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模式。”我在心里默念道,然后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抱住了加织,把她压在了离白狼有五米远的地上。

  这时我们已经在武士式神的保护范围内。

  由于突然的加速,加织的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后背。

  “没有受伤吧?”我看着少女的眼睛问道。

  “没有,倒是学长你没事吧?”加织有点害羞地回答道。

  “那松开手吧,不然我起不了身。”我示意了一下背后说道。

  “哦。”少女的脸刷的一下变红了,手急忙松开了。

  “你们没事吧?”赤江由纪拿着急救箱,上前关心的问道。

  我一个闪身,已经站立在白狼群面前。

  “我没事,“加织摇摇头,朝着由纪说道。“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事。”突然她看到自己的手里是满是鲜血,加织失声地喊道:“好多血!”

  我听到了加织的话,血,想到了点什么。

  这时,村民们才留意到关孔阳背后是鲜红的爪印,还留着鲜血。

  “血吗?正好。时间不多了,”我微笑了一下,把我背后的血,抹在了刀上,念到:“火神祝融啊,请听从我的请求,降临在这世上,烧尽无边的黑暗,附魔!”

  青龙偃月刀瞬间燃起了绚丽的紫色的火焰。

  ◇最新e章K节s上^酷匠网r

  “是紫炎!史上最强的炎术师才能使用的火焰!”老年阴阳师呆了一下,大声说道。

  “也就只有这种火,才能突破对火属性的防护。”中年阴阳师醒悟道。

  这时我的身影不见了,如同鬼魅一样,在狼群中闪现,在白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刀劈了下去,紫色的火焰燃烧起来了,化成符咒烧成了灰。

  最终,一刀横劈,我把狼王的头砍了下来,站立在狼王的尸体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拦我们的事情?”掉在地上的狼王的头,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是关孔阳。”这时我爆发模式已经过去了,我双手用刀支撑着,艰难地说道。

  有点失血过多吗?真是麻烦……

  “果然是你,你们家族到底要和我们作对多少次……”狼王的话没有说完,狼头已经被紫火烧没了。

  你们家族,作对,多少次,看来真是世仇了,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能碰上。

  这时,远处响起警笛声。

  警察已经来了吗?看来可以安心了。

  我的眼前一黑,身体向后倒下,不省人事。

  这时高木加织已经来到关孔阳的身后,想把关孔阳扶住,却发现还是有点重,急忙喊道:“由纪姐,快过来帮我。”

  “哦。”由纪急忙跑了过来,一起扶住关孔阳。

  青龙偃月刀掉在地上,合着三名村民的力量才把青龙偃月刀搬到了村长家。

  村民不由得叹道。“这少年天生神力啊,那么重的刀,居然能够搬动,不愧是关云长的后人。”

  黑暗中,似乎看到了点光亮。

  然后突然周围都是蜡烛,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逐渐越来越清晰。

  “二十秒十九只狼,速度还算是马马虎虎吧!”关云长眼神注视着我。

  我默默无语地望着关云长。这老一辈的……

  “咳咳,辛苦了,干的确实不错。”关云长抚摸着自己的胡子道:“我相信你已经能够接替我,使用青龙偃月刀了。”

  “我正式把青龙偃月刀交给你。”关云长说着把青龙偃月刀单手拿起,横放在我面前。

  “是,云长爷爷。”我双手接下青龙偃月刀。

  “好了,宝刀的传承你也接了,就快回去吧。不要让那边的人等急了。”关云长说着摆摆手,把我赶了出去。

  我顺着眼前的白光走,逐渐越来也清晰……

  “光,他的眼睛动了动……”

  “学长,是要醒了吗?”

  “我的占卜结果,孔阳大人今天是要醒了。”

  我的眼睛睁开一道缝,白光透了进眼球。

  “真的醒了,太好了。”少女们齐声道。

  我的眼前出现了三位少女,淡紫色头发的浅间雪月,紫红色长发的赤江由纪,黑色短发的高木加织。

  “雪月,你怎么来了?”我看到了雪月,惊讶地道。按理说,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你看看这是什么?”雪月把手机亮给我看。

  上面是我们和狼群搏斗的画面,然后还看到了网友的评论。

  “那些是什么狼,居然不怕子弹?”

  “那个少年好帅气,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他是哪个流派的阴阳师?是土御门本家的吗?”

  “事情发生的在哪里?警察都去哪了?”

  ……

  还好我的面部模糊不清,看到的都是侧面。

  “还是叶月浏览Twitter的时候看到的,她说背影很像你!”雪月详细地叙说。

  叶月吗,那个小狐狸精。我的头脑浮现出她的样子。

  |“然后我让朋友调查了视频的出处后,发现是这里,就搭了飞机过来了。”雪月接着说道。

  现在一看,雪月的眼睛都有点疲倦,气色不佳。

  雪月微微一笑,道:“原本我不知道是不是澳挨家挨户找人,结果一说找一个蓝头发的少年,村民就知道是谁了。”

  “哈哈。”我干笑了两声,“毕竟新来到这个村子的只有我。”

  “咕噜。”我的肚子发出声响。

  “哈哈。”女生们发出一阵笑声。

  由纪出去了一下,回到房间。“你睡了半天了。也是该饿了。”由纪正坐了下来,端了碗皮蛋瘦肉粥在我面前。

  “啊,来张开嘴。”由纪勺了一碗粥,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我摇摇头,向勺子伸手。

  “不行,受伤的人就好好待着。”由纪眉毛微微竖起,打掉了我的手。

  “好吧。”于是我乖乖张开嘴。

  ……

  我的午饭是加织做的,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嗯,她特地煲了鸡汤。

  ……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天,早上我出门散步。雪月和由纪就像左右护法,跟在我的身边。

  路过好几家店铺,大叔朝我打招呼,然后把一袋豆腐塞到由纪的手里。“小哥,那么快就好了?来来来,这豆腐由小姐带回去做午餐吧!”

  “大叔,你太客气了。这东西还是你自己收着吧。”我推辞道。

  由纪也是把东西往外推。“对啊,这不能收。大叔你也不容易。”

  “这东西怎么比得过救命之恩呢?”

  ……

  我路过好几家店铺,很快多了点心,饮料之类的东西在雪月和由纪手里。见状,急忙我让由纪带着我们走没有店铺的路。

  “哟,小英雄醒过来了。”买菜回来的大妈打招呼道。

  路过公园的时候,玩着沙子的五岁小女孩跑过来,拉着我的衣角道。“英雄哥哥好,”

  ……

  村民实在太热情了,我还是回去养病吧。

  很快,就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

  吃过晚饭,赤江印把由纪,雪月和我叫到了客厅。

  客厅里面已经有九个大人,包括之前见到的小林大叔,气氛有点沉重。

  赤江印正坐下来后,严肃地说道:“接下来,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