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们看到的书,印证了大部分尚印说的话。

  “说了那么久,都忘了介绍了。”尚印有点惬意地说道。

  小林大叔率先说道。“小林正一,本姓林,冲绳捕鱼协会会长”

  老年阴阳师接着说道。“高木杏树,本姓高,冲绳阴阳师协会会长”

  高木加织听到这话,也是略微吃惊。

  之前我在商店见过的老板说道。“毛利五郎,本姓毛,自卫队驻那霸第五师团,陆将补,休假中。”

  什么,这位大叔的军衔相当于少将。果不其然,这大叔也不简单。

  “金田秀一,本姓金,冲绳企业联合会会长”

  “吉村泉,本姓吉,冲绳律师协会会长”

  “小木曽喜久,本姓曾,文部省官员。”

  “武田朝生,本姓武,防卫省。”

  ……

  等到九个大人都介绍完毕了。

  小林正一说道:“我们是闽人三十六姓的后代。?”

  “什么闽人三十六姓?”我一头雾水。

  尚印略微哀伤的说道。“多年前,福建省曾经有批先民移居到琉球群岛,为这片大地带来中华文化,我们称之为闵人三十六姓,可是,在种种原因之下,如今的三十六姓只剩下九姓的传人了。”

  “被外国统治下,是不会被当成自己人的情况很多。”我点点头。想起了美国的华人街的衰落,印尼反华事件。

  “是的,各种歧视会存在,甚至是迫害。”尚印拿出了一份逮捕令。

  “这是前冲绳检察院副院长江川太郎签发的逮捕令。”

  我看了一下,写得是批准逮捕日本特武冲绳支部长木村次郎。以涉嫌反人类罪,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等,予以逮捕。

  后面印的是水源投毒,传染病传播,等各种慢性死亡的具体计划,详细到实施日期,地点等等,有一两份文件上还有倭国最上层的批示。

  我看到了这样的计划,心中一片惊涛骇浪,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由纪,雪月和加织看到这东西,差点尖叫出来,还好被尚印,我,高木杏树捂住了嘴。

  “很不幸,这位这位检查院副院长已经牺牲了。”尚印又拿出了一份报纸,上面写着江川太郎在昨日遭遇车祸,送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

  “才刚签发不久就死了,下手也是够快。”

  “这是我们副院长的助手拼死传达出来的消息,本来应该传达到警察局的,接到任务的警官被下令封口,不准擅自行动,有位热心的警察课长也死了。”尚印又拿出了一份昨日的新闻,上面写着警察课长陷入黑社会交火,身中数枪,流血过多而死。

  “你们有送去报社,新闻单位吗?”我提问道。

  “有,不过显然也被封杀了,没有消息。派去的人,还被几个混混打了一顿,警告了一番。”尚印握着拳头,青筋直冒,显然他很生气。

  “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几个村镇就要神隐了。”尚印阴沉着脸说道。

  “现在事态已经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了。与其受着他们暗地里的攻击,我们要脱离他们的掌控。”小林大叔接话道。

  “我们要拜托你,第一,请求你逮捕现任的特武冲绳支部部长木村次郎。这是我们这几个村子写给你的委托书,上面有一万多人的签名,”小林大叔又拿出了一叠纸,第一张是委托书,下面是签名。

  “第二,当由纪的丈夫,如同西洋棋的王,带领我们前进,不仅是复国,还有建国后。我有预感,你能带领我们创造辉煌,创造一个空前绝后的琉球!”尚印说道,十位大人物在尚印的代领下,一起弯下了腰。

  由纪和加织见状也跟着父辈们弯下腰。

  “请恕我拒绝。”我坚定地回答道。

  听到我的拒绝,由纪有点失望。

  尚印叹了一口气。“哎,果然还是不行吗?”

  “我只是一介高中生。做不了这种事情。”我摇摇头道。

  毛利五郎站了起来,锐利的目光投射了过来。“你如果只是高中生?我们知道你的身份,可不仅仅是特武那么简单。”手指敲击在桌面上。

  “你们调查过我?”我抬头与之对视。

  毛利五郎点点头。“是的,前天的事情发生后,我们就开始调查你,知道了那艘军舰的事件,你参与在其中了。”

  接着毛利五郎就有点兴奋了。“然后我们再追查,我们发现你是关浩然的孙子,关羽的孙子,知道了一些你隐藏在黑暗的东西。比如说,你是华夏的少年兵,虽然没有直接证据,猜测是特种兵。

  毛利五郎还甩出了一份报纸,上面有篇幅写着“华夏富豪千金带头,富豪子弟集体施压。”“之前你在印度大干了了一场,然后有了关孔阳全球后援会,在你溺水后,还有富家千金和子弟在李玥婷带领下在南海边参加搜救,吵着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听说了你可能在日本,还通过跨国企业为代表,向日本政府交涉,让他们积极搜救。”

  毛利五郎露出狐狸般的眼神,微笑着说道:“之前某个人,在叙国做了一系列不可能的事情,导致罗伊德武装覆灭的消息,似乎和你在中国消失的时间有点重合,你说要是我透露点消息,你在叙国的那个南希小女友,会不会来找你?”

  “你们爱说就说,随便你们,反正没有证据。”我摆摆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华夏方面已经把痕迹抹掉了,才不怕会有什么事。

  “咳咳,其实我们说这么多,不是想要威胁你。是想说,我们对于你相当期待,你是我们最好的人选。”尚印打着圆场说道。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参与进去?”我微眯着眼神看着尚印。

  尚印摇摇头,道。“不,真是因为没那么容易说服你,所以你才有被说服的价值。”

  “你觉得我孙女怎么样?”尚印拉过尚由纪,对着我问道。

  由纪听到这话,也盯着我看,小手握着衣服下摆,有点紧张。

  “很好啊,很善良,很会照顾人,长得也很漂亮,是成为妻子的好人选。”我认真地说道。

  由纪听到我的话,挺高兴的,微微一笑,脸上红红的,煞是好看。

  “那么,你就当我的女婿吧。”尚印接过我的话说道。

  “你那么草率决定,不过问当事人的意见好吗?”

  “那由纪,你同意关孔阳当你的夫婿吗?”尚印对着尚由纪问道。

  由纪低下头,微红着脸,小声说道。“嗯。”

  “你看,她本人都同意了。”尚印看着我,一副接着你怎么说。

  “我配不上她。”

  “虽然我是年纪大了,也知道你发的是好人卡。”尚印微笑着说道。

  尚印接着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道,“我的孙女可是和你睡在一张床上,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事,不过要是别人知道了还怎么活。关键是我们举事了,不管成功与否,我的孙女的安全也是个问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过意的去?”

  ,j更cL新-最快上酷匠k网_d

  “算你狠!委托我接下来了,不过只是帮你们到琉球的新生。”我瞪了尚印一眼,保证道,在逮捕木村次郎的纸上签下了我的大名。

  尚印点点头,接着微笑着说道:“也行,不过,我相信,我们的委托你会全部接受的,你会成为这个王国未来的王!”

  “不会有那一天的。”

  “那可不一定,一切皆有可能。”尚印像卖广告一样,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