客屏幕就蓝屏了。YOUARELOSER!他们尝试了反击,却没有用。

  “可恶,畜生!”叫骂声响起,不过无济于事,他们只能拔了网线重装系统。

  这时所有能进攻地电脑黑客都出手了。

  我就知道,我笑了笑。

  我立刻发起反击,一举摧毁了他们的系统,蓝屏YOUARELOSER!

  他们换了好几十种方法进攻我的系统,我则是一次次地让他们蓝屏。

  重复了好几十次,我还悠哉悠哉地吃了雪月和由纪送来的午饭,饭后水果,晚饭。

  到了晚上六点,“我不服,那是你预先设置好了程序!”少女大声抗议道。

  “那么我们换一下电脑好了。”我随意地说道。

  “好,是你说的。”少女高兴地说道,和我交换电脑后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心里说你死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