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统学院禁区内……

“明天就要比赛了,尸丹不到万不得已,你绝不可以使用。”

鬼面人对凌东鹤嘱咐了一句,也没等凌东鹤的回复,转过身就要离开。

离开以后,鬼面人拿出了水晶球,一个空翻,闪现在了布朗身旁。

“哈哈哈哈!”鬼面人那专有的恐怖笑声,在布朗耳畔周围萦绕。

布朗屏着息,把契约递给了鬼面人。

“恩人,这是学院今天给我名额时的契约。”

布朗这样说着。

鬼面人笑着接过了这个契约,仔细的看了看,一挥手,契约开始燃烧。

“从现在开始,你,布朗,要听从我的命令!”

这个燃烧中的契约好像改变了所契约的对象。

而契约开始生效,布朗则开始被迫听从鬼面人的。

“恩…恩人。”布朗被控制着跪在了地上,对鬼面人说道。

鬼面人笑道:“想办法把夏若初和风言的契约给我弄来。”

布朗低下头道:“遵命。”

鬼面人一摆手,转身离开了。

一道暗光,鬼面人被传送进入了学院的禁区内,他一直在学院的落脚之处。

就在此时,一把光刃对准鬼面人肩膀刺去。

鬼面人微微倾斜身体,光刃就这样躲了过去。

“是谁?”他眼神变得凶恶起来。

一个面带纱布的女子从空中飘摇落下。

“收手吧。”

鬼面人冷笑道:“你算什么?”

面带纱布的女子继续说道:“你真以为风言会这么轻易把契约给你?”

鬼面人皱眉,一摆手,一把流尘蝴蝶刀再次出现在他手中。

接连着两三个漂亮的蝴蝶刀飞旋,那个面纱女子也落了下风。

“我倒要看你到底是谁。”鬼面人连续三个蝴蝶刀飞旋,对准面纱女子的面庞划过。

面纱女子捂着脸,转过身就要飞离。

鬼面人吼道:“你就别想走了!”

那个女子转过身,捂着脸道:“收手吧,比你强的人俯拾皆是,难道你要杀尽所有比你强人吗?”

鬼面人疯狂道:“他们比我强,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有契机,这么多人比我强,仅是因为有系统,有机遇,完全不公平!”

随后,他继续道:“而我,向来都很努力,可越是努力,越没有回报,反而得到的,却是越来越弱!”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有了机遇,都有好的运气,天为什么这般待我?!”

鬼面人咆哮了一会,平静了。

那个面纱女子放下了手。

那清秀的面庞。

“是你!?”鬼面人愣住了。

…………

……静电区……

“陪我下盘棋吧。”我提议道。

云墨瞥了我一眼道:“我和你聊天好不好?”

嘿嘿?!

他也得到这两个获得经验点的方法了?

“恭喜啊,多了两个更轻松的方法,那我就陪你聊聊天吧。”

于是,我就和云墨开始侃侃而谈。

伤心的也谈,高兴地也谈,情绪波动越大,得到的经验点也越多。

“你以前是干嘛的啊?”我突然这样问。

云墨猛然皱眉了。

“你问这个干嘛?”

我随意道:“我随便问问嘛,你不说就算了。”

云墨愣了愣。

“也不是不说,但是这事有些难以启齿吧。”

我玩味的笑了。

“你什么意思?”我这样问道。

云墨没有回答我。

而是告诉了我,他以前的故事。

…………

……云墨的故事……

(剧情回顾:第一卷里,有一个忆北长老,这个长老也就是后期的夏清染长老,在这里称呼为忆北,至于为什么,看到后期就知道了。忆北长老,也就是之前为了救韶华南枫牺牲自己的夏清染长老,为何改名?这个剧情点很重要,即将揭晓。)

云墨说,他和一个叫做忆北长老的墨语帮长老。

之前我也从韶华南枫那里知道,墨语帮根本就没有两个长老,至于这两个长老是怎么当上的。

是因为,云墨。

云墨本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在厦海市也很平凡。

当时,云墨好像和我是同一个学校的,但是我没有怎么见过他。

他之前有跟我说他和我是老乡,我以为他在骗我。

但是现在我相信了,他的确是厦海市的。

因为学校后山的那个魔方店。

那天,云墨在学校附近,看到了我。

也就是我初识叶流音的那一天。

那天,墨语帮的人把叶流音围了起来,周围的路人都被赶走了,云墨机灵地躲了起来。

他发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就只有我站在那呆着。

“兄弟们,这小子想坏我们的事,杀了他!”

刀疤男带着一帮人朝我跑了过来。

当时云墨不知道学校有个后山,不过看到我一路逃跑的时候,他也跟上了。

云墨看到我走进了一家荒野中的魔方店中,他便下了山,回到了学校。

在学校门口,他看见一帮人把黎陌凡围了起来,还用刀指着黎陌凡。

“那坏我们事的小子是你最好的兄弟吧?那我们现在抓不到他,你就来代替他把!”

随后,那帮墨语帮的人开始把黎陌凡打得鼻青脸肿,云墨在一旁看得惨不忍睹。

黎陌凡最后被打得很惨。

他全身都是伤。

当时,黎陌凡很是不服,他分明练习了棍术很多年,却还是比不过别人。

但是,我作为他最好的朋友,能替他挡下这些,他貌似也毫无怨言了。

云墨觉得黎陌凡挺惨的,当时是嘲笑了一阵子。

但是后来,他嘲笑的时候,被那刀疤男发现了。

刀疤男走到了云墨身旁。

“你很嚣张嘛?”刀疤男玩弄着手里的长刀,看着云墨。

云墨道:“我可没惹你啊。”

“我看你这小子胆子很大嘛,敢这样跟我说话?”

刀疤男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阴森恐怖,但是云墨貌似不太害怕。

“我们墨语帮喜欢你这种胆大心细的,来我们这吧。”刀疤男提议了。

云墨冷笑,其实他并不稀罕。

“我不稀罕。”他也坦率的说了出来,却没想到惹怒了刀疤男。

刀疤男一刀落下,云墨不退反进,对准刀口跳起,力是相互的,施力和受力是可以转换的,而云墨巧用了这一公式。

使得现在,刀疤男被振的手疼,而云墨肩膀却只是留下了一道红痕。

“你…”刀疤男刚想说什么,但是韶华南枫随时都在监视。

“这小子不错,不要伤了他。”韶华南枫的命令马上响起。

就这样,云墨被刀疤男强行带入了墨语帮。