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爷爷,我进来了。”这时门外传来高木加织的声音,她敲敲门。

  “哦,加织,进来吧。”老年阴阳师回应道。

  高木加织推开门,穿着白色的阴阳师的服装进来了,看到我,雪月,由纪还有一群大人,惊讶地说道:“咦,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是被印爷爷叫来的。”我解释道。

  高木加织点点头,关上门,坐到我们年轻一辈这边。

  赤江印喝了一口茶,然后望着浅间雪月说道:“开始之前,我要先问一下这位小姐一个问题。

  雪月有点遗憾,不过还是礼貌地说道:“老爷爷,您请问吧?”

  “中日开战的话,你帮哪一边?”

  这不是类似美国绿卡的问题吗?这是逼雪月表态支持中国还是日本,这老爷爷问这问题干什么呢?我暗自警戒起来。

  s更@新}最i@快*m上)酷e匠F网&

  大人们盯着雪月看,仿佛一言不合就会大动干戈。我都能感受到那压抑的气氛,高木加织和由纪受到大人们的威压的余波,滴了一滴冷汗在地板上。

  “我站在孔阳大人这边。”雪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手中的数珠丸握紧。我也准备要看情况带上雪月逃跑。

  压力瞬间消失了,变得像春风一样。我疑惑地想到,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不是应该大打出手吗?

  赤江印点点头。“那就行了,我就继续说了。”

  雪月望着赤江印,插嘴道:“要是我说的是相反的立场,你们会怎么样?”

  赤江印一脸平静的样子,亮了亮手中的还没点燃的熏烟。“暂时让你睡过去,然后软禁一段时间。”说出了一件不能做的事情。

  赤江印望着天花板,缓慢地说道:“七百多年前,曾经有个王国,那里的人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向着一个帝国朝贡,受着帝国的庇佑,过着幸福平静的日子。”

  “然而,”赤江印说着脸色变得沉重了,“有一天,一伙海盗冲上了岛上,要求国王给予财物,遭到国王拒绝。于是海盗闯入了王国,他们俘虏了国王,逼国王写下誓文,每年输粮,并向帝国隐藏这情况。”

  “帝国在一百多年前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是自顾不暇,没办法出手。海盗们也有自己的国家——倭国,于是他们变本加厉,步步紧逼,下了最后通牒,要求王室迁往东京,废藩置县,想要吞并王国。当时的国王身染重病,于是一方面,派王世子前往倭国,借此为缓兵之计,一方面派人往帝国上书求援。

  然而,还是王国北山还是没有躲过被吞并的结果,王室被迁往东京,倭国统治了北山,而后,北山又历经战乱,国民死伤无数,大批国民被迫迁徙到了大阪。最终王室血脉断绝。”

  赤江印把茶杯扔在地上,怒发冲冠。“那个北山,就是今天的琉球群岛!”

  我和由纪,雪月,加织都吃惊地望着赤江印。

  由纪上前拍着赤江印的后背,柔声说道:“爷爷,不要这么生气!”

  “我没事,”赤江印拍拍由纪的手道,接着继续说道:“倭国处心积虑,把地名中山改成今天的冲绳!为了淡化琉球的意识。”

  “历史上说,王室的血脉断绝了,其实不然,国王曾经与宫女有过私情,宫女生下了一个私生子,并没有记录在案!”

  “哈哈哈,你们处心积虑要灭亡的王国,最后还有血脉留存,苍天有眼啊!”赤江印有点癫狂地说道。

  赤江印拿出了一份印鉴和书信。“孩子又生下了孩子,而我就是那个孩子,尚印!”上面用繁体字写着一些话,大意是说“我北山永不为奴!尚印是我琉球的血脉,他的子孙就是我琉球的继承者,倭国绝不会真心待我们,民众要受苦了,我却无能为力,我对不起你们。我们一定要复国!我相信多年以后,我的夙愿终会实现。”

  赤江印看着由纪说道:“而由纪你就是尚由纪,我的孙女,琉球王室的后代。”

  “什么?怎么会那样?我是王室后代?爷爷你不是一个平凡的医师吗?”由纪大吃一惊,呆住了,喃喃道。

  “是,我是医师,更是王室后代,当那群侵略我我们国家的士兵的后代来了我们这里,当再次把我们交出去的美利坚的士兵在我手中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要把下死手。”

  “原本我也是不想回忆起来,就这么默默的生活下去,就这么老死,把秘密带进棺材。不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可是啊,倭国的小动作太多了,水源下毒,传染病,逼迫着村民离开村庄。这次居然还派来了狼群,真是歹毒!”

  “原本大家想着把名字叫做犹纪的,犹记得我们的王国,犹记我们的灾难经历的灾难,犹记我们的根。不过我觉得叫由纪就好了,最好不要把仇恨留给下一代,而且这名字也好听点。”

  “爷爷,”由纪走到赤江印的身边,腻在他怀里,“确实由纪好听点,爷爷真会取名字。”

  赤江印这时望着我,向我询问道。“少年,你知道要毁灭一个民族,用什么方式最好吗?”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一是杀光,人都死了,民族也没了;二是同化,用各种手段同化成自己的民族。”

  “是的。说的不错,简洁明了。”赤江印称赞了我一下。

  “当他们废藩置县后,就大量烧毁我们的文物,使用日语,该日姓,各种文化入侵。在1916年,在倭国政府的压力下,全冲绳教师大会要求禁止在学校说琉球语。”

  “而且,你知道吗?”赤江印有点哀伤地看着由纪,“原本琉球人都会说琉球语的,可是啊,孩子们要是敢说琉球语,他的脖子上就要挂上“方言礼”的牌子,多可笑。我们连自己的母语都不能说了。父母们为了孩子们,也就大多不教他们怎么说琉球语了,或者告诫他们不要在学校说。““倭国通过交换人口,把群岛上的人口强制迁徙到大阪,所以现在我们的原住民才少了那么多。可是啊,这还没有结束!”

  接着赤江印又看向赤江由纪,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有正经地道“由纪,知道我们的姓为什么叫赤江吗?”

  “嗯?”由纪看着自己爷爷,有点疑惑。

  “一场不亚于南京大屠杀的大屠杀,也发生在了这片土地上。少年,你能想象吗?”赤江印再次望向了我。

  我想起了“南京!南京!”的电影,那些各种残忍的镜头。

  “赤江,那是为了铭记那场琉球大屠杀而改的姓,三十六万人啊,就那么被日军屠杀了,留下的鲜血如同江河,血红血红,其中八万人还被逼自杀,为了什么尽忠?太可笑了,哈哈哈……咳咳”赤江印说着说着就咳了起来。

  “爷爷,你不要太激动了。”由纪拍着赤江印的肩膀,安慰道。

  赤江印老泪纵横。“这里的美军,在二战胜利后,也没有善待我们,而是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的暴行层出不穷。那罪行写了22页有余,这还是公开审理的案件。”

  赤江印拿出了一本书,给由纪,雪月,加织和我看。”你们看看,这是我们偷偷翻译的书,日语版的《悲愤琉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