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言,夏若初,布朗,你们在干什么?!”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三个走到鬼面人身旁。

鬼面人冷笑了两声道:“他们三个早就被我给利用了,只是现在你才发现罢了。”

而我身旁的夏流殇,陆殇,陈宇彬三人,则是一脸冷淡的。

“废话少说,要打就打!”凌东鹤一挥手,一把孤刃出现在手中,这个孤刃已是加强了非常多的强化水和血油,散发着极强的暗光。

凌东鹤举起孤刃,对准了夏流殇就冲了过去。

而陈宇彬则是对准布朗跑了过去。

陆殇对着夏若初跑了过去。

只留下我和风言,站在彼此对面。

“风言,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吼道。

风言没有表情,眼珠是灰色的,说明她已经被控制了。

风言举起寒锋,朝我刺来。

而东方教官和鬼面人则在一旁开始打了起来。

一个巨大的斗争场面被划分为了五个小部分。

夏流殇那边,他拿出凌锋,这时我才看到了他的真实等级。

“姓名:夏流殇。

系统类型:静电系统。

经验值:对方保密等级:32。

智力:1280。

体力:1075。

速度:1006。

视力:1000。

敏捷:1050。

力量:1280。

技能:变身,自身静电环,空间能力,静电磁场,静电加速,催眠术,隐身术,静电水化,静电火化,静电土化,静电风化,静电圣光,静电升华,凌锋术。(全技能LV.9级。)”

哇塞!

三十二级!

可是,很巧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了凌东鹤的属性,竟然和夏流殇一模一样!

所以,他们之间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回合,一直不分上下。

而东方教官和鬼面人打得那叫一个激烈啊。

双方的修为都是极高的,所以他们打起来,震得周围的土地都飞硕起来。

在东方教官和鬼面人之间,土地是一片稀碎,一些树木什么的,都被搅成灰烬。

所以,这场战斗,必定会伤及周围人。

但是他们两个是在空中的,所以暂时没有打到别人。

打斗依然在继续,不过我一直都在防守,因为我真的不想伤到风言。

而此时,空中竟落下一名女子,这名女子面带纱布,手拿玉剑,落在鬼面人身旁,与东方教官一并打斗。

“你到底是谁,之前我分明看清了你的脸,你为什么可以除去我的记忆?!”鬼面人看着这名女子,动作很明显的慢了下来。

而且二打一,鬼面人很快就占了下风。

就在那个蒙面女子一个转身,剑心一转,挑起鬼面人的面罩时。

我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

那人。

就是。

黎陌凡……

黎陌凡是鬼面人?!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而此时,风言一剑刺入了我的腹中,而此时,风言愣住了。

她没有继续攻击了。

而是。

唱了那首教堂花。

一首《教堂花》,她不再受黎陌凡的控制,而且,她让我们九个人,全部都站在了原地。

没有人动。

而她则是用静电治愈我腹部的伤口,唯有黎陌凡在空中,口中微微念着一些术法,风言再次受到了控制。

黎陌凡在空中又恢复了自由,他冷笑道:“你们,都去死吧!”

他一把抓住面纱女子脸上的面纱,然后撕扯下来。

看到面纱下女子的面容,黎陌凡也愣住了。

“叶流音…为什么是你!”

叶流音放下了手里的玉剑,对着黎陌凡道:“陌凡,放下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黎陌凡放开了叶流音,然后狂笑不止。

“我错了?我错什么了?你们一个个都比我强!不都是因为偶然间得到了系统吗?如果世界上没有运气,你们哪一个人是我的对手?”

“从小我就苦练棍法,想要保护所有的朋友,可到好,我的好朋友顾子墨,向来都是被我保护的人,突然就开始比我强了,还比我强这么多?凭什么?”

“从那天云墨获得系统以后,我就知道了有系统这个东西,可凭什么,只有三个名额?为什么你,上官西染,云墨,运气会这么好?”

“我不服!我明明是强者,为什么我的努力是没有回报的?”

“为什么!就连最最娇小的叶流音,都得到了血魂暗源,现在到好,我倒是成了你们保护的人了!”

“如果你,云墨,上官西染,有一个人是不存在的,那么,我早就可以得到系统,早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

说着,黎陌凡眼中血红着,看着我。

“你知道么?在你获得系统的那天,在你运气最好的那天,我替你背了黑锅,我以为你是弱者,我需要同情你,我替你挨了一顿打。”

“可到后来,我发现,我那分明就是自作多情!”

说着,黎陌凡走到了我的身边,捏住了我的脖子。

而此时,风言歌曲的效果结束了。

所有人都恢复了行动。

“变强,真的那么重要么?”我呢喃着,看着他捏着我的脖子,我轻轻闭上了眼。

而身后,东方教官一刺就刺入了黎陌凡的后心。

黎陌凡眼睛瞪得极大,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东方教官摸了摸手中的剑,笑道:“万尸毒,你是必死无疑了!”

“不要伤害他!”叶流音落在了东方教官面前,挡住了黎陌凡。

而东方教官来不及收手,一剑刺入了叶流音的心脏。

“不!!”我跪在地上大喝了一声,然后捏紧拳头,朝着东方教官的头砸了过去。

“你们,都得死!”我抬起头,眼中爆着血红。

“万尸毒需万尸解,我把你们都杀了,就可以救活他了!”我低声说道,然后一拳一拳,对着一个个人,无论是谁,我毫不留情。

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记得,我好像,打死了七个人。

夏流殇,好像凭空消失了。

我跃入空中,整个学院的所有学生的尸体都飘了起来。

“总共,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尸体,还差一个,就可以解救你的万尸毒了,黎陌凡,我来救你了!”

一挥手,夺过流尘蝴蝶刀,对准自己的脖子,自刎了。

我把自己杀了。

总共有一万个尸体了。

黎陌凡,得救了。

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