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水后,抱着我的忍者也是松开了手,看起来他是活不了。

  可是我的双手双脚的被绑着啊,还好以前在军队受过绑着双手双脚游泳的训练。虽说是这样,也是很费劲。

  我强制性让自己的手脱臼,终于还是挣脱了绳子,幸运的是这时飘来一块木板。被我抓住了。

  为了减轻重量,我把身上的武器都扔了,西装外套也脱了下来。

  我就这样飘啊飘,不知道飘了多久,天上是白色白云,天上是海鸥,还有等待着我死亡的鹰在盘旋着,然后又变成了满天的星星,我的肚子打鼓了……

  不知不觉,我的意识也撑不住了……

  ……

  我突然醒了过来,感觉到腹部有柔软的东西顶着,有股铃兰的香味传入鼻子,混杂着中草药的气味。我的眼前是一个女孩,看起来十六岁左右,紫红色的长发,长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一样,白皙的小脸,穿着橙红色的刺桐花的和服。她看起来呆萌呆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她正在熟睡中,我的双手正紧紧抱着她。

  这里是哪里呢?我看着那地铺,榻榻米,还有日式的木板墙壁,看起来有点岁月了,有点破旧。

  我感觉我的手有点麻木了,我右手把她的身体往上抬,让我的左手可以移出来。

  尽管我的已经很小心了,不过还是把女孩弄醒了。

  “嗯……”这时女孩睁开眼睛,黑色的眸子,水润水润的。我松开了我手,女孩正坐了起来,脸上红扑扑的,不好意思地用日语道,“你……醒过来?”

  “对不起,我好像抱着你睡觉了。”我也用日语道歉道。

  “啊……没关系……你的怀抱很温暖……啊……我在说什么呢?”女孩的脸更红了,捂着脸不好意思道。

  “多谢你的照顾了。”

  “啊,没事。”

  “这里是哪里?”

  “日本国冲绳县那霸市久米村。”

  果然是在日本国内,有点伤脑筋了。

  “……”

  “……”

  两个人默默无语,气氛有点压抑。

  “那个,你为什么会溺水了?你是日本人?”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我是华夏人,我来这边旅游,不小心从船上掉了下来,然后就不知道了。”我说了个谎言。

  “哦,原来是这样。”女孩拍拍胸脯道。不能不说她发育地很好,拍起来一颤一颤的。她然后疑惑道,“那个,你是不是刚刚跟人打了一架?你的身体受了很重的刀伤和跌打伤。”

  这女孩是没见过枪伤吧。我解释道:“嗯,在日本本岛的时候,遇上了几个调戏良家妇女日本的小混混,他们拿出木棒和刀子什么的,最后还是被我制服了。”关汉卿,你就当冒充一下日本的小混混吧,爸爸对不起你。

  “原来是这样,你真是勇敢。做得好,不过下次不要打架了,打架不好。”女孩拉着我的手,黑色的眸子盯着我,劝告道。

  女孩听了我的解释,就信了。这女孩真是单纯,大概是我见过最单纯的女孩子了吧。

  “好,下次能不打架,尽量不打。”我认真地点点头。

  “那就乖了。”女孩接着伸出手来,朝我的头摸去。

  我身体本能地想要把她的手拍开,不过我觉得她不会害我,就放弃了,任由她摸我的头。

  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我叫赤江由纪。你叫我由纪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关……”我刚想到这里不知道虽然华夏方面在搜救着我,可是这里可能就不应定了。我转头一想,借用一下关羽兄弟的姓好了,“张宇光。弓长张,宇宙的宇,光明的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我是华夏人,感觉女孩态度亲切了好多。这有点不合常理,大多日本人对华夏人是没有好感的。

  “那我叫你光,可以吗?”由纪微红着脸问道。

  “可以哦,由纪。”我温柔地说道。

  “光。”女孩微红着喊道。

  “小子,你终于醒了。睡的舒服吧?”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门打开了,是一位看起来健硕的老爷爷,国字脸,穿着和服,有点严肃地样子。

  “哦,托您的福,睡的不错。”我感谢道,从他的身上,我闻到了中草药的味道。

  “是啊,还抱着我的孙女,睡了那么久。”老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爷爷。”由纪娇羞道,脸上红彤彤地。

  老爷爷接着用凌厉眼神盯着我,如同刀子一般,接着问道,“小子,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什么人?打算要干什么?”

  ve看正=版-;章:节%@上酷/…匠n!网#}

  “华夏,张宇光,学生,已经旅游三天,打算继续旅游三天。”

  老爷爷听到我的名字,眼睛有点触动,一闪而过,招了招手,“小子,你出来一下。”

  我听到这话,就从床铺上起来,看来恢复地差不多了。

  “爷爷,你想要做什么?”由纪有点焦急地说道。

  “由纪,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老爷爷保证道。

  由纪听到这话,略微放心了点,目送着我离开。

  我跟着老爷爷走,经过几处房间。

  等我走到庭院时,老爷爷转过身,站在我的对面,双眼放出精光道:“小子,你不老实。你的身份不只是学生那么简单吧?”

  我站的笔直,迎上了老爷爷的目光,直直地对视:“那老爷爷觉得我是什么人?”

  “军人!从你的站姿可以看出来!而且你的身上带着杀气!只有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才有这种杀气。”老爷爷目光如炬。

  我笑了笑,道:“我就不能是某个华夏军训完了的平凡的学生,所以站姿特别好?我的父亲是杀猪的,我跟着他杀猪很久了。”

  “杀人与杀猪岂是一样,你当老人家活了那么多年都白活了?连屠夫和军人都分不清?再说你身上的刀枪伤可是没有办法隐瞒的!”老爷爷的声音更大了。

  “老爷爷也不简单,身上带着中草药的味道,虽然也有点西药的味道,是中医师吧?或许应该叫汉方医学执业医师,而且还见过刀枪伤?”我回应道。

  “是,”老爷爷叹了一口气道。“我喜欢你喊我中医师多一点,老夫曾经帮美军看过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病。你是特武吧?这个年纪的学生也就大多是这样子才会和刀枪扯上关系。而且是很不一般的特武。”

  “老爷爷看出来了,我也就不否认了。其实刚才老爷爷在门外,听着我和由纪的对话吧?”我接着刺激道。

  “你感觉到了?”老爷爷惊讶地道,“你小子也不简单。要是你刚才想对我孙女做什么?老夫我早就可以把你打上一顿了。还让你在这里活蹦乱跳?”

  “那就多谢老爷爷你了。”

  “我可以相信你吧?”老爷爷用盯着我的眼睛,严肃地道。

  “我不会伤害由纪的。我明天完全好了就走。”我用真诚的眼神看着老爷爷,保证道。

  “好,那你去找我孙女吧。”老爷爷点点头。

  当我转过身去,老爷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