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怎么称呼?”小林大叔问道。

  “叫我光就好。”我回应道。

  “那就麻烦你划桨了,等一下听到一就往后划……”小林大叔给我讲解了些注意事项。

  “好。”我点点头。

  于是我坐上一艘黑色点缀着红白条纹的爬龙船,船桨是蓝色的。

  隔壁两队的队长冷嘲热讽道:“小林,你们村今年不会又垫底吧?”

  旁边的伙伴说道,那个戴眼镜的大叔是伊江武,是伊江村的船队的队长。

  “既然都是垫底的,不如回去好好休息吧!”

  那个黑脸大叔是竹川黑子,是大宜味村的船队的队长。。

  看来久米村的船队好像不怎么被待见呢。

  “是不是垫底不试过又怎么知道?说不定这次我们是冠军呢?”小林反击道。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伊江武挑衅道。

  “等着看你再次垫底!哈哈哈!”竹川黑子讥笑道。

  “光,(干巴爹)加油!(干巴爹)加油!”由纪在一边两手握着拳头喊道。

  “预备……蹦的一声!”十几艘船像离弦的箭一样齐齐冲了出去。

  一开始的时候各船的差距不大。

  小林大叔明显感觉船有点往右侧偏转,(我正坐在右边划桨。)是那个新来的小伙子力气比较大,本想出声让那小子小力点,但转头一想,我们也有可能会赢呢。就让我们配合这小子试一下吧。于是他对船舵进行微调。示意后面的鼓手用最快的速度打。

  后面的鼓手接到通知,虽然有些不解也还是照办了。

  听到鼓声和急速“一二一二”声的运动员想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地划桨,不一会就和伊江村的并列齐驱。

  伊江武见状也指挥着船队加速。

  双方你追我赶,先是我们这边略微超过伊江村的,然后又是伊江村的迎头赶上,很快,一下子就快到了终点。

  “大家,用尽全力吧!我们久米村的耻辱很有可能在今日被洗涮!”听着小林大叔的激励,鼓声震天,大家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终于,久米村的船以三厘米距离的,领先伊江村的船到达终点。

  港口一下沸腾了。久米村的运动员都十分激动,留下了眼泪,互相拥抱。运动员们的家属朋友都跑了过来,分享这一刻的喜悦。

  赤江由纪也跑了过来,高兴地抱着我:“我就知道你能做到!太好了!太好了!”

  “嗯嗯,是太好了!”我也抱着由纪,开心地说道,然后感觉到身前的柔软,在我身上蹭啊蹭的,身体关键部位起了反应。

  “那个,你能不能放开我。”我尴尬地说道。

  “什么?”由纪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她,看了那么多医书的她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然后放开了我,嗔道:“光,你好好色。”

  “这是正常反应了啦,没反应只能说我不能人道。”我反驳道。

  电视台的人都跑来采访了,《读卖新闻》《产经新闻》《冲绳电视台》《那霸电视台》……

  我和小林大叔打了个招呼,就拉着由纪走了,现在我还不想暴露在新闻镜头下。

  而且我感觉我胸口的一道二十厘米长的伤口裂开了。

  我们找了处草地,铺了布,准备吃便当。

  “我们村已经十年没有拿过冠军了,上一次拿冠军是我爸爸时候的事情了。”由纪开心地笑道。

  “是吗?你爸爸真是厉害!”

  “嗯。我也觉得,之前我看过爸爸学生时期的获奖,还有工作时期的照片……”

  “那个,你才受了重伤,就被我拉来参加比赛真不好意思。”由纪不好意思地道。

  “没事。”我回应道,眉头微皱。

  “你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由纪看我的表情猜测道。

  “没有。”

  “裂开了吧?”由纪白皙的小脸靠近了过来,黑色的眸子盯着我,鼻息扑在了脸上,铃兰花香味传来。

  “是。”在由纪的注视下,我服软了。

  由纪不由分说,强硬地拉着我,来到一处隐蔽的地方。

  等解开我身上的绷带,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二十厘米长的伤口还在流血时,由纪急忙帮我止血。

