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挡在了伊丽莎白的面前,手中一把H&KMP59mm冲锋枪。突突突地子弹就射了过来。

  伊丽莎白一边逃跑一边反击,手中的汉克勒&寇奇(黑克勒和科赫)的Mp59mm冲锋枪发射个不停。

  ……

  秦寒光维持着一定的步速走着,我跟在后面。我听到了突突突的枪声,秦寒光的脚步没有变化,没有拿出通讯工具要求军舰启动。我一阵纳闷,帮人运送军火,居然还敢开枪,还想不想送到目的地了?

  ……

  突突突地声音把隔壁的游船上的客人都惊动到了,有的人躲在船舱,有的人在保镖的陪同下,去到控制室询问船长是怎么回事,有的些胆子大的游客,更是主动往军舰上派出了探子。

  ……

  伊丽莎白顺着船侧板一路踏高,一个后空翻来到了珍妮的后面,突突突地几根打掉了珍妮的金黄色的头发。

  珍妮就地翻滚,然后在地上发射子弹,朝着伊丽莎白的脖子瞄准,一个横扫。

  伊丽莎白急速往身体右方扑过去,借着大炮台挡住了子弹。

  “fuck,居然就打中了肩膀!”伊丽莎白左边的肩膀衣服穿了个洞,给枪换上了弹夹,“还好我穿着防弹背心,不过还是好痛!”

  “姐姐,不要躲了,还是乖乖受死吧!”珍妮大喊道,然后手中的冲锋枪发个不停。

  “你以为我笨啊,你的火力强还送死!”伊丽莎白调皮地道。

  伊丽莎白右手投了个闪光弹,珍妮啊的一声,然后乱射。

  伊丽莎白冲了出去,然后冲锋枪往珍妮头上射,珍妮凭着直觉,头一偏,擦伤了她的脸。

  珍妮也不甘示弱,趁机又打在了伊丽莎白的肩膀上,这一次伊丽莎白的左肩膀见红了。

  双方继续你来我往,枪声不断,甲板上都是弹坑,弹壳,火药味。

  “你是从海豹突击队出来的吧。”伊丽莎白躲在大炮台后面,用肯定的语气喘息道。

  “姐姐,则是皇家空降特勤出身吧,你的战法与三角洲部队相似。我们的子弹都用光了呢,直接用刀子决一雄雌吧!”珍妮回应道。

  “虽然不想和你这只小猫硬碰硬,不过这样的确是最好的。”伊丽莎白调戏道,拔出了小刀。

  珍妮右手拔出了疯狗匕首,直接上前厮杀,招招往着伊丽莎白的身上的要害招呼过去。

  伊丽莎白多次抵挡,再反击,往珍妮的手臂上划下几道伤痕。

  ……

  我们相距二十米的距离。

  秦寒光停了下来,转身,左手从西装的袖子抽出了一把一米2长的细长的东洋武士刀。

  这家伙是魔术师吗?哪里变出来的刀子。

  “你说刀剑能够快过子弹吗?”秦寒光提问道。

  “哈,你在说什么呢?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要是能够快过子弹,那人类现在还会用枪?”我认真地道。

  “可以的,刀剑能够快过子弹,正如人类战争史上,已经从冷兵器时代,进入到枪炮时代,人类的历史是会变的,有着无穷的可能性。说不定什么时候人类就要重回冷兵器时代。”秦寒光嘴唇动了动了,没有发出声音,手掌燃起了天蓝色的火焰。火焰缠在刀剑上,如同蛇一样,变成了一米3的刀。

  秦寒光居然也是阴阳师?他说的咒语是“火神祝融啊,请听从我的请求,降临在这世上,烧尽无边的黑暗,附魔!”怎么又是和我一样的招式?这家伙,是和我同一派别的道士!

  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他一下子消失了,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一边拔枪朝他连续射击,一边念着咒语:“火神祝融啊,请听从我的请求,降临在这世上,烧尽无边的黑暗,附魔!”

