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祖宗我问你个问题啊。”杰文想脑海里的索尔发问道,“神界陨落的时候,有多少神器陨落人间了?”

  “很难说,除了被毁的至少有上万件吧。”索尔答道,“听说有件名为‘三相之力’的神器被索拉卡找到了。”

  ‘}最新Ow章节…!上QY酷匠z网Kj

  “你有所不知,三相之力在艾欧尼亚与诺克萨斯的战火中被诺克萨斯的将军达克威尔给分裂了,现在除了‘净灼’还在均衡教派,其他两件都不知去向了。”

  “诺克萨斯?那是什么东西?能吃么?抱歉我已经上千年没出来活动了。”索尔傲娇的摇摇头,杰文很惊奇他居然能感觉到那条龙的心情和动作,“至于——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文不解的理解至于后面到底有些什么为什么要大叫,然后头顶一黑——“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群黑影从天而降,伴着一声巨响消失在烟雾中。

  “元首大人……我错了……”璐璐吐着白沫趴在一个颤抖的黑色光球上。

  杰文一脚把趴在身上不省人事的泰隆和一个黑色光球拨拉开,爬起来打量着面前的乱象。

  刚才与自己同行的一群人除了被辛德拉抱着的安妮和辛德拉全部都已被“飞升”。

  “这是……”杰文表示什么都说不出来。

  二十分钟前大致是这样的。

  “杰小九干什么去了?哪里都找不到。”拉克丝从楼梯上爬下来问璐璐。

  “哪里都找不到,我的皮克斯说刚才感觉到一阵不明的传送魔法特有的波动。”璐璐睁大绿色的大眼睛看着拉克丝。

  “算了,我们先出发吧,他不可能没有在报道之前过去的方法。”辛德拉道。

  “可是为了找他船已经出发了啊。”璐璐道,皮克斯飞上来讨巧的为她扶正了帽子。

  “咳咳。”辛德拉理了理银色的长发,双手结印叽里咕噜说了一阵不知哪国的咒语,然后周围地上空间似乎被扭曲了一般,出现了几个暗黑法球,刚好和人的数量相等,辛德拉跳上其中一个,掐腰低头看着众人,并抓住安妮的手上来,这球的触感很奇妙,就像是充满了水一样,自动凹陷下去变的扁扁的,刚好能让两个人坐稳。

  “你不会是想——”泰隆马上明白了这疯女人的想法,马上后退念诵隐身术的咒文。

  “太晚了!一会见!”一个法球以看起来都不科学反牛顿反伽利略反抛物线的不科学速度撞上泰隆的腹部,伴随着一声惨叫和疑似为肋骨碎裂的清脆声响,他起飞了。

  拉克斯和璐璐对视一眼。

  “元首!奴婢知错了!!”

  如果你是战争学院所在西京市的市民,或者是战争学院的师生,或许会看到这样不科学的一幕:一个金发的瘦高青年拖着一个穿着兜帽卫衣的同龄黑发青年和一个脸着地的金发女子和一个紫色头发的萝莉,这样说语法或许有误,这三个人都是脸在地上拖行,一个银白色长发的御姐以看垃圾的眼神抱着一个红发小萝莉看着被拖行的三人。

  “我为什么要这样干……我不是这个国家的皇子么随便一打电话就有一堆政府官员讨好我……我在干什么……”杰文反思着自己的行为,突然眼前一亮,回头看向辛德拉,“我说,你——”

  “你想咋地?”辛德拉双眼一瞪,眼中突然发出一阵紫光,慎的杰文浑身一颤甚至想要直接下跪,“大人我错了我继续拖……”

  远方德玛西亚首都,卡西奥佩娅的全身只差尾巴就能全部解除石化,然而卡特琳娜找工作的事情一直都不顺利。

  “姐,你不是战争学院的毕业生么,全大陆师资资源最好的综合性学府出来的学生难道会找不到工作么?”卡西奥佩娅吐了吐信子,鄙夷的看着垂头丧气的卡特琳娜。

  “他们只给我入学证书不给我毕业证书不作数啊,我原来就读的高中和初中也不给我毕业证书——”卡特琳娜捂头趴在卡西奥佩娅的病榻上。

  “我知道你下一句要说什么,一定是‘我原来就读的学校可都是通过暴打一顿主考官的方式入学和毕业的’吧。”卡西奥佩娅惟妙惟肖的模仿着卡特琳娜浮夸的语气说道。

  “你难道就没有个什么特长么?”卡西奥佩娅说出这句话马上就后悔了,她也清楚她姐姐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有啊。”卡特琳娜骄傲的甩了甩头发,“打人。”

  “……”卡西奥佩娅蒙上被子独自哀怨去了。

  “还有勾引男人。”卡特琳娜急忙推推躲在被子里的妹妹道。

  “你连德玛西亚的将军这么木讷的男人你倒追都追不到,你还勾引男人,你勾引谁去?你勾引一个给我看看。”卡西奥佩娅哀怨的声音隔着被子闷闷的传来。

  正巧,跟着蒙多大夫实习的研究生进来给卡西奥佩娅换吊瓶。

  “看姐姐给你勾引一个看看。”卡特琳娜悄声道。

  突然,一个红发的黑影出现在实习生背后,红发遮住了卡特琳娜没有伤痕的左眼,让她看起来宛如一个女鬼,卡特琳娜以怪力乱神的双手狠狠拍了一下实习生的肩膀,用宛如女鬼版甜得发腻的声音道:“小帅哥——”

  卡西奥佩娅不忍直视的捂住眼,但又从指缝间偷看。(娅:有免费的笑话看我为什么要不看?捂着只是为了我的大家闺秀身份。)

  实习生吓得一踉跄,药水打翻在地上。

  “我想和你——”卡特琳娜把实习生扔在墙上,施展“克卡奥大小姐式壁咚”,卡西奥佩娅似乎听到了经常在卡特琳娜暴打泰隆时传来的骨裂的声音。

  “晚上出去玩!”卡特琳娜一个下腰过肩摔把实习生“咚”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石砖都碎裂了。

  “怎么样啊?”卡特琳娜以志玲姐姐般的甜蜜微笑看向卡西奥佩娅,双手比V。

  “姐,我突然觉得你不出去打工就是挣钱了……”卡西奥佩娅捂脸。

  “讨厌啦,你为什么这么说人家哦~”卡特琳娜以皮尔特沃夫肥皂剧女主角的声音嗲嗲地说道。

  “自己看吧。”卡西奥佩娅蒙上被子表示话题到此结束。

  烟雾散去,实习生七窍流血,鼻青脸肿,三魂冲天,七魂出窍地昏倒在碎裂的瓷砖上……

  “你给别人家省的医药费能买套别墅啦。”卡西奥佩娅向石化的卡特琳娜补刀道。“说起来,盖伦将军命可真大呢,这样都没被你整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