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前,符文大陆第二次符文战争,大量的魔法能量滥用使得虚空界的封印被破坏,借着这股力量,人类的野心家——毁灭者兰德里,一个恐怖的黑魔法师统领了虚空的怪兽,企图攻击神界。

  由于虚空的力量太过强大,风暴之神帝索洛里与神界的主神,众星女神索拉卡,星界游神巴德,龙神索尔,战神潘森嘉德洛尔,时光之神基兰、海神欧文和冰霜女神艾尼维亚联合众神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神器全部坠入凡间,并将虚空生物封印在神界,下凡以“战争学院”的名义寻找能够复兴神界保护瓦罗兰世界的人才。

  由于虚空的追军很快就来到了神界边缘,风暴之神索洛里以这一世的生命为代价与兰德里同归于尽,两人的灵魂坠下凡间,离奇的融为一体,消失不见。杀死兰德里的神器中亚沙漏被众星女神救下,而其他的神器追下凡间不知去向。

  后来,剩下的七位主神决定一人庇护一块瓦洛兰大陆的国家,众星女神回到故乡,庇护着一个名为“艾欧尼亚”的国家,星界游神庇护着约德尔国,战神庇护着诺克萨斯,时光之神庇护着恕瑞玛、厄尔司提坦等几个沙漠国家,冰霜女神和海神各自庇护着弗雷尔卓德和比尔吉沃特两个偏远之地。

  而龙神则四处游走,并没有决定入土哪座神庙。

  后来,一群星灵和天使寻到了龙神,决定和他一起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陆上游荡,当他们游荡到一条叫做蛇纹石河的河流时,发现了绵延的群山,碧绿的谷地,开阔的平原。龙神和最后一批神裔在这片无主之地定居下来,返璞归真。星灵和天使们用天上的流星和地上的露水以及龙神的星火打造了一顶金光璀璨的皇冠,并用消失已久的龙族祖先“舒瑞亚”为其命名为舒瑞亚的狂想曲,龙神成了唯一一个统治着一片大陆的神,被尊称为“铸星龙王”。

  人类,星灵,天使和龙类生活在这片新大路上,龙王用古龙语为其起了一个名字为“德玛西亚”,意为,天赐的福地。同时德玛西亚确立了他们的王姓“莱特赛德”,意为,守护光明的圣盾。拥护龙王的星灵,天使,龙类,人类,各获得了一个臣姓“克朗歌德”,“劳伦特”,“布维尔”“肖恩”,由于年代久远,没人知道这四个姓氏意味着什么。

  然而人性的贪婪左右了这个新生的国家的命运,一个法力无边的人类法师,复制了一定与舒瑞亚的狂想曲一摸一样的冠冕,一天晚上在龙王入睡后交换了两个王冠,并诅咒了赝品,将龙王的灵魂和他的力量封印在赝品中,自己将王姓家族赶下政治舞台,德玛西亚陷入了一段黑暗时代。

  后来,阿塔玛·莱特赛德带领族人和龙王的忠臣推翻了这个法师,并重新复兴光盾家族。

  但老龙王,却不知所踪。传说中他令神的后裔融入人类,开发了一片荒原成为一个领土达九百八十万平方千米的国家,成了德玛西亚人心中的一种信仰。

  “哦哦哦,原来朕驾崩之后朕的臣民都没有把朕忘记啊。”杰文合上手中的《德玛西亚传说编年史》,听着大脑里这个中二的龙类的自言自语,把书放回图书馆的书架。

  “所以说,老祖宗,在我昏迷这一下午你除了带我来战争学院你还干了什么?”杰文捂着头上的大包恼怒的想。

  “了解一下我重重重重重孙子的亲友关系,嗯,那个金发的小姑娘是星灵的后人吧,挺漂亮就是胸平了点——”脑海中那条巨龙盘着腿,满面桃花的说道。

  “——所以你用我的身子说她胸平被她用魔杖抽了对么。”

  “嗯,啊,是这样的。”奥瑞利安·索尔·莱特赛德愣了愣,答道。

  “你个老东西怎么和个花花公子一样!完全不像是个活了几千年的龙神的样子!”杰文苦恼的试图与脑海里那条巨龙沟通。

  “嗯,我还真无言以对。”索尔不屑的甩甩脑袋,“带我去见见索拉卡吧。”

  战争学院,位于德玛西亚腹地一处群山包围的盆地里,穿过隐匿在山洞中的学院大门就能进入被参天丛林遮盖的建筑区。

  从黑曜石大门背后的山洞进入战争学院所在的谷底,青石板铺的大道布满青苔,一路延伸进武神樱粉色花瓣飘舞的粉色丛林,发着微光的粉色云朵之间长满了星空柳——一种德玛西亚特有的柳树,紫色的枝蔓上抽着发着微光的叶子,在粉色的樱花林中交相辉映。

  “等等,弗雷尔卓德这么远,我找到你的时候他们都应该出发了,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杰文突然想起这个不解的问题,询问着脑子里那个似乎在闭着眼睛打盹的老龙。

  ◎A酷?匠网)首,w发"

  “我可是会飞的。”奥瑞利安·索尔·莱特赛德似乎不想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一阵微风卷起粉色的花瓣和紫色的树叶,这阵发着紫色和粉色荧光的风流过树林,直奔校区内部,风的汇聚方向和速度有些有序的诡异,但是杰文并没有在意。

  脚下爬过一群特别的紫色虫子,紫水晶色的脑袋上镶嵌着两枚琥珀色的大眼睛,十分客人,但没有引起杰的主意,因为空中玫瑰色的水晶蔷薇蛱蝶梦幻透剔的透明翅膀更加引人注目,紫色爬虫慌张的爬过人行道,爬进了树林深处。

  “呼,总算逃到德玛西亚了。”一个穿着紫色小衫带着同色兜帽的身影看着爬过来的那几只紫色虫子,松了口气,抚着胸口倚着一棵星空柳滑了下来,紫色的兜帽滑落下来,露出他阴影里清秀白净的面孔和棕色的头发。

  “这家伙真是疯了,她女儿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怎么知道!”棕发男子眨了眨蓝色的双眼,烦躁的摇了摇头,“德玛西亚的法律这么严,这疯狗应该不会做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