  秦寒光快速接近,手中的刀如行云流水般,挥舞着,子弹与刀擦出火花,子弹都给他一一华丽地击落了。

  他已经出现了在我面前。我的咒语也念完了,拔出了蝴蝶刀,火焰附在了上面,刀长加上火焰后半米长,不过我的火焰是偏向于白蓝色的,和他的差了一个等级。

  ~酷+匠网唯X一D正Q版ar,Y◇其他都E是盗l版;

  秦寒光左手拿着刀,从左上角斜着砍了下来,接着又是右上角,重复着动作。

  我两只手竖着握着疯狗匕首,抵挡着他凌厉的攻击,一步步后退,后退了八步。

  “曾经的最强七人之首就就是这幅样子?要是这样就太逊了!”秦寒光嘲笑道。

  “最强七人你都知道,你小子是跟着哪个师傅修行的,德行不过关,居然为虎作伥,参与黑帮组织?”我反问道。

  “为虎作伥?眼睛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见的,不一定就是假的。”秦寒光笑笑,眼神变得凶恶了起来,黑化了,身后是黑色的法力,风暴朝四周扩散。“看到你这么弱,我也是厌了,还是快点解决吧!假如你不再认真点,可是会死掉的哦!”

  秦寒光手中的刀的蓝色更加浓郁,手中的刀上的火焰变长了一倍,刀腹也变长。朝着我的地方,正面砍了一刀下来,天蓝色的火焰一人多高。

  我急忙往左边扑了过去,我刚在站着的地方,钢板都被融化了,留下了一寸宽五米长的烧焦的痕迹。

  这家伙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吧。我冷汗从额头滴了一滴在地上。

  “你这样还真像丧家之犬!就会逃避!”秦寒光手中的刀继续挥舞着,横砍,发出火焰斩。

  “难倒打不过就不会战略性撤退?像个笨蛋一样不跑让你砍啊?”我朝前奔跑着,扑了过去,躲过他的斩击,头发都快被烧着了。

  “我就看你能够跑到什么时候?”秦寒光跟着我,挥出两道火焰斩。

  我从地上弹跳起来,“自然能跑多久跑多久,我又不是2B!”然后继续逃跑,左跳一大步,躲过一击,然后又一个前空翻。躲过一击。

  “那么,该结束了!”秦寒光一个前冲,围着我疾行了一圈,连发出四道火焰斩,封锁了我所有的退路。

  “天罡三十六技太极舞!”我站在中间,扎马步,做了个太极舞剑的动作,把天蓝色的火焰吸引过来,如同推倒多骨诺米牌,把火焰斩相互抵消了。

  “不错,不错,不过呢,我早就猜到了!”秦寒光又是一个太极舞。

  碰的一声,双方的刀抵在一起,我不断发力,秦寒光也发力。白蓝色的火焰和天蓝色的火焰从刀上“溢了出来”,在空气中如同彩带飘舞着。

  “你就这种程度火焰?那么就太让我失望了。”秦寒光嘲笑道,手中的输出加大了一倍,刀上的天蓝色火焰大盛。

  轰的一声,我被击飞到侧船板。瘫坐着。吐了一口鲜血。手中的疯狗匕首‘碰’的一声也碎了。

  秦寒光一步步朝我走过来,拿着天蓝色的刀指着我脖子:“你的实力就这样子?你忘记了最初的自己,这是太可悲了。现在的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什么意思,我忘记了什么?我要死了吗?这个敌人我是打不过了……

  “既然如此,我就让他想起来吧?”这时赵月雾穿着西装和黑丝袜,坐在对面的侧船板上,一脚踩在船板,一脚踩在甲板,黑色的长发飘飘,微笑道。

  就在秦寒光看着赵月雾的时候。

  赵月雾突然消失了,一把把我抢了过去,坐在甲板上。

  秦寒光也就站在那里看着,似乎早有预料的样子,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老哥,你来了。看了好一会的戏了吧?”我虚弱地说道。

  “嗯,我现在要帮你解开,外公施加在你身上的封印!”赵月雾咬破了手指,用血在我背后的划了个五角星的印记,然后念到“勒令五地真者护佑盈补大坤元始。封印解除!”

  我所在的地上周围,五个角的位置,浮现出五个蓝色的五角星法术阵,法术阵在甲板上移动,重合在了一起,我的意识中有八条锁链绑着我。

  “回忆起来吧,那个最初的自己!你发过的誓言!”赵月雾一字一顿地说道。

  绑着我的身体的一条锁链断了,我的体内涌出了蓝色的火焰,四周刮起了蓝色的强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