  “疼不疼?”由纪贴在我的胸膛上,抚摸着伤口小声问道。

  “不疼。”

  “你不疼,我心疼!都怪我,拉你参加什么比赛,现在伤口又裂开了。”由纪的一滴泪水滴在我的胸膛,流了下来。

  “不要哭了,在哭就成了小花猫了,就不漂亮了。”我用手指把她的脸上的泪水擦掉。

  “可是我就想哭……”

  “那个,虽然感觉挺好的,不过感觉凉飕飕地,我会很容易感冒吧?”

  “啊……”

  由纪闹了个大红脸,然后急忙接着帮我处理伤口,包上绷带。

  ……

  我们再次坐了下来吃午饭。

  “那个,我想要赎罪。”当我拿起筷子,准备吃饭的时候,由纪突然小声地来了一句。

  “哈?”

  “请让我……我喂你吃东西。”由纪接着大声说道。

  于是我停了下来,听她的话。“是因为我你的伤口才会再次裂开的,你动筷子的话,要是伤口在裂开怎么办?”

  “我没那么娇弱。”以前在执行军事任务的时候,少不了受伤,要是这样就没办法吃法,那岂不是早就俄死了。

  “拜托了。”由纪把弯腰九十度拜托道,然后我救不小心地看到了她的乳沟。

  ^\酷k“匠…网cg正w版C首发

  我急忙撇过头去,然后说道:“好吧。”

  “那么,啊,张开嘴。这道菜很好吃的,是冲绳的特色菜”由纪微笑道,夹了一块岛豆腐在我的嘴边。

  我依言张开了嘴,吃了两口,说道,“嗯,真好吃。”

  “对吧,再来尝尝这个配套的苦瓜。”由纪接着又夹了片苦瓜给我。

  吃单着菜,我感觉少了点什么。“嗯,好吃。接下来请给我饭。”

  “好的。”由纪接着又用筷子在挖了两个大拇指大小的方块给我。

  我吃完后,这种感觉才对。我接着说道。“我想要吃蛋卷。”

  ……

  吃了好几口,我才感觉到有点违和感。

  “由纪,你不要光喂我吃,你自己也吃吧。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我看着由纪的便当盒还没有动的迹象。

  “我等你吃完,再吃吧。”由纪摇摇头说道。

  “不行。”

  由纪拗不过我,于是变成了我们轮流吃饭,最后我见吃得太慢了,就拿起筷子喂起了由纪,变成了相互喂对方吃饭的情况。

  一旁的阿姨们看到说:“哎呀,现在的高中生夫妇真是恩爱。”

  “就是。真是大胆。”

  ……

  由纪一听,脸就红了。我则是淡定多了。

  我们两个顶着压力,终于还是吃完了午饭。

  ……

  下午由纪带着我去了玉泉洞,玉泉洞长5公里,是东方最大的洞穴。洞穴中悬挂着距今3百万年的钟乳石,那里还有一个琉球文化主题公园,可以看到当地的工艺如玻璃品吹制、陶器制造和泡盛酝酿,而且还有当地舞蹈表演。而后,我们去了“福州园”,那是1990年为纪念和福州市缔结友城10周年,那霸市政府出资建立的。我漫步其中,倚着小桥观流水,靠着“两塔”看“三山”,产生了一种时空错觉,感觉到就像回到了中国。后来我们还去了一处地方,姬百合纪念碑,是为了反战而树立的纪念碑。

  晚上吃过晚饭后,由纪拉着我逛祭典。我之前来日本留学时候就已经逛过了,没有什么性质,大多是一种庆祝方式,大同小异。

  爷爷对此持有相当不同的看法,对它有很高的评价是:日本的祭典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气氛之热烈,是世界上罕见的。上到市长、议长,下到街头巷尾的普通百姓,蜂拥出动。日本人将“祭典”作为继承传统文化、强调和谐共处、强化集团合作、教育社会、传播历史的知识的良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